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默之纱(上)
    时已入夜,黑暗夜幕正与浮华灯火交构,将静寂与躁动揉在一起,展现出都市的原色。

    这本是可以吞没一切的繁华,可在短短三十秒后,在夜幕一角,暂时被大多数人遗忘的湿地丛林中,无声雷鸣,有如魔神的车架,沉沉碾过。

    齿轮相邻的沼泽小湖上,受闪动的火光影响,有鱼儿跃起,冲出水面,可转眼鱼躯抖颤,砸回水里。

    湖岸边,正踏着浅水觅食的鹬鸟,蓦地全身翎羽竖起,踉跄着奔出两步,振翅飞起。

    相隔不过数秒,百千种、上万只惊惶的鸟儿,哗拉拉从林间飞起,而在它们身下,狐獾鼠兔,乃偶尔现踪的狼、鹿等走兽也开始了疯狂而混乱的奔逃。

    其中绝大部分,是被骤然崩溃的丛林气氛带动,茫无目的,彼此冲突踩踏,乃至直接撞树落水,惨叫嘶鸣声不绝于耳。

    湿地丛林瞬间变成了地狱油锅,崩溃式的混乱,急剧扩散。

    就在这混乱的背景下,齿轮靠着丛林的一侧,咣啷啷的响声中,粗壮人影撞破二楼窗户,跳出来,在地上一个翻滚,停都没停,又发力狂奔,撞入丛林深处。

    无形无声的震波,覆盖了齿轮周边数百米方圆。一路冲过来,林地里到处都是死掉的鸟兽,大多不见外伤,姿态扭曲,令人心悸。

    次声波的杀伤,主要是与大脑、胸腹腔的固有振动频率形成共振,导致神经系统紊乱,内脏扭曲破裂而死。可以死得极快,也可以死得极惨。

    目睹此情此景,一贯以悍勇自居的坦克,也觉得脊柱生寒,脚下跑得更快,且是直线前冲,务必要以最短的时间,冲出这片死亡领域。

    在狂奔的同时,他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脏腑蠕动,气血之力汩汩作响。以多年形骸修持,鼓荡气血,形成雷音,自成格局,与次声波相抗。

    强大声压之下的次声波,来得无影无踪,饶是他见机得快,第一波也受到不小的冲击,然后再强行鼓动肺腑,抵御共振,滋味绝不好受,内伤也在积累。

    更何况,精深的修为可以控制五脏六腑,却控制不了大脑,便有雷音抵御也只是暂时而己。所以他只能铁青面皮,踏着烂泥积水,狗熊般一路撞树折枝,闷头逃窜,别的念头,想也不敢想。

    到丛林深处数百米,身体突然一松,无形的声压终于不见,坦克又奔出一段路程,才敢停止五脏雷音,却是忍不住逆血上冲,涌上喉头,整个嘴里都是腥气。

    他呸了一声,吐出血沫,通过内部通讯频道,联系操线人那边,理所当然无人回应。还有神秘兮兮的蛇语,单扯出来的精神联系线路,也没了音讯,这让坦克心情愈发糟糕。

    恰在此时,另一条线路上传来通讯请求。

    “袁非?”

    这家伙已经被软禁了,来个通讯相当不容易,可坦克一点儿不领情,刚一接通,他直接就吼了过去:“特么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是说这小子没什么背景,定向次声波武器是什么鬼?”

    那边,袁非声音传回:“你昏头了?”

    “昏你妈个头!”刚从生死线上走一遭,脑子还被次声波搅了一圈儿,坦克现在见人就咬,管你是谁?他口无遮拦,“姓袁你mb的连自己人都坑,以后就算你送屁股上门,老子都不带多瞅一眼的!”

    “你确实昏头了。”袁非的声音保持冷静,“夏城这边,只有荒野边缘的永固工事才安排了次声波阵列,隔着几百公里杀你,是要让全城的人陪葬吗?

    “平江区,知行学院、北岸丛林,特么这里的动物的死相,你瞅瞅看?老子差点儿就和它们一样!”

    坦克还想再吼,可喉咙里忍不住呛咳两声,勉强压下又涌上来的一口血,声音不得已降了八度,但还是咬牙切齿:“还有,附赠个消息,行动组彻底没信了,操线人还有蛇语,刚刚还活蹦乱跳、折磨逼供呢,眨眨眼的功夫,就不知死去哪儿了,要么就是夏城分会的硬手赶到,要么那小子水深……我再给你强调几遍,定向次声波武器,定向次声波武器,我草!我草草草!”

    袁非沉默片刻,方道:“我会通报给宫秘书长。”

    坦克吼了几声,沸腾的脑壳终于冷静下来一些,也知道嚷嚷毫无意义,便恨声道:“事到如今,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按c预案撤离……”

    “直接出城?”

    “md,大规模杀性级别的次声波武器说用就用,这是军方才有的本事好不好?我不出城,难道等着被打靶?”

    坦克又往前走,大概是离齿轮比较远了,这里总算有了点儿生灵气息,鸟兽飞惊奔行,乱哄哄的。混乱的生机也是生机,多少有些安慰作用,他吐出一口气,分辨方向,准备进入南岸学校的宿舍区,就算军方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把次声波砸进那里。

    袁非的声音继续入耳:“确认所有的通讯记录都发到云端,然后销毁终端设备……”

    坦克冷笑,正要说话,心尖儿上陡地一颤,像是无形之手直接捅进了心窝,用力合拢。

    “……”

    坦克张了张嘴,已经到喉咙眼里的言语,全部崩掉,代之而起的,是激荡的气血,哗啦啦上冲,顶得大脑懵然,耳鸣尖啸。

    次声波又来!

    坦克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捏爆了,然而周围明明比较正常,耳鸣声里,鸟兽杂音还时时入耳,一眼扫过,也都是活蹦乱跳。

    浓重的不祥感觉上涌,坦克猛抬头,丛林之上,乌沉沉的阴影覆盖下来。那是真的、可以目见的巨大阴影。

    “鸟……鱼?魔鬼鱼!”

    眼前的情形,总算与从通讯频道断续得来的信息融合在一起,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在上空庞大阴影的压力下,附近的鸟兽都是屁滚尿流,拼命飞掠狂奔,其实这样不错,至少没有次声波的杀机。

    然而坦克宁愿恢复到早先的状况,无论人鸟鱼兽,各个均摊。眼下次声波不是没有了,而是真正地完成了定向约束,将恐怖的声压能量完全指向他,低频的震波穿透林间枝叶,也穿透了他脏腑、颅脑,从中化生出一只狰狞的死神之勾,探摸他几个体腔的固有频率,寻求连线。

    坦克的反应其实很快,在心脏受到冲击的第一时间,就重新鼓动雷音,可问题是,不管他怎么强行改变五脏六腑的共振频率,利用雷音自成一格,贯穿颅脑、脏腑的次声波,都会相应变化,牢牢锁定其频率。

    如此连续几次切变,坦克承受不住了。特别是功夫上不去的颅脑区域,就像被风暴连续吹卷肆虐,几次碾压反复,强劲的冲击就轰碎了意志之壁,将巨量的负面情绪释放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

    坦克真要崩溃了,在次声波的作用下,他的身躯从完整协调的整体,被撕裂成几个彼此冲突的区块,气机错乱,气血逆转,空有钢铁之强度,却彼此冲撞摩擦,互扯后腿。

    这不是拳拳到肉的强攻,而是要将他从内到外,撕成碎片的绞杀!

    “坦克!”

    隔着通讯仪器,袁非感觉不到坦克承受的次声波压力,坦克的惨叫声,他却听得清清楚楚,然后就是嘈杂的枝叶断折声、挣扎滚动声、声嘶力竭的大骂声、求饶声……

    袁非再没尝试联系,只是沉着脸孔,听着声音从混乱变得更混乱,然后戛然而止。他霍然站起,走出洗手间,无视了冷漠的监视人,匆匆走向来时的方位。

    尚鼎大夏12层,与18层以下的大部分区域一样,都是采光糟糕,完全凭借人造光源照明。而这一层由于并非是生活区,连“模拟天光”都没有开启,走廊泛着惨白的光,一点儿人味儿不见。

    就在走廊中段,他看到了总会副秘书长,也是此次调查组的组长:宫启。

    宫启是能力者协会的老资格,眼看就将百岁了,但他保养得宜,面容清癯,看上去也就七十来岁,正常人退休线上下的样子。他习惯性地穿一身正装,身姿板正,架子也搭得起来,

    此时,宫启正站在一面巨大的玻璃幕墙之外,冷冷盯视幕墙后的情况。明知袁非走过来,连眼角都吝得给,脸上不苟言笑,十分严肃。

    倒是在他旁边,另一位百岁老人,虽矮了半截——坐在轮椅上,却是笑盈盈的,隔着宫启,还歪过头,向袁非笑了笑,见之可亲。

    袁非见了笑容,心里却是一抽,急匆匆的步伐不自觉就缓了下来。

    轮椅上的是游老,夏城最老资格的能力者,比宫启大了三岁,可看上去老了足有三十。他的头发已经掉光,连眉毛都稀疏了,只有一侧两三根长寿眉,一直垂到颊侧,看上去倒有几分滑稽。

    袁非觉得,最后几步路子当真难捱,好不容易走到近前,正琢磨如何向宫启通报事项,忽有所感,便见这位组长大人背在身后的左手五指,慢慢搓动,丝丝有声。

    袁非眼皮一跳,什么汇报的心思也没了。跟在这位副秘书长身边多年,他自然知道:老家伙心情糟糕,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