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控心者(上)
    白虹的状态很有趣。

    见到章莹莹特殊的形神结构,罗南心里微动。还没有理解通透,又有人进入沙发角,微喘的声音响起来:“罗老板,你的节奏太清奇,我们哥俩儿跟不上啊!”

    说着,剪纸微胖的身躯狠狠坐下去,在沙发上晃荡。

    至于红狐,一言不发,坐在剪纸旁边的沙发扶手上,眼神从罗南身上切过,往来几遍,仔细打量。

    在齿轮的时候,罗南九成九的心力都用在救火上,不过他很清楚,正是这曾与他有些龃龉的两位,最先赶到现场,态度上无可挑剔。

    罗南也承了这份情,当下向二人点点头,顺势移转了投向章莹莹的视线,把白虹的事暂且放下,并戴上了平光眼镜。

    章莹莹有点儿迷惑,不太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但听了剪纸的言论,凭着本能就嘲笑道:“你的意思是,让他等着咱们给他收尸?”

    说着,她还点了点手环,让剪纸注意时间。

    剪纸指指章莹莹,又回指自己,对这种自爆式的评价无言以对。

    章莹莹才没有“自爆”的自觉,怎么说,罗南与总会那帮人对战期间,她也跟了半程,提供了情报信息,总归要好一点儿。

    一帮人也算是比较熟了,互怼起来毫无压力。今晚紧张多时,确认罗南无恙后,调理放松也是应有之义。

    可另一方面,作为仅有的一个“正常人”,田思对突然冒出来的这几位,非常不适应。

    环形沙发大半合拢,只有一个入口,形成了较私密的空间,田思就坐在入口一端,后来的剪纸、红狐则在另一端。两边距离很近,可彼此零交流——连个眼神都不见。

    田思微垂着头,双腿并拢斜放,仪态端庄,可半边身子都在外边,倒像她如今的处境。

    随着时间流逝,作为人类最出色的自我保护机制,“遗忘”开始发挥作用,噩梦般的经历渐渐变得模糊,田思也从恍惚惊悸的状态中抽离出一些,思维重新运转。

    88层是平江区一流学府联谊派对的会场,与会之人虽说也划出了几个年龄段,可基本的身份,仍都是学生。

    而先后到达沙发角的这些人,罗南、薛雷不说,有点儿学生相的,也就是那位青春焕发的长腿美女。其余三人,身上的社会气息很浓,早前认识的周虎更是四十来岁的大叔级人物。

    这些人围着罗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本身又相当融洽,自然形成了一个圈子。他们几人往这儿一坐,之前在沙发角低语交谈的几个学生,莫名就有些不自在,很快起身离开。

    沙发角这里,便只剩下罗南这批人,最多再加上后面小型吧台里的调酒师。

    这几位都是像罗南、操线人之类,身具不可思议能力的强人吗?

    田思忍不住猜测,她目前所触及的圈子,与原本熟悉的校园或浅政治圈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远到无法理解,更令人望而生畏。

    可与这个圈子搭上关系,也是很梦幻的一件事……当然,以噩梦居多。

    田思正调整思绪,冷不防有个话题落到她身上,那位看上去比她还小几岁的长腿美女,视线转过来:“这位就是前半段的女主角?确实不错,话说你有恋姐情节啊,怎么就没见你和年下女处过?”

    听了这狗屁不通的话,就算罗南已经困乏得紧了,也要翻个白眼。

    田思则被章莹莹说得颇为难堪,情绪刺激了记忆。她猛地记起来,正是这个声音,在最开始的时候,让罗南放弃她,抛开累赘。

    明知道不应该与这些强人置气,可屡次被针对,反而是激发了田思心底的一份自尊。当然,她不会用激烈的方式表现出来,只低垂着眉眼,端坐在沙发末端,倒是比之前还要平静内敛。

    楚楚仪态,最显弱势,很是能激起异性的维护之心。罗南也记得田思提起“耦合理论”的情分,自然而然帮着说了两句:“别乱开玩笑,田学姐是我们学校设计院的高材生,明年进修,很可能就是我母亲的直系师妹了。”

    “哦,小师姨啊,是不能当外人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章莹莹笑吟吟的,流过的眼波自有内涵: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懂啊,怎么不懂?要不是你刚刚打岔,我已经把这位给请走了好不好?

    不管各自态度如何,罗南和章莹莹都已经达成了共识:接下来要讨论的事情太过敏感,让田思留在这里,对人对己都没有好处。

    罗南强振精神,视线投射到田思那里:“田学姐,刚刚折腾得不轻,想必你也很累了,这种派对不参加也罢,回去休息吧。”

    他的话与其说是关心,还不如说是命令。

    田思心头一空,不知是放松还是遗憾,刚要点头,在她前方,一直保持沉默的“红夹克”男子突然开口:“秘书在圣心医院开了一个病房,还是去那里检查一下身体,以免留下后遗症。”

    田思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这是对她讲的。她很自觉地将视线投向罗南,要看他的态度行事。

    罗南也是疑惑,看向红狐,后者抽动嘴角:“算是流程吧。”

    章莹莹立刻改换了立场,冷笑道:“要是流程有用,也不至于出现这档子事儿……对了,何大秘书在哪儿?她是召集人,现在还迟到?”

    “应该在医院?”剪纸怕红狐再和章莹莹吵架,忙插嘴进来,又问罗南,“话说你到这儿干嘛来了,非要等到派对散场?”

    “等消息。”罗南略提了一下魔鬼鱼的事情,“我是想,有那玩意儿在身边,会更安全些。”

    “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是有钱人呢!”章莹莹睁大眼睛,很惊奇的模样。

    这当然是讽刺。

    剪纸也挠头:“南子,不是我说啊,市面上的畸变种,稍微上点档次的,从没有低于过千万。这条魔鬼鱼按照市面估价的话……”

    话没讲完,谢俊平的嚷嚷声就传到众人耳中:“南子,你没事儿吧?”

    谢俊平和胡华英急匆匆地走过来,前者看到沙发角里人影绰绰,依稀有罗南的样子,也没有多想,直接就问。话出了口,才发现六七对视线都投过来,全是面生的。

    不,有一个比较眼熟。

    “章莹莹?”

    “呦,羊牯,你好。”章莹莹笑吟吟地挥手,转脸就二度对罗南表示赞佩,“你竟然让他去和人商量价钱!”

    罗南还没说话,谢俊平先炸了:“什么叫‘竟然’?”

    章莹莹搓搓手指:“多少钱?”

    谢俊平声音立刻低了八度:“6……6000万。”

    章莹莹摊开手:“呵呵。”

    坐在最外面的红狐,撤腿让开一条道儿,示意谢、胡二人进去坐,还开口评价:“价位算公道。”

    剪纸也说:“前年在八岩礁抓到的鬼脸电鳗,差不多也是这个价儿,卖了四千万。但是魔鬼鱼可以水空两用,这个价钱就不好估计了。”

    章莹莹耸肩:“你们一本正经讨论啥呢?反正某人又掏不起……掏起了,也养不起。”

    “这倒是。”

    剪纸扭头看中央水晶柱里威武游走的魔鬼鱼,自从罗南坐到这儿,这头畸变种就在附近水域游动,不曾稍离。可这么一来,这边的鱼群就遭了殃:“肉体强化的畸变种,力量和饭量成正比,一天下去几吨生鲜也不为过,很难供的。”

    “我需要它。”

    罗南也盯着魔鬼鱼看,声音低沉:“我本身的秩序框架,效用只能体现在精神层面,必须要有魔鬼鱼这样的外挂设备,才能在物质层面形成一些影响。”

    “一些?”红狐重复了两个字,他没听懂秩序框架是什么东西,可自家胸口还发堵呢。现在要进医院检查的,除了罗南以外,就是他了。

    所有人里面,章莹莹算是接触秩序框架、齿轮、耦合概念比较早的人,也一直在琢磨,似明非明。此时又听到罗南说起这个概念,脑子里突然像是过了电,灯炮亮起:

    “魔鬼鱼对你来说,就是外骨骼?”

    罗南愣了愣,答道:“可以这么说。”

    章莹莹一念通达,思维连转:“对你来讲,魔鬼鱼只是模块或者插件,秩序框架则是能源和总控系统?怎么做到的?”

    罗南很乐意解释一些相关理论,特别是章莹莹的形容很靠谱的时候。当下便道:“能量信息的产生、传动和输出,是由齿轮耦合来产生,当然齿轮自身也会产出……”

    “不,我的意思是,你第一次见到畸变种魔鬼鱼,怎么让它为你所用,想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章莹莹瞪大眼睛看过来,“你的真实能力,是类似于傀儡师、役兽师之类?还是说,属于控心者?”

    最后三个字一出,沙发角这里,红狐扬起眉毛,剪纸呲牙咧嘴,周虎若有所思,其余人等,都是一脸茫然。

    “什么控心者?”

    罗南对这个概念全然陌生,却记得章莹莹最先是把他与操线人那个人渣相提并论,心里多少有些不爽:“通晓对方的秩序框架,形成耦合关系,自然可以协调控制,与控心何干。再说了,逻辑界就是以欧阳会长自身的秩序框架,扭曲改造了广阔天地的部分结构,临时造就,那欧阳会长是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