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翼手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面对牡丹的质询,吴斌眉头微皱,随即展颜笑道:“是这样的,从最新情报看,我们的某些目标具有短时、大剂量辐射物质喷吐能力,本身也喜欢在辐射区生存,所以我专门请来了龙七先生。”

    说着,吴斌伸手示意。龙七也很配合,起身向在场人员致意,气度风范都是第一流的。自然舒展的肢体语言,也多少冲淡了会议室里的尴尬氛围。

    此处应有掌声……参会人员确实拍起了巴掌。

    吴斌请龙七坐下,又继续道:“龙七先生是北希公司推荐的专业人才,具备‘辐射无害化利用’的特殊能力。作为全球最顶尖的人力资源解决方案供应商,北希公司的眼光值得信任,而我也相信龙七先生的专业素养。同时,也请贵所相信我们的合作诚意,以及履约能力。”

    听到这里,罗南已有了个大致判断:这个团队应该是经常与能力者打交道,说起‘特殊能力’就像喝水般自然。此前对墨水这种奇怪宠物,也缺乏关注,想来是经验丰富,见怪不怪。

    这样省心很多。

    牡丹十指交叉,手背微拱,抵住下巴,显得更为专注。只是轻搔侧脸的鸦羽,还是透露出一些别样兴致。

    当然,美人儿无论什么姿势都好看,也有消解他人负面情绪的妙用,她就这样微笑:“事务所对贵公司的实力和信誉并无置疑,但出于专业考虑,在侦察、锁定目标过程中,一切事项必须由事务所主导,这一点不能因为团队人员构成、目标种属、所处环境等原因有所变更……”

    吴斌即刻回应:“协议强调的事情,我们不会出尔反尔。”

    牡丹的视线又切换到龙七脸上:“行动中,合作方、团队成员有任何违反条款的行为,造成的任何损失,事务所概不负责,且将按协议退出这个项目,并索取赔偿。”

    吴斌确认:“无异议。”

    旁边,龙七注视牡丹,隔了两秒,笑道:“我提供的是专项服务,牡丹小姐总揽全局,二者并不矛盾……我一定遵守有关条文。”

    牡丹笑着坐直身体,把鸦羽丢在桌上:“那我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吴斌暗松口气,脸上则露出豪迈笑容:“既然是一个团队,及时沟通最好。能像牡丹小姐这样直指出来,能消除不少问题。”

    话是这么讲,他却不愿让牡丹再开口,示意个人介绍快点开始。当下团队成员就逐一介绍自己,以及在团队中的位置,很快轮了一圈儿,到牡丹和龙七这里。

    龙七的扮相颇为贵气,为人却很有集体意识,主动介绍自己:“刚才吴董提过,主要是看中我的‘辐射无害化利用’能力,在这上面我就不说了。除此以外,我对枪械、外骨骼操作也有一定研究……”

    牡丹突然打断他的话:“什么样的外骨骼?军方?警方?还是深蓝行者?”

    龙七微笑回应:“都可以。”

    “哦,失敬。”这么说着,牡丹却一点儿也不惊讶,随意抬抬手,表示轮到自己:“如你们所见,我的特殊能力就是操控禽鸟进行广域侦察,另外做一些情报整合分析的工作……好像团队已经有情报官了?”

    吴斌立刻表态:“我们一定搞好配合。厄图主要负责联络和情报共享,他是一位很好的助手。”

    刚刚已经介绍过自己的厄图情报官,重新起身向牡丹致意。此后这位就没再坐下,而是按照吴斌的意思,开始介绍行动项目的具体资料。

    这不只是向牡丹、龙七通报,会议室里绝大部分是三闸安保的行动部精英,但某些关键资料尚没有查阅权限,有必要进行一次通盘讲解。

    室内光线暗下,投影仪打开,将另外一片天地映射进来。

    背景光线是黄昏时分,夕阳斜照,荒芜的平原上,暗红土壤褶皱层层,又吸透了霞光,如同奔涌时瞬间冻结的血浪,堆积成难以计数的丘壑,一直蔓延到天地尽头。

    “荒野啊……浪峰丘陵?”龙七的低语,似是自说自话,又像是刻意与牡丹交流。

    牡丹扭头看他:“你对夏城周边地形很熟。”

    “偶尔跑跑。”

    简短两三句话的功夫,航拍画面持续向前推进,单调的地平线尽头,高度渐渐降起,呈现出一处血色丘陵地带,使得龙七的言语充满了预见性。

    镜头逐渐锁定目标。

    在丘陵上空,无数的黑点在昏暗天空中盘旋,像一个倦怠欲归巢的鸟群。可是当镜头拉近,锁定个体,远在知行学院校区的罗南,眼皮都蹦了一记。

    出现在投影中央,根本不是什么“鸟儿”,而更像一种丑陋畸形的蝙蝠——毫无疑问,这是畸变种。

    这种“蝙蝠”体形不算大,翼展有三十公分左右。脑袋像是小型犬科动物,耳朵很大,牙齿尖利,眼睛是血红色,通体长着灰黑色的绒毛。

    最具辨识度的,则是其张开的皮膜式翅膀边缘,伸展出的四只脚爪。

    换个角度就能看到,这种怪物四肢俱全,且肌肉块结,看上去非常有力,皮膜式翅膀才更像是附属物。

    厄图情报官的解说适时介入:“翼手血蝠,群居型畸变种,平时以吸食中大型哺乳动物血液为生,吸血同时注入麻痹毒素和多种病毒,剂量足够的话有可能致命。它的食谱里包括人,还有同类,大型种群可列入二级威胁。在荒野,游民一般称其为‘普布拉’,拟声之意,是模仿它拍动翅膀的声音。”

    说着,他打开音效。还原性极高的音响复现了当时现场的声响,成百上千的怪蝠绕空飞舞,发出“布拉布拉”的怪音,就像大量旗帜迎风摆动,连绵一片。

    厄图在投影边缘截出一个解剖图:“请诸位注意了,翼手血蝠本身没有发音器官,平常状态下,飞行、进食都不会出声,是一种可怕的黑夜杀手。唯有在求偶时,才发出类似的声音,当然,这种时候它们非常暴躁敏感,破坏力也最强。”

    说着,解剖图下方又跳出图表,这位ppt技能想来是点满了。

    “发情期的翼手血蝠,吸血时注入的病毒具有高传染性和高致命性,目前已有多起中小型游民部落被感染灭族的记录。比如这里,就是一处灭亡的游民部落遗址。”

    摄影机的视角转移,可以看见,丘陵之上,有些空洞的孔眼,比较规则,起到的是门窗作用。

    这是游民部落惯常使用的“地穴”,相对坚固,隐蔽性较强,可以避过荒野上的大多数捕食者。“荒野十日”这个游戏上,就有地穴战斗的场景,就是罗南也不陌生。

    只是此时画面上显现的,都是死寂,随着切换的镜头,更有一些枯干的尸身在乱石杂草中呈现,几乎每个人都全身蜷曲,可以想象,是经过了惨烈的挣扎过程。

    会议室一片静默。

    厄图情报官继续讲解:“我们需要格外注意的是,据最新研究显示,某些突变的翼手血蝠,已经进化出了对病毒的有限控制力。不知道这么说,诸位是否理解……”

    龙七插话询问:“是指翼手血幅可以控制目标感染与否?”

    “不,是感染程度,甚至可能包括畸变几率。据某个研究机构的实验数据,一只翼手血蝠成功地让两个实验体实现畸变。”

    “人体实验?”

    厄图情报官扫了眼自家老大,耸耸肩:“资料上没有显示。”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不厌其烦地将翼手血蝠的种种习性统统介绍一遍,包括各个研究机构的最新成果,甚至连变异亚种都没有漏过。

    不可避免的,也将这个畸变种有可能潜入厦城的路线、区域都一一讲解。

    回头一看,总共花了两个多小时,这时候知行学院上午的课程都结束了,

    三闸公司应该也觉得太冗长,各色饮料、水果换着花样儿摆上,连墨水都分到一杯清水。

    好不容易等到尾声,投影侧面却又显出一个面积可观的展示板,上面列着多个黑沉剪影轮廓,大致分为四层,上面还稀疏些,下面就密密麻麻,起码有二十多个。

    荒野和翼手血蝠群落影像化为光团,投入左上角第一个剪影中。

    这是会议开两天的节奏!

    龙七也忍不住摇头:“规模不小。”

    “现在拉红色警报比较好吧?”牡丹眼角唇边笑意宛然,内里的意味儿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她也没指望吴斌正面回应,径直对“自家宠物”开口:“墨水先生睡醒一觉了?”

    已经泥雕木塑多时的墨水抬起眼皮,真的是在罗南的命令下睡了一觉,只留着一缕念头观照周边,供罗南使用。否则以它活泼好动的本性,早就闹腾起来。

    “我们已经准备了午餐,请两位专家赏光。”吴斌一边邀请,一边也不得不开口解释,“像翼手血蝠这样的,也是例外……”

    牡丹斜睨去一眼:“三个例外,还叫例外?”

    展示板的四层剪影中,最上一层,包括翼手血蝠在内共有3个,第二层有5个,第三层和第四层都是8个,共计24个。

    不说例外,就是24个畸变种齐齐杀入夏城,也是近三十年来排得上号的严重公共安全事件。

    吴斌继续绕圈子:“这些目标,威胁性从上到下依次递减,为此,我们设计了里程碑和阶段奖金,最上层3个,还有特别奖。”

    牡丹直视吴斌的面孔:“谈钱很好,不过这种限定目标的定向搜索,政府军方很少搞吧?”

    “这样可以提高效率。”

    “是呢,省了不少劲儿……龙七先生,你怎么看?”

    龙七抱臂当胸,做出个不怎么贵气的动作:“当代科技水平真是日新月异。”

    牡丹按住桌上高脚杯,微微一旋,青色泡沫饮料挂壁旋转。她随即举杯,向龙七示意:

    “为地球的未来干杯。”

    龙七笑着响应,叮的一声,杯壁轻碰,映出了诸人古怪扭曲的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