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城中会(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间是上午九点一刻,知行学院上午第二节课已经开始了,周围各个学校也都差不多。【愛↑去△小↓說△網w  qu 】作为消费主力的学生们被束缚在校园里,“大生活区”的街上比较冷清,只有低空延伸出去的磁轨线路,时不时有飞车划过。

    知行学院所在的平江区,可以在夏城竞争建筑物平均高度最低的宝座,就算中央位置有云都水邑超高建筑群硬撑着,某种程度上,也只显得周边环境更为矮平。

    乌鸦拍击翅膀,娴熟地从周围楼宇间隙划过,很快锁定了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入口。趁着行人不注意,它几乎贴着门洞上沿,飞入其间,左右盘折,不多时就到了地下三层,并在数百辆停放的车辆中,找到了最终目标。

    扑楞楞的振翅声里,乌鸦落在一辆平民suv车顶,乌黑指爪轻轻叩击,天窗随即打开,把它吞了下去。

    车厢满是牛肉的香气,驾驶位上,一个粗壮中年男子握着一袋新鲜出炉的烧牛肉,直接下手,把酱红色的肉块往嘴里塞。硕大的乌鸦进车,翅膀收敛的时候,拍到他脑袋,他连头也不抬,专注得很。

    男子皮肤发红,这种肤色在白种人里比较常见,可黄种人身上,就感觉有点儿病态。颔下蓄了一撮胡子,就像搞艺术的那种,只是安在他脸上,便很是粗鲁的样子。

    乌鸦好奇地打量这位,随即在副驾驶位置站着,指爪勾住坐垫,站得还算稳当。它硕大的鸟躯已经超过七十公分,站在前排座位上,和正常人坐姿高度也差不多。

    等到嘴里的肉块咽下大半,男子也扭头看过来,与乌鸦漆黑的瞳孔对视,“唔”了声,腾出一只手,在中段储物箱里翻了翻,拿出个盒子,倾斜食品包装袋,作势往盒子里倒:

    “吃吗?想吃我分你点儿。”

    得,肯定是位同行,否则怎会如此对待一只乌鸦?

    这只硕大的乌鸦,正是罗南的宠物,也是最早的“信众”——墨水。此时罗南正与墨水共享视角,也能控制,就让墨水摇摇头。

    “不吃算了。”男子又塞了一块烧牛肉入口,用力嚼动。然后探手从中控台上抓起个皮筋状的物件,套在食指上摇了摇,看得出材质柔韧,呈现出紫红色泽,十分显眼。

    “抬脚。”

    罗南很配合,将指令发给墨水,后者跳了一下,歪歪斜斜地虚抬一只爪子。

    男子用两指撑开皮筋,往墨水足胫上一套,当即贴皮收束,下面有爪子挡住,等闲是掉不下来了。漆墨的脚爪上沿,勒着一圈紫红,也颇为醒目。

    从墨水自身感觉来看,没有什么影响。

    男子一边嚼肉,一边含糊说话:“这小玩意是专门制作的,是个通话器。用法很简单,比较适合你们精神侧,你试试就知道了。”

    绑在脚上的通话器?

    罗南以精神力量刺入,没有反应,他随即对物质层面略加干涉,当即触动了机关,“皮筋”微颤,发出对应信号。

    “喂,喂?”

    车厢里没有声音,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点点耳朵:“听到了。”

    原来是这么个用法,确实挺方便,也不费力。罗南估摸着,就算他没有领悟“耦合”之术,凭借先前吹纸片式的干涉力,也能实现对外交流。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罗南通过“通讯皮筋”询问:“是不是绕了点,用六耳也可以吧?”

    罗南还记得上次与爆岩一起行动,两人通过六耳,在灵波网上交流无碍,也能无缝接入协会的大行动,何必重新开一条通信渠道呢?

    “那是你们的通信网络,我高攀不起。另外,你的拍挡也没有加入协会,就是这样。”

    “拍挡?那你……哦,师傅贵姓?”

    “姓靳。”

    “金师傅?”

    “四声,革斤靳,你叫我老靳就行,反正我就是个司机。”

    罗南觉得这位有点儿情绪,也许他和翟工的情况差不多,是圈内人,但不是觉醒者,有点儿嫉妒之心,这很正常。反正这是幽蓝事务所的雇佣职员,相关心理建设,不用他来操心。

    章莹莹搞这么个把戏,让他隐身幕后,附灵乌鸦去搞侦察。在安全上没什么可指摘的,可说到做事,总有几分装神弄鬼的意思,也分外需要搭档配合。

    原本罗南以为,眼前这位粗豪的司机师傅,就是他未来一段时间的拍档,可听话音,是另有其人?

    正琢磨着,车窗敲击声响起,老靳弹起门锁,便有人打开车门,坐到后排。那位带着长檐帽,阴影挡住半边脸,神秘兮兮的,而身子刚挨座,便往后靠,肢体动作颇是放松:“老靳,我的拍档……哦,七十公分的秃鼻乌鸦,一位巨人。”

    后面那位扫到了副驾驶位上的墨水,当下赞叹出声。

    正常的秃鼻乌鸦,成年体长约为五十公分左右,墨水的体格实是远远超出,类似的信息网上查查就知道,可能够一眼辨别出乌鸦种类,并通晓有关知识,应该是位爱好者或专业人士吧。

    说话间,那人拿下长沿帽,如瀑黑发垂落,衬出一张明媚活力的脸蛋,似乎让昏暗的车厢都明亮起来。

    是的,这是一位女性,看上很年轻,二十岁左右,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并不沉黯,反而呈现出明亮的生命光泽。套句俗话,就是满满的胶原蛋白,显出充沛的活力。

    她信手束发,绑成高马尾,可以看出,她的个子挺高,直起腰身时,头部都快触到车顶。而身上合体的猎装崩紧,也使得身材愈发凹凸有致。

    “老靳,我没迟到吧?”

    “看车速。”老靳简单回了句,随即将包装袋里的烧牛肉一把全倒进嘴里,鼓着腮帮,用力咀嚼,又敲敲中控台,车子就以智能模式启动,驶出地下停车场。

    如此豪迈的吃法,罗南也是醉了。此时后座上的美女却伸过手来,罗南本能觉得她是要握手招呼,想命令墨水探出翅膀回应,乌鸦脑袋上,已经被敲中,然后又被左右揉动:

    “这只乌鸦不错,唔,还是说灵鸟、役魔、式神?哪个更好听些?”

    “……”

    “牡丹携有通讯设备,你们直接通话就可以。”老靳含含糊糊说话,也算给罗南介绍了。

    “牡丹?”罗南触动“皮筋”,做次尝试。

    “嗨,乌鸦先生你好。”

    “你也好。不过牡丹小姐,如果你能别再按墨水的脑袋,就更好了。”

    “这位巨人叫‘墨水’?很好记,以后招呼起来会比较方便……另外,不用加‘小姐’,牡丹是我的绰号,直接称呼就行。”

    “那你也直接叫我乌鸦吧。”

    按照章莹莹的说法,所有参与本次行动的人员,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包括他的拍档在内。这当然是另一重保险措施,罗南也就接受了。

    牡丹笑了起来,她的眼睛很美,眼尾很长,眼下有明显的卧蚕,色泽鲜润,发笑的时候,眼睛会弯成精致的月牙状,很是勾人。

    “好啊,‘先生’我留给墨水好了,‘墨水先生’,听起来不错。”

    “刮!”听人连续说起自己的名字,墨水模糊的自我意识也觉醒了,张嘴发声,不可避免地嘶哑难听。

    “这就是同意了,对吗?”

    “……”

    此时,他们乘坐的平民suv已经切入高速磁轨。按照行车路线,需要从云都水邑那边绕行升空。

    变化车道的时候,乌鸦瞥了眼远方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特别是这个角度最前列的海天云都。

    从它的位置,看不到楼体上的细节详情,可从一周前开始,就有一波波的“游客”,特别恋栈海天云都142层的观景平台,一次逗留就是半天、一天,不只用平台上的观景望远镜,还自携各种设备,看得不亦乐乎。

    这帮“游客”,与齿轮里的某些“施工人员”相映成趣,彼此之间也有多重数据、信息往来,可以说把齿轮由内到外钻研透了。

    更有意思的是,从现有情报来看,这些人的来源比较复杂,金主至少有四五拨。他们之间有冲突,也有合作,各逞心机,玩得不亦乐乎。

    可无论怎样明争暗斗,这些人的目标都是明确的,他们都在观察、揣测:齿轮这栋建筑,有没有更深层的秘密?能不能做点儿文章?

    所以罗南明白,当前的齿轮,看似安静,却已经陷入了汹涌的暗流中,而且还有越陷越深的趋势。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缘由尚不明朗。

    呵,压力啊!

    至此一路无话,十五分钟后,车子驶入另一个地下停车场,该地属于市区某个商务酒店。这个区域,是与回收层连在一起的,车辆下行之时,厚墙的另一面,便有颓废癫狂的人影游荡。

    隔着车体、厚墙,视线无法穿透,可是三十米半径的区域,都在墨水的感知范围里,并化为精细的图景,映现在数十公里外的罗南心头。

    在“纯粹观察”模式下,罗南本人也好,他的“信众”也罢,精神力量都是穿墙透壁,无所不至,能够限制的,只是覆盖的极限范围。

    半径三十米,这是目前墨水自然感知的极限。不过罗南还可以通过隔空加持等手段,临时性地大幅拓展。

    对照有关资料,罗南觉得,这样的能力已经够用了。

    车子精准地停在车位正中,正前方就是电梯。老靳咂咂嘴巴,牛肉什么的已经吞咽干净:

    “下车吧,接下来就没我的事了。”

    (我梦见我更新了,你们信吗?昏昏沉沉整日,睁眼又是天黑,这感觉真是……)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