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冰裂纹(上)
    魔鬼鱼裹着呼啸的气流,划过观影平台上空,略一侧身,扁平的身躯穿过框架结构,在水浪般的波动中,消去冲势,悬停在水池上空,缓缓降下高度。

    罗南脚下不动,自有魔鬼鱼鼓动背部肌肉,如一条传送带,送他下来,只在从胸鳍长翼边沿滑落的时候,微有踉跄。

    薛雷早等候在一旁,及时上前扶住。他眼下只穿了件薄薄的圆领衫,身上却急得都是汗。直到握牢了罗南的手臂,才松口气,可另一股气又往上顶:

    “南子,你疯了是不是!”

    这句话尾音未尽,后面突兀降了八度:“眼睛……”

    “没事。”

    罗南示意魔鬼鱼沉入海天地,进入中央水晶柱。他也挣开薛雷的搀扶,就淌着涌上来的池水,走到池边稍微干燥些的地方。

    刚落地的时候,罗南的眼睛还微微发烫、生痛,可再眨几次眼,深秋凉风吹过,很快就有一层清凉之意,如滚珠、如水膜,将滋润之意层层下渗。中间还有些麻酥酥的刺激感,不多时已经大幅消减,倒是眼眶、眉间,额头、脸面,都是凉意浸浸,颇为舒坦。

    罗南认为没什么大事,两个齿轮之间耦合的电光,既可以是撕裂,也可以是胶补。目前控制得仍不太精确,也许前一波是损伤,各种撕裂,可后一波电光生成,就给能焊上;反地来,也有可能刚有好转,紧接就给炸开。

    但既然是耦合,信息互通、同步就是天然的,概率上还是向好的一面转化,随着时间推移,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这只是罗南本人的想法,薛雷看到罗南的瞳孔,就不是同一个味道。

    薛雷好像看到某种冷血动物的眼睛,虽不具备狭长瞳孔,可密织的裂纹环绕其上,就如同随时可能粉碎的玻璃球。

    看到此幕情形,薛雷本能地一个寒颤,当下就要抓着罗南去医院检查。可再转过一瞬,对面勃发的气机,便让他眼皮狠跳两下。

    薛雷定定神,循着气机感应,再看过去,仍是那破碎的裂纹,却像极了开裂的冰层,乍看幽暗,里面却渗着森森的寒芒,偶尔光波跳动,就如同撕裂夜空的电火,刺眼得紧。

    面对这双诡异的眼瞳,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下意识把手中的笔记本递过去。

    这是罗南的分页笔记,只是在跃上魔鬼鱼背脊的时候,丢在平台上,被薛雷拾起,如今也是物归原主。

    罗南握住皮制的封面,笑了笑,难掩疲惫。

    薛雷语气缓和了些:“还是去查查吧。”

    “行啊。”罗南知道免不了这一遭,答应得也爽快。视线一转,看到池边休闲长凳上,那位披着薛雷道服的女子,不免奇怪,“田学姐还在?”

    田思听到罗南叫她名字,微咬下唇,抬起头,嘴唇白得不见血色,神情也有些发木,不知是寒冷的作用多一些,还是恐惧的力量多一些。

    她被人锁喉为质,几度将死,后又落入海天池,全身浸透。针织衣服入水,极其沉重,出来之后,冷风一吹,又是分外冰冷。且她先前鞋子已经掉进海天池里,纤腿只着丝袜,沾着湿冷地面,可谓狼狈不堪。

    眼下正值深秋,凉意深重,虽蒙薛雷好心,送了道服暖身,可还是拢臂并腿,难掩瑟缩寒意。

    薛雷低声道:“她可能是受惊吓太狠,有些应激反应,就在这儿不动,怎么劝都不成。”

    罗南听了也皱眉头,一时不知该怎么处置。视线有所偏移,却见观景平台上明显已经清理了一遍。黑甲虫、操线人的残尸都不见了,被清场昏迷的游客都已经转移,交战的痕迹也清理干净。

    薛雷会意,低声道:“你刚走没多久,何秘书就到了,清理了场地,又安排周哥在这儿照应着。”

    水池尽头,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沉稳男子正往这边走,正是薛雷所说的周虎。他是何阅音的保镖之一,也是心腹,曾和罗南见过两次面,还是爆虎的战友,并不陌生。

    “周哥。”罗南先把田思的事情放一边,礼貌地招呼一声。

    周虎言行一贯稳重得体:“罗先生,按照何小姐的吩咐,今晚我就在你身边候着,做些杂活儿。有什么事儿,直接吩咐就好。”

    罗南也不拒绝,点头谢过。

    周虎视线在田思身上一扫,大概知道情况,便压低嗓门道:“何小姐讲,这位应该被压抑得狠了,还在人质情境里挣扎……”

    罗南闻言,又想了想,上前两步。

    离得近了,别的还好,一见罗南那对冰裂似的瞳孔,田思整个人都往后缩,可很快又惊觉,强抑恐惧往前凑,仰头上看,惶恐又可怜:

    “师弟,对不起……”

    此时的田思,哪有平日里从容明快的模样?

    罗南皱皱眉头,微俯下身:“师姐,天气太冷,去换身衣服。然后咱们再聊聊,好吗?”

    此时他已经用了近乎催眠的手段,田思下意识嗯了声,精神难免还有些恍惚。

    罗南见状便道:“雷子,你陪她……”

    薛雷猛摇头,今晚上他几乎没出上力,正懊悔的时候,打定主意,要与罗南寸步不离。

    “得了,一块儿去吧。”罗南对田思原本是没什么特殊看法,可因为齿轮、因为耦合理论,相应的态度也就大不相同。

    海天云都内部便有大型购物中心,要换装的话很方便。而他先前登上魔鬼鱼的湿滑背脊,又在齿轮里救火,身上沾满泥灰之类,一身白大褂早不成样子,脸上怕也不太好看,需要清洁一下。

    一行人便坐电梯下行,往购物中心去。

    罗南没有即刻与何阅音等人会合的意思,主要是因为,刚刚建起来的灵波网内部频道,已经快被嘈杂信息给刷爆了。

    他之前冲动的做法,已经有从网上拉下来的大量照片、视频为佐证,后头沉得一塌糊涂,罗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在他情绪激动时,恨不能向全天下人倾述母亲作品的伟大之处,可现在情绪落潮,理智回归,他也明白,其中的秘密,无论如何都不适合外传。

    如何应对,真是个麻烦事。

    偏偏他现在又疲惫得不想动脑子,干脆就再任性一把,缓缓再说。

    对罗南的做法,薛雷有话想说,但没张嘴;周虎则完全听从罗南的安排。至于田思,更如牵线木偶一般,罗南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行人到了101层,就近找了个品牌店,购置衣物。

    罗南只是洗把脸,扔掉道具白大褂,其他的就先凑合着。至于田思,再怎么凑合,也要花点时间,三位男士就在店中等待。

    恰在此时,谢俊平来电,劈头盖脸就问:“你干嘛去了?”

    罗南扫了眼琳琅满目的女装:“买衣服。”

    对面明显被噎了一记,顿了下才问:“雷子呢?”

    “和我在一起……怎么了?”

    谢俊平打了个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你们俩突然都不见了,刚才唐仪过来,都找不到你们。”

    罗南却想起一件事,他略偏过身子,眼角余光扫过店外最醒目的装饰——贯通一百四十余层楼体的中央水晶柱,魔鬼鱼就在里面游动,吸引了不少客人驻足观看。

    “帮我问问姚丰,那个畸变种魔鬼鱼,大概是什么价位。”

    “果然是……咳咳咳,没事,我有点儿呛。”

    猛地拔高音调,又强行抑制,就是谢俊平如今的下场了。他后半句是应付那边同伴,转过来后又用力压着嗓子,还忍不住打颤,多半是激动的:

    “南子,你你你……真是你啊?网上要爆炸了你知道嘛?姚丰刚得到消息,正焦头烂额呢,对了,他应该没认出你来!”

    “那他还真迟钝。”

    罗南暂时不想多说,又提醒谢俊平:“我一会儿就过去,别忘帮我问问价。”

    说着便挂断通讯。

    罗南承认,向姚丰问价是冲动的想法。他非常喜欢空中俯瞰齿轮的体验,尽情感受其奥妙,欣赏建筑之美,如果能到手,当然是最理想的。

    当然,还有更现实的因素。

    畸变种魔鬼鱼的肉体力量强横,而且肌体柔韧性极佳,操控性非常好,也颇具多样性,很大程度上可以代替他脆弱的肉身,做一些对抗性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光里,有没有这种“武器”伴身,是他能否活下去的关键。

    罗南真有些累了,他干脆坐在服装展示区的试鞋凳上,翻开笔记本,仿纸软屏亮起。

    他下意识地打开绘图软件的第二层,灿烂星河几乎耀花了他的眼睛,耦合作用下的目窍心灯,几乎扫尽了星河中的浑浊暗云,映照八极,诸多生命草图,形成成百上千的星座,在格式塔内外环绕升降,浩瀚星图,几乎能把人的心神都融化进去。

    罗南没细看,只是低叹一声,回到软件上层,随手创建空白界面,电子笔勾勒线条,才起了个头,又顿下来,千头万绪,不知如何布局下笔。

    薛雷站在边上,突然道:“南子,你那个秩序俱乐部,把我也调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