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控心者(下)
    听罗南以齿轮、秩序框架的理论,解释欧阳辰的大手笔,沙发角这里,一帮人眨眼的眨眼,皱眉的皱眉,挠头的挠头,表情各异,又不可避免做些眼神交流,气氛变得更加古怪。

    章莹莹凭借刚刚的灵光闪现,勉强还能跟上罗南的思路,信手拽着一缕头发,问道:“照你的意思,欧阳会长是把天地……嗯嗯,空间结构当成外骨骼操控?”

    “以格式论的解释,就是通过自我格式,扭曲了天地格式,而天地格式或许也可以解释为多个相对独立‘齿轮组’的耦合关系。欧阳会长改变了它们原本遥远的时空分布……”

    罗南说到这里,突然卡壳,数秒钟后,才低声道:“是‘时空分布’没错,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缩减时空分布带来的滞后性。”

    又来了!

    章莹莹以手抚额,无声叹了口气。罗南这种自说自话的状态,用来恶心敌人是很爽,可用在自己人身上,未免太绝情。

    还好这份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罗南抬头扭脸,与她直视,眉头还皱起来:“那什么‘控心者’,是不是又和‘通灵者’一样,只要被你定了性,麻烦就没完没了的那种?”

    剪纸“噗”地喷了。

    章莹莹脑子一转:哎呀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千分之一刹那的时段,她还真的生出一小丢丢的歉意,然后就是笑呵呵地伸肘架住罗南肩膀,半边身子都凑过去,拿出哥们儿式的态度:“别胡乱联想啊,话说那什么齿轮组的时空分布,倒是个很有趣的说法。哎,这不就是总会那帮人要知道的情报?你这么说出来,真的好吗?”

    “我不说是因为某些人态度糟糕。”罗南并不认为“逻辑界”算什么机密,也许安翁的作为勉强算是,可何阅音并没有在此事上提醒过他,总会那帮人则根本没有询问的耐心……

    章莹莹撇嘴:“说得真轻松,安翁那档子事儿,我问老板,她都说得语焉不详。”

    “那或许是她不懂格式论的缘故。”

    罗南明知章莹莹口中的“老板”就是威名赫赫的武皇陛下,可出于一点儿微妙心思,还是顺口开了个玩笑:“在我看来,事实很清楚,正因为欧阳会长的做法,给了安翁方便,他就趁机锁定了一个原本很遥远的地方,走捷径跳跃过去了。”

    他的格式论、耦合理论仍然没有谁能真正听懂,可描述逻辑清晰,章莹莹等人想象那情形,倒也有了点画面感。

    罗南不想糊里糊涂就被扣上“控心者”的名头,他对这个名头毫无概念,于是不懂就问:“控心者又是什么职业?”

    “应该算是催眠师的进阶,擅长牵引控制人心,在各家教团都很吃香。稍弱一点的可以负责宣教布道工作,强者可以成为核心祭司,还有几位,直接就是教团领袖……话说我们还没有上这一课?”

    说话的不在环形沙发圈里,而是刚走进沙发角的竹竿。他在秘密教团研究上术有专精,给罗南开的《全球重要人物速记》课程中,各大教团强者,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罗南摇摇头,他没有印象。

    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何阅音,就在竹竿身边,可感觉中有些缄默式的低调。

    罗南现在四肢乏力,身体反应慢半拍,只能是对到来的两位挥挥手,算是招呼。在他身边,薛雷则本能起来让座,又担心何阅音他们客气,直接跳过沙发靠背,到后面去。

    既然如此,何阅音便向薛雷谢过,穿过沙发过道,正好与章莹莹一左一右,坐到罗南身边。

    沙发绵软,三人挨得很近,倒显得拥挤了。

    至于竹竿,并没有凑热闹,直接走到沙发角边上的吧台去,占了仅有的两个位置中的一个,又要了杯马丁尼,笑眯眯看一帮人在环形沙发上挨蹭。

    剪纸见状有点儿后悔,也想去品两杯,一边起身,一边高声道:“给我一杯郎姆可乐……”

    竹竿摇头:“留个位置,爆岩一会要来的,他的块头,就别在你们那儿折腾了。”

    又向沙发后的薛雷招手示意:“雷子,来一杯?”

    “还不到点儿呢。”薛雷不到饮酒的年纪,公共场合又管得最严,对这种消遣,只能是敬谢不敏了。

    说着,薛雷走到谢俊平和胡华英身后。

    刚刚这里讨论的话题,还有古怪的氛围,让两位富二代一脸懵逼,见薛雷过来,本能松了口气,谢俊平低声问道:“这都是……”

    薛雷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是挨着他们的剪纸团起笑脸:“我们是一个协会的同行,嗯,就像你们学样的神秘学研究社,领域都差不多。”

    谢俊平“啊啊”两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古里古怪的。

    另一侧,坐下数秒种后,何阅音才低声开口:“抱歉,罗先生,因为我工作的疏失,导致出现这种情况……”

    罗南没说话,他并不生何阅音的气,可要让他在这种时候,说一句“没关系”,也是万万不能。

    他终究还是介意的,怎么可能不介意?

    见识了总会无下限的手段之后,罗南现在满脑子都是下拨敌人到来之时,他该如何应对的问题。

    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姑父姑母,生活在夏城的亲戚朋友,包括不能移动的“齿轮”……种种羁绊,要做得面面俱到,处处周全,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向前的思路还未明晰之前,人的想法自然而然就往回追溯,蔓延出种种“要是……也许……”、“如果……那么……”之类的路线,以及相应的埋怨、后悔等等情绪。

    罗南倒没有足够心力去设想未发生的事,可那些模糊的情绪,依然或多或少存在着,随着何阅音直白的道歉,就像未发酵完成的劣酒,破了桶壁,泼洒出来。

    他也没有闲情去琢磨用词,直截了当开口:“我需要一个解决办法,我、我的家庭、我母亲的心血……那帮人渣,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这些话,他对薛雷说过,对自己说过,现在是对何阅音。前面是理智的,现在则带着情绪的发泄。

    何阅音沉声回应:“欧阳会长已经封闭了总会的灵波网维护权限,宫启一行明早就会离开夏城……”

    罗南还想听下去,可后面竟然断了,他扭头盯过去:“然后?”

    “分会正在研究相关的保全方案,具体事项由我全权负责,完毕。”

    沙发角随即陷入荒谬的静默中。

    罗南都愣了,半晌才开口:“就这样?具体的行动呢?人员配备?有没有保证?这种事……”

    剪纸见势不妙,本能就充当和事佬:“南子,不是秘书不发力,而是能力者针对普通人的‘超限战’是世界性的难题,种类千变万化,根本没法做预案的。秘书说她全权负责,肯定会担起来,大伙也会尽心尽力,是吧?”

    他的用心是好的,可罗南越听越心里越是发沉,他绝不怀疑何阅音的责任感,可这份“尽力了也未必能有效”的感觉,貌似已经奔着最糟糕的结果去了!

    将心比心,罗南也清楚,如果他现在动心起念,要杀死夏城任何一个普通人,大概也就是欧阳辰、武皇陛下这种他无法理解的层次守护在侧,才能防御。

    除此以外,任何常规保全手段,都毫无意义。就算何阅音动用军队,将目标围个水泄不通,也没有用处。

    拥有他这样手段的能力者或许很少,可同级、更高级的强人,总会那里总不会缺……甚至还有公正教团、量子公司,各方强者云集,相应的手段,岂不就是“千变万化”?

    好吧,他怎么就站到这些势力的对立面上去了?

    罗南心里只有一个模糊的答案,他不愿仓促下结论,只深吸口气,上身前引,双肘搁在膝头,略做支撑,垂头思忖。

    剪纸糟糕的劝慰过后,没有人接茬,又是一个长长的静默,长到让人窒息。

    说起来,他们之间并无误会,却因为担负压力的巨大差异,失去了深入交流的根基,让这个话题很难再延续下去。

    可有些事,是绕不过去的。罗南作为协会成员,协会不能给予帮助和保护,协会上层人士甚至还加以迫害,分会和总会的差异,又或者一两句承诺,填不平这个荒谬的裂痕。

    至于何阅音这里,她不想多说。

    自从她到协会之后,一直在负责机密工作,试图改变协会四处漏风的境况,可这次的有关罗南的情报泄露、总会的行动,严格意义上说,都是她的责任,也是她自军队退役以后,最大的挫折。

    她必须反省。

    就这样,两人肩并肩,一个笔直,一个佝偻,都安静坐着,其他人面面相觑,愈发地张不开口。

    “呦,才一会儿的功夫,热闹了呀。”

    突来的外力,打碎了沙发角的静默之壁,随着声音导入,颇辣眼的一拨人进入这片昏暗角落。

    何东楼一身笔挺军服,却是左拥右抱,携着两位花瓶作用的美女走过来,身后跟着一直保持沉默的“老司机”,应该是保镖之流。至于另一位“武道家”冯嘉骏与其女伴,则不见踪影。

    在会场玩了一圈儿,何东楼还是比较喜欢沙发角这里的氛围,和花瓶们玩些小游戏正正好。可回来之后,看到黑压压的人头,不免一愣。

    这里确实还能再塞下几个人,但“做游戏”的话,貌似已经不合适了。

    “啧,扫兴呢。”

    为营造氛围,沙发角这里几乎没有照明设施,中央水晶柱倾泄过来的水波蓝光,就是最明亮的光源了。

    何东楼第一个辨认出来的,就是沙发后面的薛雷,那份块头,很恰当地刺激了他的记忆。他记得这大个子,刚刚差点和他的跟班起冲突来着。

    认出了薛雷,视线往下一瞥,顺带着也看到了谢俊平、胡华英两个。

    都认识嘛!

    何东楼咧开嘴,用下巴遥空点了点:“你们也知道这儿的好处?来来来,腾个空,这派对实在没意思,也就是女生质量还成。”

    一言引得两位花瓶娇嗔笑闹,环形沙发这边,谢俊平和胡华英对视一眼,同时起身。由谢俊平招呼道:“何少,正好见着了,这儿太挤,咱们去别的地方……”

    “就这儿了,挤点算啥,这时候,就该挤一挤才对。”何东楼哪是会被人轻易说动的主儿,况且这时候,他还看到了环节形发入口处,垂眸端坐的田思,端庄秀雅的姿仪,正是他最欣赏的那种。

    正好,这边比较空。

    何东楼也不管已经快满员的环节沙发承载量,揽着两个花瓶就往里去,走的自然是田思一侧。

    何东楼可以大大咧咧,身后的“老司机”却要尽职尽责。他说话的空当,后者已经敏锐地发觉不对,视线一扫,也是先看到了熟人:

    周虎。

    “老司机”张口欲言,这时在另一侧,冷澈目光投射过来,触及那视线的瞬间,他直接一个立正,闭上了嘴巴。

    何东楼虽不算正经的流氓,却已有猎艳的心思,通过沙发内侧走道的时候,便刻意与田思裹在长裙下的双腿挨蹭,露出笑脸:“借过啦美女。”

    田思从谢俊平和胡华英的反应中,就知道这个“何少”身份不俗,微微皱眉,也不抬头,只将身子再往后缩一下。

    何东楼笑吟吟落座,正要再搭个讪,斜对过,有人“咕”地低笑出声,音色极好,像是枝头鸣啭的百灵,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循声抬头,何东楼就看到那里有一位青春明媚的少女,笑得恣意任性,露出满口白牙,毫不遮掩,几乎让昏暗的角落都亮起来。

    哎哟,这个好!

    何东楼正是爱玩的年纪,最喜欢就是这种坦荡荡的玩主,当即就转移了目标,视线在对方身上一扫,笑着招呼:“美女,你这扮的是……”

    “被包养的女学生啊。”章莹莹正被前面一轮静默憋得难受,有话都不好讲,见有了玩处,自然无比配合,她笑眯眯地抱住罗南一侧胳膊,还摇了摇,“这是我们家老板。”

    “……”

    (不好意思,改草稿没把握好,情节不好拆,到现在才写完,本章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