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七十章 电车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秋冬之交,夜增日缩,下午社团时间尚未过半,投入知行学院的阳光,便染上了一层血色,依稀与投影中的荒野重合。

    罗南乘坐校园电车,往大礼堂去,半眯眼睛,似睡非睡。

    薛雷本无所谓,分心二用嘛,已经整天如此,不在这么一会儿。可是手环震动十几秒了,他在旁边都听到嗡嗡震音,这哥们儿还不见个回应,是个啥意思?

    终究忍不住,薛雷动手推了罗南一把:“有人叫你!”

    罗南“啊”了一声,总算回神,看看联系人,接通电话:“三哥你好……”

    来电的是胡华英,好不容易打通,他劈头就问:“南子,哪儿呢?”

    “正往齿轮去。”

    “成,快点儿过来。施工队今天工程小结,地下设施这块儿,就算修复完成了……他们打给老谢,老谢又打给我,请你来验收一下。”

    “验收?”

    罗南感觉挺滑稽的,自从上周齿轮因火受损以后,那里成了各路神仙汇聚之地。加塞的间谍,总有五六七八个,验收什么?看各家的情报收集量?

    当然,这事儿与谢俊平、胡华英无关。说到底是当时的罗南太过高调,又对齿轮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重视,就算齿轮没什么异处,也要惹得人多盯几眼,更何况,这里本就不是那么简单。

    情绪摆荡两下,罗南低声回应:“我知道了,一会儿就到。”

    挂断电话,罗南身子后靠,不自觉又皱起眉头。

    薛雷扭头看过来:“不开会了?”

    罗南“嗯”了一声:“不开了……太长,还听不太明白。”

    其实他有些言不由衷,薛雷没听出来,只是好奇:“都讲得什么?”

    “关于畸变、基因污染、传播概率之类的东西。”罗南一边和薛雷说话,一边用意念知会了牡丹,只保留些许意念,给墨水勒根缰绳,注意力则完全退出。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会议已经连开了7个小时。罗南退出,也不自觉松一口气。

    越到后来,会议上就越涉及各种专业讨论,相关的专业知识对一个高中生来说,太过冷僻深奥,有时简直像是听天书,强行理解极耗脑力,还有不准确的问题。

    这样还不如直接听结果——幽蓝事务所正是这么安排的。罗南终于明白章莹莹的好心,若是按照今天开会的模式,他未来几天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可罗南也要承认,一次长会开下来,真的很长见识。那些有关畸变种、荒野的专业知识,以及相关的情报分析,很多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还要多亏这段时间的补课起了作用,否则恐怕连相关的基本常识都没指望。

    “最近要小心猫狗、鸟雀、蝙蝠、老鼠这些活物,不要被它们伤到。对了,双河区有‘回收层’,人也要注意。”

    “怎么了,病毒感染?疫病爆发?”

    “没那么严重,对正常人影响不是太大,主要还是咱们这些……”罗南回忆会上得来的知识,给薛雷敲警钟。

    畸变种传播病毒,受感染者越是身强体壮,发生畸变的概率越大,能力者则是高危人群。

    就像前段时间,人面蛛分裂扩散酿成的风波,除了少数挨得比较近的倒霉蛋,正常人几乎全身而退,倒是夏城分会的能力者,有多人被寄生控制,闹出好大乱子。

    那是精神层面的感染,而像翼手蝠这类畸变种,毒素、病毒通过血液传播,肉身强化者就比较招苍蝇。

    薛雷听得牙疼,呲牙咧嘴的,不免又问起一些细节。

    罗南权当翻译官,将所知的消息,挑些与他切身相关的告知,只是要求薛雷别再扩散,提醒家人注意就行,万一有什么症状,及时与协会联系。

    “生化危机啊这是?市里就这么瞒着?你要不说,一点儿风声也没有……对了,你说这些,会不会有问题。”

    “倒是签过保密协议。”罗南笑了笑,摆摆手,“协议上说得很明白,幽蓝事务所及其股东,有权知晓并跟进相关事态进展,并酌情通知相关权益方,但不应造成社会影响……这不就得了?”

    “社会影响?”薛雷不太明白。

    “不上各种权威媒体、自媒体,流言不成规模,这样大概就可以了。”

    薛雷松了口气,又不免失笑:“这协议顶个屁用。”

    “算是不平等条约吧。”

    这项条款确实模糊到极点,硬抠字眼儿的话,知情范围几乎可以无限扩大。夏城分会就是幽蓝事务所的参股股东,也是相关公益方,而薛雷也是协会成员,在法理上毫无问题。

    会上,牡丹不知多少次用这种手段,把吴斌折腾得欲哭无泪——这是罗南今天的另一项收获。

    除了专业知识,还包括处事的方法和技巧。对此,牡丹和龙七,包括吴斌董事、厄图情报官等,都做了很好的展示。

    罗南就给薛雷讲,也抒发感慨:“刀光剑影,杀人无声,这帮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他是真的佩服。

    自从涉入里世界以来,罗南经历了很多事,他总是在暴风眼里,也总会成为集火的目标,很多时候,他必须顶在前面,与对手抗衡,与队友交涉,没有一点儿缓冲的余地。

    事实证明,他不是天生的领袖,某种程度上还瘸了腿。

    他自十岁以后,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实验里,埋首研究,性格内敛近乎自闭,对一些事情根本毫无概念,只能跟着感觉走。以至于行事环节上多有瑕疵,很多时候也是在做死。亏得他运气不错,有“格式论”赋予的力量兜底,又有何阅音、章莹莹,甚至是欧阳辰这样的大佬帮衬,才不至于横死街头,而磕磕绊绊活到现在。

    至于今天这次会议,罗南很罕见地留在幕后,只一缕心神挂系在墨水身上,把嘴巴收着,只带眼睛、耳朵,一路见识过来,实实在在的“纯粹观察”,当真受益匪浅。

    特别是牡丹、龙七这两人,前者强势自我,却很擅于利用美貌进行掩饰消解;后者则是绵里藏针,锐锋傲气都藏在潇洒贵气的言行之下。

    两个人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密切配合,分合不定,任是吴斌这等老练人物在场,也被他们全程带节奏,团队领袖的名头,早早就名存实亡。

    这种场景的吸引力,可比枯燥的课堂教学强太多了。

    牡丹也好,龙七也罢,也就二十多岁年纪,但他们的知识储备、举止言行乃至于性格特质,都让罗南觉得精彩,多有羡慕……也许还有些自卑:

    年龄差了六七岁,差别就这么大吗?再历练六七年,他能不能达到这种水准?

    好吧,貌似希望缈芒……

    正给薛雷描述会上的情形,又有人来电,这次换了渠道,来自六耳的震动,是章莹莹。

    接通之后,这姐们儿兴冲冲地劈头就问:“把他们震住了没有?”

    “震住了。”罗南由衷感慨,“你们事务所都是精英啊,那个牡丹真的很厉害。好像还是我们学校的?”

    “咝,你是跳海抓龙虾,这时候谦虚起来了?别光夸别人,你怎么样?”

    “我?还能怎地?我在那儿是扮乌鸦……”

    “乌鸦你个头,我看你是昏头才对!大哥,你才是这个项目的核心好不好?不管什么精英不精英,你不说话,他们在夏城躲猫猫?”

    章莹莹的情绪飘忽不定,早前还嘻嘻哈哈,现在又来个恨铁不成钢:“事务所外包这个项目给你,是看重你的精神感应能力,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你来做的,要是让我们事务所把活儿干完,还不如把钱扔海里,至少能听个响儿!”

    罗南不知该怎么回答,这和以前的拌嘴不同,章莹莹完全站在他的立场上,把话都说尽了,他再反驳,未免不够意思。

    他哑然半晌,倒是章莹莹叹了口气,先缓了缓:“我也不是埋怨你,只是觉得这机会很好,差不多是给你量身订做的,玩游戏似的就把事儿办了……”

    “这个,畸变种入侵,也不能当儿戏。”

    “形容,我是形容好不好?你没发现?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心弦崩得太紧。不就是搜索畸变种吗?以你的精神感应能力,在夏城差不多就是独一份儿,除了老板和会长,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了,这就你的专业,你的领域,你在那儿就是权威,这时候不把架子撑起来,更待何时?”

    “……”

    “哎呀我的天!”

    罗南的沉默已经很说明问题,章莹莹忍不住仰天长吁:“你在霜河实境,在海天云都,那种表现就很牛b呀,堵得人发疯,坑得人吐血、杀得人全灭,当时特么都超神了,才几天的功夫,怎么越来越缩?”

    “我没缩。”罗南想为自己正名。

    “是,是,您老人家尺寸见长,可天天挺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脑缺血不?”

    章莹莹口无遮拦,又像是机关枪,突突突突地扫射:“放松,放松心态,你紧张什么?怕丢人?别说你是权威,就算有那么点儿瑕疵,人都没露面,错了又怎地?那乌鸦,叫墨水是吧,它就是一副面具啊,有它在前面挡着,谁也不知道你是谁,你笑你骂,你哭你闹,只要不给他们讲,谁知道?”

    罗南愣了愣神:“面具?”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