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时光轮(上)
    一举击杀前任操控者,魔鬼鱼顺势下沉,巨大的扁平身躯几乎挨着水面,却并未入水,只将强壮的胸鳍长翼扇动。

    胸鳍终究不是翅膀,起伏频率很慢,可气流穿行在波浪般的截面中,便受到奇妙力量作用,层层汇集,密度增加,成为了动力源之一,使重逾数吨的巨躯从容托举在虚空中,

    宽逾十五米的庞然大物,浮游在观景平台之上,壮观未满,恐怖有余。下方水池受压缩空气的影响,波翻浪涌,一层层涌上池岸。

    刚刚落水的田思,也在浪涌中被掀了上来,昏沉沉躺倒在池边。倒是死透了的操线人,身形彻底淹没在水波中,无影无踪。

    “已经可以控制畸变种,做这么细致的工作?”受操线人身死的冲击,眼下蛇语的注意力,至少有一半落在海天池这里。

    魔鬼鱼反水,她其实还能接受,操线人这位半调子傀儡师,就该是这么个死法,早晚而已。而肉体强化侧的畸变种,对她的威胁并不大。

    真正让蛇语在意的,是罗南控制魔鬼鱼的手段。

    看魔鬼鱼的表现,同样对落水者,它把田思送到岸上,让操线人尸身沉底,分辨得清楚明白。最难得是顺应天性,利用波浪冲击,这是“魔鬼鱼的考虑”,而非是人类思维。

    这证明了一点:罗南对魔鬼鱼的控制,是降服而非操纵,就算在傀儡师的群体中,也是非常高段的技巧。

    操线人通过专业的技巧绕过,罗南又凭什么?

    罗南肯定是见到操线人亮出魔鬼鱼之后,才临时起意下手的。这个过程里,操线人也好、蛇语本人也罢,竟然毫无察觉。甚至在魔鬼鱼反水的当下,蛇语仍不能确认里面的门道。

    这一手段,情报上全无显示。

    当然,罗南震慑操线人,致其死命的远程轰击,对蛇语的冲击更直接。显而易见地,罗南并没有被她限制住,她在精神层面的纠缠,究竟算怎么一回事儿?

    “这家伙像一个宝库……不,武器库!”

    蛇语完全无法估计,这位看上去青涩而偏执的半大孩子,下一刻会掏出什么。格式论与耦合理论,难道是精神兵器生产线吗?

    受操线人即时死亡的冲击,蛇语的考虑明显增多,以至于一时忘记了,现在并不是琢磨事儿的好时机。

    感觉微微一激,灵魂体所在已被锁定。

    蛇语心头微沉,便见观景平台边缘,罗南正转过头来,眼眶中电光撕裂血污,隔空刺来,正是对付操线人的那招。

    先前为了更好实现与罗南在精神层面的纠缠,蛇语已经暴露了灵魂体所在,就与罗南隔着黑甲虫残躯,遥遥相望。那时她确信罗南只能在灵魂力量角斗泥涂中挣扎,远程冲击再难实现,有恃无恐。可操线人用一条命给她提了醒儿:

    判断全错!

    蛇语知道躲不及了,便凭借防御工事硬抗。偏偏预判中的强横冲击并没有到来,有的只是一缕和风,一束微光,略暖,却是风拂日照,好生通透。

    “怎地?”蛇语感觉不妙。

    精神层面,蔓生的“草叶粗藤”无声颤动,层层交错,形成了特殊的架构,覆盖了大半个观景平台区域。复杂的表面结构,往往会让人忽略掉藤蔓的根茎,事实上,每根“粗藤”都有一处寄生土壤。

    罗南早前清场的时候,放倒了几十号游客,这些人就被蛇语废物利用,种下了“魇叶藤咒”,将几十号人的气血魂力交织并网,成为防御工事的根基。

    这一手与操线人的“保险丝”类似,但更精妙。不但可以分流精神冲击,还可以强行刺激每个人的潜能,造成“魇叶藤”疯长,成为供蛇语掌控的资源,攻防皆宜。

    可现在,罗南的精神冲击没有到来,有的只是和风吹拂,微光照射,从“魇叶藤咒”的结构间隙透进来,批亢捣虚,无孔不入,让蛇语觉得,她搭建的层层工事,已经渗了水……

    蛇语心头首度掩上不祥的阴云。

    罗南的选择,要比他的手段更让蛇语戒惧。一个年轻人,以牙还牙,反手毙杀强敌之后,挟大胜之势而来,正该搬运其胜利经验,再接再厉,以求二度建功。

    可罗南没有!这个所有情报上都显示实战经验匮乏的半大孩子,做了一次不可思议的刚柔转化,用最为正确明智的手法,识破了防御工事前的陷阱。

    这很难用经验或直觉来解释,倒像是抄写标准答案一般笃定自然。

    蛇语知道,再这么渗透下去,她的根底都要被扒净了,而那无疑就是罗南的精神冲击,彻底撕裂防御的时刻!

    怎么办?

    蛇语心头流过百般念头,却都没有意义。因为她已经看不透罗南了!

    “嘟嘟,嘟嘟!”

    罗南手环上传来鸣响,这是“齿轮”建筑消防系统断掉之后,控制中枢远程发送的警告。

    坦克的破坏还在持续,那一把火只是时间问题。

    罗南面孔阴沉如水,蛇语都感觉到投射过来的灵魂力量中躁郁的成份。和风微光之中,透出的是森冷杀意,毫无保留。

    可是“渗透力”并未受到影响,罗南只把视线移开了,转向海天池上空,直指浮游水面上空的魔鬼鱼。

    水声激荡,魔鬼鱼浮游的高度再增,胸鳍长翼稍一摆动,就飞离海天池上空,压入观景平台边缘位置。

    这一下就把罗南、薛雷,乃至于黑甲虫残躯和蛇语灵魂体,都置入它扁平身躯的阴影之下。

    蛇语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魔鬼鱼胸鳍长翼抽击,前方黑甲虫残躯就像一个被打爆的篮球,整个身体都瘪掉,横摔出近三十米开外,一路撞到平台的装饰雕像才停下。

    纯粹的力量轰击,不是打破平衡,而是直接碾碎,再加上蛇语心神不宁,没有及时反应,“血肉炸弹”连爆炸都做不到,便废掉了。残躯内骨头碎了七八成,就像个破水袋子,突突突地往外冒血。

    根基被毁,黑甲虫怨灵,恍如风中烛火,闪了两下,就彻底灭掉,蛇语却连哼都没哼一声。

    这一击至少有大半是发泄的意思。

    那又如何?

    控制魔鬼鱼,击杀操线人,又毁掉黑甲虫,同时还掌握着精神层面攻防主动权,如今在观景平台上,罗南就是主宰,做什么都是对的。

    而血肉炸弹被毁,代表蛇语的筹码又输掉一个,形势更加糟糕。

    现在再看什么灵魂力量纠缠,简直是一场自导自演、自我陶醉的滑稽剧。最滑稽的则莫过于,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罗南是怎么分出力量,控制魔鬼鱼,击杀操线人,转眼又攻杀过来。

    罗南的灵魂力量难道是无穷无尽的么?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怎么可能撑得住?

    另一边,魔鬼鱼身躯过于庞大,空中平衡也不好掌控,刚扇飞了血肉炸弹,另一边鳍尖就不小心击中平台边缘的防护玻璃,直接破开一个巨大豁口。

    碎片纷飞,有些都落到罗南和薛雷头上。

    薛雷仰头看魔鬼鱼腹部狰狞的血口深腔,还有些懵,看着它一点点儿沉降,肯定紧张啊,但更不明白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雷子,扶我一把。”罗南扶住防护玻璃,缓缓站起来,脚下还是发软。

    薛雷顾不得多想,忙上前搀住他的手臂,这时才记得呲牙咧嘴:“这个……你整的?”

    “放心,还算听话。”

    正如罗南所言,魔鬼鱼表现得非常温顺,仿佛恢复了一些畸变前的性情痕迹,它一点点沉降,有无形的磁场,抵消了大半重力,而流经胸鳍长翼的压缩空气,则激起似有若无的波荡,对姿态进行微调,展现出了超低空浮游的本领。

    魔鬼鱼直降到距离地面只有15公分的位置,如同一级标准台阶,就是未免太宽了些。

    巨大的身躯,看似波动不休,其实一分一毫都没有沾到地面,只将水珠洒落在平台地板砖上。

    罗南静静地打量,感受着庞然大物的顺从与恐惧。

    在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触及的层面,高仿低配版本的人面蛛,已经将大半身躯,融入到魔鬼鱼体内,无形的蛛丝,在体内穿行,穿透缠绕了几乎所有的要害器官,将它作为临时寄生的对象。

    仅是这样,魔鬼鱼还有挣扎反抗的余地,问题是在更奇妙的层面,精神观照的星河图景中,乌沉锁链侵入,锁定了魔鬼鱼的生命草图,把每颗星辰都穿刺过去,织成了一幅更抽象的立体图画。

    低沉的颤音里,魔鬼鱼从内到外,再没有一处属于它的自由之域,惟有低头而已。

    罗南伸手,轻触波浪般翻动的胸鳍侧面,外面裹着一层粘液,入手凉滑,可力道当真不轻,震得他手心发麻。

    “你这是……南子,别啊!”

    薛雷突然醒悟罗南想干什么,可他刚张口,罗南一言不发,抬脚踩上。此时的魔鬼鱼,就像一条传说的魔毯,等着主人登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