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城中会(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进入11月,据说是北极冰川融化,气候异常,寒流一路南下,推着湿冷海风穿城而过,夏城这个海滨城市,转眼就变得名不符实,好像提前一个月进入冬季。【愛↑去△小↓說△網w  qu 】

    早上的教室,外窗玻璃上竟然结了层霜花。好在这节物理课放在大教室,三百来号人挤得满满当当,不用什么取暖设备,整间教室也颇为暖和。

    罗南坐在靠窗一排,专心听课做笔记,标配的光屏上,各个知识点以及相应的图形、公式,呈树形分叉,分门别类,清晰排列,那副认真劲儿,搭眼就是个资优生的好苗子。

    要不是和已经罗南做了一个多月的同学,只看他现在的表现,薛雷说不定就给迷惑了。

    “喂,你今天上午不是有约会吗?”

    “是会面。”罗南头也不抬,出声纠正。

    “几点?”

    “九点半。”

    “下课走?我陪你去吧。”

    “……你想翘课?”

    薛雷莫名其妙:“不翘课怎么去?”

    “那就不去,协议上也没要求我一定要本尊出现。”

    几句话的功夫,罗南就把薛雷给绕晕了。而这时候,下课铃声响起,上午第一节课结束,讲师示意暂歇,教室里人声轰轰,一下子嘈杂起来。

    罗南继续调整光屏上的笔记结构,其中核心内容并非出自于他,而是翟工的手笔。里面几乎涵盖了高中阶段所有的知识点,罗南要做的,只是将细节填充进去,然后做相应的大强度练习。

    还别说,自从在翟工那里上了几节辅导课,罗南感觉思路清明了许多,颇有些立竿见影的效果。

    罗南不紧不慢,薛雷却更迷糊了,干脆推他一把:“到底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分心化身,两头兼顾……如此如此。”

    薛雷听得睁大眼睛,在他发愣的空当,罗南终于将笔记调整完毕,伸了个懒腰。恰有学生拉开了外窗,湿冷寒风灌入,与屋内暖气相冲,倒是让一些昏昏欲睡的学生精神一振。

    罗南和薛雷都扭头看向窗外,从这里往东北方向,穿过错落的楼体间隙,在灰白云层尽头,就是湿地丛林。眼下那边也是黯淡的色调,天色地景混在一起,乍看都辨不分明。

    平常时候,看这景致也就罢了,可刚听罗南说起那些安排,薛雷不免多想一节:“那个……现在就在林子里吧?”

    “嗯,当监工。”罗南信口回了句,冷不丁地笑出了声,“还真管用。”

    薛雷莫名其妙,再看罗南,只觉得他笑容里冷丝丝的,好不别扭。

    罗南没再说话,站起身,走到窗边,遥望湿地丛林。天色阴沉,穿林长河不见波光,就像条灰色长带,半遮半现,切入丛林更深处。有几只水鸟振翅飞起,还算灵动,但规模比前些日子可差得远了。

    “畸变种,哦,去特么的畸变种。那家伙毁了这里,我们的工作会倒退十年!”

    水鸟飞上天空的时候,穿林长河上正行驶着一艘小木船,船上有四个人。两个年轻男士手持木桨,以最原始的方法为小船提供动力,此时已经累得吐舌头,还要忍受喋喋不休的老头嘟哝,一时都想跳河寻死。

    至于给他们绝大精神压力的吴尊亮吴老头,今年已经九十岁高龄,依旧精神矍铄,就算是长时间野外科考,也和散步般轻松。校园内的采样研查,无法消耗过剩的精力,这也让他嘴里更不时闲:

    “隔了两公里,我都能听到机器噪音,这毫无疑问是污染。那帮发下施工许可证的都是孙子……”

    一周前那场大动乱,把湿地丛林的生态圈搅成一锅粥,突降的寒流,则是标准的雪上加霜,让学院各个动物学、植物学、生态学、遗传学……等各系学者、教授、研究员欲哭无泪。

    这种时候,不顾恶劣形势,还在丛林内部开展施工作业的某些人,无疑就成为了被厌憎的目标。只可惜,从现实角度看,他们的负面情绪并没有个卵用,在北岸齿轮的施工队伍,各类证件齐全,手握环保部门和校方的许可,施工进程也严格按照有关要求,做得无可挑剔。

    吴尊亮也曾倚老卖老,要叫停施工方,避免对已经濒临崩溃的湿地生态造成更致命的影响,可结果让他很失望,也让他很不爽。

    他不爽,就要吐槽发泄。反正结发老伴儿不在身边,没人训斥。

    两只实验狗转职的船工彻底疯掉之前,船头位置,身穿猎装的高挑女性回眸,微笑道:“老师,从年龄上说,他们叫你爷爷,没什么错处。就是突然多了一堆大侄子,会让我比较头痛。”

    吴老头指指她:“小小年纪,就想当姑当姨了。干嘛不找对象?老潘介绍的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老师你记不住,我也记不住。”

    高挑女性调整一下头顶的长沿帽,随即就将视线切过两只苦逼的实验狗:“学长们累了吧,换换手?”

    “不用不用不用!”两只实验狗吐着舌头,摇头摆尾,不约而同拼命划动几下,以证明尚有余力。

    猎装女子也不再说,继续和吴老头聊天:“潘老师最近身体不好,经常失眠。以她的性子,北岸齿轮出状况,又要多想。不如趁着一塌糊涂的时候,早早修缮完毕,免得以后多事。”

    听学生说到自家老伴儿,吴老头咂么咂么嘴巴,再说一句“咸吃萝卜淡操心”,就没了下文。

    然而,没消停多久,当吴尊亮看到长河两岸,一片狼籍的丛林现状,忍不住又是大骂:

    “畸变种都是特么抄家绝户的玩意儿,云都水邑竟然还搞什么寄养?那个狗屎海洋馆,当初我就不、该、答、应、帮、忙、啊!”

    吴老头垂胸顿足,一字一跳,木舟来回晃悠摆荡,随时都有翻覆之厄。两只实验狗面无人色,船头上的猎装女性按着帽沿,笑吟吟看他发泄。

    作为一个老派生态学专家,吴尊亮对畸变种是极度厌憎的。这些怪物的肆虐和连续变异,毁灭了三战以前的生态学理论,几乎全盘否定了他五十岁前的所有人生价值。

    接下来的四十年,他依旧屡有成就,著作等身,让世人惊叹他临老改变研究领域,再攀高峰的壮举。殊不知,他对这门学问的热爱,已经快要在畸变种丑陋繁杂的基因里,消耗殆尽了。

    知行学院的湿地丛林,过往数十年来,几乎完全隔绝了畸变种影响,是极少数能勾起他当初人生理想的所在。可如今,连这里也被糟蹋了,吴老头当真是有生不如死之感。

    “我要给校方,不,给市政府写信,云都水邑这帮孙子,我要罚他们个倾家荡产!”

    “您想写就写喽。”猎装女性漫声附和,同时视线从河岸上扫过,轻笑道,“我倒是对那只秃鼻乌鸦比较感兴趣,这种体型,已经超过渡鸦了对吧?类似的巨化现象,好像以前没有出现过。”

    “哪个?”吴老头扭头去看的时候,空中盘旋的黑翼大鸟已经没入树林深处,难见影踪。正好此时河道弯转,前方树林稀疏,又拓开一处湖面,隐约可见北岸齿轮临湖而立,锈迹斑斑。

    真正看到建筑物,之前还嘟哝咒骂的吴老头反而不说话了,看了半晌才转过脸,问乌鸦的事儿:“拍到没有?”

    “传到邮箱了……老师,我有个约会,今天要早走一步。”

    “哦哦,你昨天提了一句。去吧,现在也没什么事。唔,这里四面不挨的,让小鹿他们再划一段儿。”

    两只实验狗满心是泪,却还要声声附和。

    “是啊是段,我们再划一段儿。”

    “直接靠岸就行,老师的学生,在丛林里就不可能迷路。”

    吴老头大笑。

    片刻之后,木船靠近岸边,猎装女子轻盈跃上岸去,小船则受力前移,拉开距离。

    吴老头嚷道:“晚上回家去吃!”

    “不用了,有人管饭。”猎装女子摆摆手,转身入林,转瞬不见踪影。

    吴老头坐回船上,扭头再看对岸的齿轮建筑,叹了口气,拍拍船沿:“控制速度,别忘了采样。”

    几天的时间,过火面积不小的北岸齿轮,从外观上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整体上那份时光冲刷的沧桑感,让它对外型要求不是太高。

    目前进行的工程,主要是内部设备的安装和改造。总会行动那天,坦克那死鬼造成的破坏,几乎把中控室夷为平地,魔鬼鱼救火时,放出的水炮,也造成电路大面积损毁,各种管线都要重新埋设。

    施工方的工人、技师,正携带设备进进出出,倒是一副热火朝天的工作景象。

    秃鼻乌鸦拍动翅膀,缓冲落势,稳稳停在建筑物顶部一处观景台的栏杆之上。在这个位置,既可以看到出入的人影,也能透过玻璃,看到屋内一些区域。

    屋子里,正有一位施工人员,推着高精度成像仪器,在建筑物各层光明正大地走动,也不时有人过来,将其他位置获取的数据输入,持续修正参数,建立起可能比设计图纸还要精细的资料库。

    施工人员的工作范围和强度,换算成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他们从校方获得的报酬。

    乌鸦冷冷注视这一切,数分钟后,又振翅而起,飞越仍然狼籍的湿地丛林,穿出学校,进入“大生活区”的范围。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