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井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的齿轮招苍蝇,罗南是认的。【愛↑去△小↓說△網w  qu 】

    在知行学院,齿轮本来就有一些神秘色彩。就是谢俊平那个外行,也听到过“仪式社”之类的名号,说是很适合进行神秘学仪式。再有罗南那一出,各路内行、专家,难免觉得蹊跷。

    其实在各路间谍加塞之前,夏城分会已经在此做了评估,也说建筑格局不同凡响,具体的妙处在哪儿,一时半会儿还得不出结果。

    正因为如此,何阅音建议罗南按照“堵不如疏”的原则,先放人进来,免得处处封堵,反而让各路人马心底揣测。

    总会之事,可为前车之鉴。

    这是个聪明的办法,但也是个缩头的招数,一周时间,罗南表面上按照何阅音等人的指点,对一干间谍的做法视若不见,其实心中的焦躁,实不堪为外人道。

    挡不住四方间谍,忍气吞声,可不代表罗南就会对间谍有好脸色。

    他心里早有计较,就任那个监理工程师发挥,由他领着在地下空间里闲逛,如此大半个小时,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表露任何情绪。

    眼看天都黑了,监理和项目经理完全把不住罗南的脉博,也无以为继。这时胡华英也大约看出了罗南的态度,就站出来应付几句,把监理和项目经理打发走。

    等外人都滚蛋,胡华英就问:“南子,这个工程不合意?”

    罗南摇头:“专业上的事儿我不懂,也没什么不满意的,让他们继续修就是了。你知道,这里对我意义重大,不出事还好,既然出了事,一些防备总要有的,那时候,就不能找外人了。”

    “老谢说过,所以这次施工也没有恢复以前的防护系统,就是想着让你亲自设计……专业人才,你肯定不缺。”

    胡华英笑嘻嘻的,多少有点儿吹捧的意思。上周在海天云都,他亲眼看到何家少爷的气焰,是如何被打压下去……不,也没有打压,那边就自个儿熄了火。【愛↑去△小↓說△網w  qu 】

    围绕在罗南身边的那帮人,一个个都神秘得很,又或来头极大。特别是何东楼的“姐姐”,据他们后面了解,那真是不打一点折扣的亲姐,刚从特种部队退役返家,谁想到和罗南玩到一起去了。

    以前,对谢俊平百般交好罗南的态度,多少有点儿疑惑。可如今不同了,给他机会,他能做得比谢俊平热切十倍!

    谢家怎么说也是夏城第一集团的大商家,胡家可差了一个档次呢,人家出一成力,你要努力赶上,十倍不夸张。

    至此他还多想了一层:老谢不好好招呼这位,跑去和杜娘炮玩神秘学,这是自恃关系稳固了呢,还是另一种方向的“投其所好”?

    正想着,他们一行人从消防通道出去,进入了某处开阔地,光线却暗了下去。没有灯光照明,头顶则环拢一圈黯淡的天空。

    胡华英有好几天都靠在这儿,对齿轮的建筑布局、维修进程都是门清,扫了眼便道:“天井这里还是乱了些,修缮什么的,难免会掉些杂物下来,要到最后才清理。”

    罗南嗯了声,抬头上看,齿轮地下七层,地上四层,加一处半封闭天台,总体共十二层。如今他们就在最下一层,遥望数十米高的大天井顶端。

    齿轮的建筑格局不同俗流,如何不俗法,需要建筑设计师,又或者罗南这样的知情人,才能理解,且方向角度都不尽相同。

    不过对很多人来说,对齿轮最深刻的印象,应该是齿轮内部近乎偏执的圆形叠套结构。而一系列结构中,最醒目的,莫过于罗南眼前,贯通所有楼层的笔直“天井”。

    与大多数同类结构不同,齿轮的天井,位于建筑物的最西侧,其边缘就是建筑的外壁。其高度超过五十米,占地也不小。如果不开照明,阳光入射角度也不合适的话,从上往下看,黑洞洞的很是吓人。

    往歪处想,这也是个轻生的好地方。

    大概是为了防止类似的情况发生,天井外壁以高强度防弹玻璃围拢,每个楼层都不留一点儿空隙,想跳下来,还真是个技术活儿。

    站在天井底部,仰头望天,可见傍晚天空,昏暗中依稀涂抹彩漆,除了一线残阳外,便是大都市的灯火所致。

    天井直径十二米,已经非常宽敞,可由于高度的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颇显细长。只有到底部,亲身体会,才知道这是一处多么巨大的空间。

    罗南对薛雷笑了笑:“每天在这儿锻炼也可以,空气并不闷,是吧?下雨的时候可以封天台,也比外面方便。”

    “可以试试。”薛雷咧了咧嘴,自从进了齿轮,他就当自己是保镖,一言不发,十分警惕,还暗中操作协会配备的检测设备,以防施工方暗留些见不得光的玩意儿。

    眼下和罗南聊天,他终于放松下来,也学罗南抬头看天,突发奇想:“封天台,也是用玻璃吧,这样倒像一个天文望远镜……”

    “其实有这个功能。”胡华英记得资料上有这方面的信息,当下卖弄道,“可以通过内部挂载模块实现的,设备室就在地下六层,当然还要换上特制镜片,一个小时就能完成改装。当然了,这个望远镜不能转向的,只能看头顶上这一小片儿。”

    “一小时?”薛雷有点儿心动,真想见识见识。

    胡华英忙补弃道:“现在不行了,这个功能是91年的时候改造的,完工不久,秩序俱乐部就崩了,刚购进的设备全抵了出去,算折旧也亏了几十万。”

    你玩我啊!

    薛雷翻了个白眼,还没说话,另一边罗南冷笑出声:“画蛇添足。”

    胡华英一愣,坦白讲他没明白罗南这话是什么意思,却不影响他随声附和:“所以说,蛇爪子被砍断了嘛。”

    罗南却不再说话,静静仰望头顶夜空,不知思绪飘向了哪里。

    胡华英和薛雷对视一眼,正想开口,罗南抬臂看手环,眉头皱了皱:“有人找我,三哥你先和薛雷聊着,我去接个电话。”

    胡华英很想应下来,然后拉罗南、薛雷去吃一顿玩一场,打牢交情。可转念再想,罗南性子内向,玩交情不能急于一时,免得过了火,当下便道:“你忙你的,我就不留了……”

    罗南果然没有挽留,点点头,再谢过一声,便匆匆走进消防通道,看上去还是个很私密的通讯。

    薛雷则与胡华英一起坐电梯上去,代罗南送别。

    很快,天井下就恢复了安静。

    等电梯上行,站在消防通道里的罗南,没有开有手环通讯,而是微瞑双目,意念一个跳荡,来到数十公里外的商务酒店。

    临时拍档牡丹,正通过“皮筋”给了墨水特殊刺激,被他察觉到。至于理由则很简单:

    散会了。

    罗南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6点左右,会议开了将近9个小时。

    牡丹走电梯,墨水仍抓住她的肩头,看上去也挺搭。但与来时不同,电梯里还有一人同行,正是龙七。

    两人没有进一步交流的意愿,龙七在电梯里,关注墨水还要更多些,出了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则径直走向了前排车位,那里有一部超跑,半点都不低调。

    罗南依稀记得,那边该是老靳停车的地方,这时候人和车哪去了?

    正奇怪的时候,老靳的平民suv驶入,闪两下灯,停在电梯口牡丹身前,分秒不差。显然他没有白等一天,不知从哪儿又买了个巨无霸汉堡,吃得正香。

    牡丹让墨水去副驾驶位,她自己还是在后排。老靳打开窗户,散去车里的味道,随即车辆启动,这时却听龙七招呼:

    “明天见了。”

    牡丹颇矜持地摆摆手,很快车辆驶离地下停车场。

    这时候,牡丹才说起正事,语速很快:“会议明天还要继续,有关资料和会议记录我会发到内部云空间,请查收就好。”

    罗南其实想认真请教一下会场上的情况,但想到之前章莹莹表露的态度,略作犹豫,终究没有多说。

    车厢进入沉默阶段,这时候,轮到老靳问话:“在哪儿下车?”

    罗南记得,牡丹好像是知行学院的人,和她一起下车,由不得这女人不怀疑。事务所既然瞒去他的真实身份,不如扮戏扮到底,

    “出了停车场我就走。”

    “那就明天见。”

    大家都不做客套,等车辆驶入主流干道,墨水跳出穿外,展翅飞入夜空。但与之同时,齿轮这边,罗南也登入云空间,查阅会议记录。

    有关文件是从三闸公司那边要来的,这个公司做事还算正规,至少会议记录很整洁明白。

    牡丹还一一做了标注,划了重点,真不知道她哪来的精力和时间。除了资料以外,她甚至还写了一份简短报告,介绍参会人员情况。

    关注的焦点自然是龙七,牡丹也已经得出了初步结论,切入点却是那枚彰显时尚的耳朵。

    在牡丹的报告中,该耳环的材料,属于某种超塑性记忆合金材料,高温下可以大幅变形,是燃烧者比较喜欢的机械钥匙。

    也就是说,七龙有很大可能是深蓝行者。

    再加上此人对夏城比较熟悉,还有“辐射无害化利用”这种特殊能力,牡丹已经锁定了目标。

    量子公司下属子公司,天青保全的蛇七。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