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时光轮(下)
    蛇语没有想到,事态会这样倒转。

    罗南玩了一手漂亮的多米诺骨牌,几十路牌道,从物质层面,一路倒下,彼此影响,更成合力,不可思议而又顺理成章地影响到精神层面,将魇叶藤咒的防御结构,扭曲变形。

    她最警惕的精神冲击都还没有正式登场,费心费力搭建的防御工事,就近乎分崩离析。

    此时,蛇语居于防御工事正中,心神摇荡,又有焦躁之意,多是魇叶藤咒的反噬所致。最初她以为,罗南要打碎她咒术的根基,掘开防御工事,可挡过两轮反噬之后,她就觉得情况不对了。

    在罗南次声波的打击下,魇叶藤咒生就的“粗藤”非但没有萎靡不振,倒像是吞了兴奋剂,躁动不休。

    蛇语自知自家事,架设防御工事的手段,说起来是有些取巧的,崩塌倒还算了,造成的反噬之力才真正麻烦。

    罗南的手法和思路,让她心中惕然而动。

    “不能再呆下去了!”蛇语心中首度升起强烈的退意,可一念才生,强劲束压之力骤起。魇叶藤咒的噬血意念,终于寻找到了就近的目标。

    蛇语暗叫不好,当下咒音再起,不顾后果,要将失控的魇叶藤咒打散,可这时候,那份被人看得通透的不适感,再度明晰,她本能观照,也就再次看到了罗南血火交织,偏又冷彻透心的眼睛。

    精神冲击来了,与情报中“重锤”式的迅猛轰击有所不同,就是在混乱的防御体系中,无声穿刺进来的利刃,一击捅穿所有的防御,直刺蛇语最脆弱的灵魂体区域。

    这一击,并没有直接重创蛇语,却把她刚刚准备好的咒术打断,也斩去了她最后一点儿反控魇叶藤咒的可能。

    但对蛇语来说,最致命的在于,魇叶藤咒的防御体系,就此化为一个精神层面的无形牢笼,将她困缚其中,短时间内根本挣扎不开。

    蛇语用尽了全力,尝试了各种方式,包括此前最为忌惮的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转化,可统统不管用,倒是她的灵魂体,在一连串尝试中,与物质层面干涉过多,渐渐显形。

    “南子,你玩大了……哎?”

    薛雷刚揉着胸口,从魔鬼鱼宽大的背部绕出来,就看到前方空地上,有幽影化现,恍惚如一女子,夜色中略泛青光,细看去,那光芒分明是垂落至地的发幕,半数披于身后,半数遮住分外纤弱的人影。

    如此形态,似鬼若灵,轻淡淡地看不清面目,似乎随时都要消散在风里。

    不过再细看几眼,在这纤弱女子身外,还有数十道长条状的烟气,编织缠绕,彼此扣合,飘逸时恍如羽衣飘带,狰狞时直若监狱牢笼。

    “这,这……蛇语?”

    薛雷真猜到了,但还是有些懵,不知道这个与他们对抗多时的神秘强者,怎么就突然现了形,而且是这样一幅形象。

    这与早前丑陋狞恶的黑甲虫残躯版,根本不是一个路数好吗?

    蛇语并不关心她的形象如何,此时她眼中根本没有别人,只有罗南一个。灵魂出窍又被逼现形,对她来说,局面已经彻底崩盘,而这一切,都是魔鬼鱼头顶,那个半大孩子造成的。

    相对于结果,蛇语更无法接受的是过程。

    罗南从真正发力开始,所使出的手段,她至少有一半不知路数,也就是说,她糊里糊涂便落得如此下场。

    最荒唐的是,她和罗南的灵魂力量还在纠缠,可这种纠缠意义在哪儿?罗南给她的感觉,分明是只用一根小指,便把她勾住,其余部位随便耍弄,而这原本是蛇语自以为实现的效果……

    这种体验,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却从没想过会在一个半大孩子身上重现——其中体现的已经不是实力,而是眼光境界上的差距。

    蛇语略微定神,今日对局,她可谓是惨败,但是若说万劫不复,未免言之过早。

    她也是久历世事之人,很快就调整了心态,不再做挣扎之想,也不隐没身形,而是以无可挑剔的礼节,向高踞魔鬼鱼头顶的罗南躬身致意,并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坦承:

    “罗君神乎其技,我败了。”

    除了冰冷的眼神,罗南什么都没有给予。

    蛇语行礼之后,站直身体,微微仰头,与罗南冰冷目光对接,做出一个对灵魂体而言毫无意义,但更合乎礼数和形势的姿态:“既然承认失败,我不会再给罗君制造麻烦,但希望能够得到一份足以匹配的待遇……”

    罗南保持沉默,可是在精神层面,更加躁动的魇叶藤咒,则最为直接的回应。甚至在肉眼可见的物质层面,蛇语灵魂体之外的暗色烟气,也多出了三成,绞缠扣合之势,越发明显。

    蛇语心头微冷,但还是试图用沟通解决问题,她抛出筹码:“罗君,我现在就可以命令坦克停止行动!”

    “我会杀了他。”

    罗南简单一句话,险些把蛇语后面的言辞全给堵回去,窒了一秒,蛇语才回应道:“罗君,请不要冲动,我想尽快拯救令堂的珍贵作品,才最……”

    “呼呼”的风啸声,碾碎了蛇语的说辞。魔鬼鱼开始用力扇动胸鳍长翼,压缩空气隆隆流动,声势惊人。就这样,它又往上飞腾数米,仿佛随时都要跃空而去。

    罗南在更高的位置,盯视蛇语:“你一直在抵抗,我在你这儿,已经浪费了2分钟。”

    蛇语当然要抵抗,就算败局已定,也没有任人宰割的道理。显然,二人的认识是有极大落差的,她不免心头一沉。

    可在这时,她看到罗南闭上眼睛,眼皮还在颤动,这个动作,让蛇语确认了一件事:罗南定是非常疲惫了,也对,如此恐怖的手段连续施为,他的身体怎么还能承受得住?

    也许,她应该继续耗一耗时间?

    念头甫动,罗南眼睛睁开,血眶之中,电光跃动:“……而且,你还要继续浪费下去!”

    话音方落,已经惯于噬主的魇叶藤咒剧烈收缩,与之同步,第二波精神冲击,已然到来。

    蛇语遭遇两面夹攻,幽影波动扭曲,几有幻灭之势。她一边尽力抵御,一边还要鼓动如簧之舌,尽力说服:

    “罗君,你若一意孤行,我固然要受到重创,可正如你所说,在‘大小齿轮’直接的磨损冲突下,你也就没什么未来可言!格式论、耦合,这些个精采的理论,你去哪里验证?”

    罗南听得真切,也下意识地从魔鬼鱼头鳍上松开一只手,轻摸自家面颊,那里有些麻木,稍用力,还有着糟糕的撕裂感。

    但这又如何?

    “如果我的母亲,为她的生命而妥协,这个世上就不会有我;如果我为母亲的作品向你们这帮没有下限的杂种妥协,就算保全了齿轮,也注定要留下污迹……还有你们随时会来的下一次!”

    罗南的嗓音低哑,近乎于自说自话,这是他的思路和想法,其实不知对错,可如今他的情绪、心智、气血等所有一切的成份共鸣,得到的就是这个,无需伪饰。

    被冠以“无下限的杂种”之名,蛇语都来不及生怒,便见魔鬼鱼猛向上冲,无声咆哮之下,难以计数的藤线连续脱钩。

    没有实质性的声波,可精神层面相应的崩裂颤动,就像是一剑斩断了百弓弦、缚龙网,“崩崩崩崩”的节奏接连在她心神深处炸开,化现的幽魂之身,竟是身不由己,腾空而起。

    大风激荡,天旋地转,魇叶藤咒化为网结,兜着她在夜风中飘荡,如游猎后的捆绑回去的鸟兽。

    连续遭辱,便是蛇语心思深沉,也是毒火烧心,厉喝声里,首次直呼罗南之名:“罗南,你不要后悔!”

    回应她的,是魔鬼鱼挥翼击风的爆音。

    顷刻间,魔鬼鱼已经从观影平台上飞出,进入无所凭依的千米高空,罗南高踞于魔鬼鱼头顶,俯瞰下去。

    心灯悬照,映彻一域,什么黑暗、丛林、建筑,都难遮挡。罗南眼中再无他物,只看到一枚小巧齿轮,嵌在茫茫丛林深处,分明亮着。

    这还是罗南首次长时间以耦合的心灯观照,奇妙的感觉,仿佛刚从地底喷出的泉眼,汩汩而出。

    是他的心灯映照了齿轮,还是齿轮的灵光入他心怀?

    必定是后者吧,那是黑暗中最纯粹的光,又是流转生命之波的眸子,就在那里潋滟、明灭、转动,牵引了时光长河,将久远的印记,呈现于当下,化为无言的意绪,默默凝视着他。

    妈妈?

    全无道理的念头拨动心弦,罗南有些恍惚,很快努力睁大眼睛,要将这眸子刻印在心底。

    可是,这波光互映的一幕,也只是持续了瞬间,那片纯粹的光泽里,污浊的颜色翻上来,浓烟、火焰,正放肆涂抹,任意糟践。

    罗南的胸口仿佛被猛捣了一拳,那火焰直烧到他眼眶里,带着毒烟,灌入他心肺,瞬间化为火场。

    “起火了……”火焰在五脏六腑中滚动,心中最可笑的那一点侥幸之心,也化入毒烟之中。

    罗南下意识攫紧手中粗壮的头鳍,烧心燎肺的痛苦和暴怒轰然上顶,撞裂他的喉咙,嗷声嘶啸。

    身下魔鬼鱼感受到控制者的情绪,本就庞大的身躯,又猛涨一圈,巨口及八个腮腔张开,强大音压催动之下,远低于人耳极限频率的声波,与罗南暴戾的情绪融而为一,贯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