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牢笼里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才几个小时,就被扒皮了?

    罗南咧咧嘴,细看牡丹的报告,上面简单标示出,蛇七此人,曾经在协会救回瑞雯的行动中出场。【愛↑去△小↓說△網w  qu 】当然,是与协会作对的一方。

    对这个人,罗南印象不深。毕竟当夜七八个深蓝行者集聚,又死伤多位,天知道哪个是哪个。仅有的记忆,是在行动后的一份复盘报告,上面有这个代号,代表这人深度参与冲突,仅此而已。

    眼下,罗南没有“原来是他”之类的感慨,注意力有些偏移。

    深想一层,这个蛇七、或龙七回去之后,没道理不使用类似的手段。分析的重点肯定是牡丹了,可作为醒目的标志,墨水这头巨型乌鸦,十有七八也会作为切入点。

    能瞒得住吗?

    那天晚上,墨水还是挺高调的,尤其是前半截,在地下格斗场的时候,目击者可不是一个两个。

    罗南皱眉思忖的时候,云空间文档出现了一个刷新符号,轻触之后,整篇文档就更新一遍,文字量瞬间多了许多。

    细看去,有关蛇七的更详细信息,都在文档中一一罗列出来。

    于是罗南知道,蛇七本来是一位很有天赋的能力者,却有志于成为深蓝行者,主动加入量子公司,年纪轻轻就成为特殊机型的试验员,后来又强烈要求加入行动队,转入天青保全公司。

    至于他性格如何,处事如何,家庭关系如何,文档中都有涉及。原本还觉得颇为神秘的人物,转眼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几乎无所遁形。

    罗南牙缝里冷气丝丝,心里也凉嗖嗖的。

    他退出云空间,脑子有点儿乱。可有一点非常明确,以他现在的知名度,还有特殊位置和作用,各路情报机关,绝不会放过他。

    见微知著,从蛇七的“命运”上看,也许现在各家情报机关案头上,都有一份关于他的文档,不断更新。他的一举一动,也会像蛇七这样,彻彻底底地暴露在别人眼皮底下,再没有半点儿私秘可言。

    罗南站在天井底下发愣,大约几十秒后,手环震动,薛雷打来电话:“我就在齿轮前面的空地练拳,回家的时候喊一声就行。”

    “哦。”罗南下意识应了声,然后才回神,表示拒绝,“都到饭点儿了,你回去就行,不用等我。”

    现在已经放学了,薛雷如此说法,其实是了解罗南的生活节奏,差不多每天这个时候,就是罗南的培训时间,需要上课学习的,他是打定主意靠到点。

    “一个人回家多没劲,一块儿走才好。”

    罗南吐槽:“然后到校门分开?”

    此时罗南是住在姑妈家里,薛雷则在双河区,出门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同路才有鬼。说到底,还是薛雷一门心思当保镖,生怕再有总会之类的无耻之徒出现。

    薛雷也觉得比较荒唐,就问他:“话说你什么时候独立自主啊,现在又不用去医院治疗……”

    “姑妈不怕我去治疗,怕我冷不丁地再进去抢救。”罗南自知健康信用破产,又无法向罗淑晴女士解释“灵肉耦合”之类的概念,只能寄希望于他人,“我表姐下周就回来了,有她吸引火力,我再试试看。”

    两人再聊两句,薛雷自去打拳。

    罗南其实挺羡慕薛雷目前的状态,这一周,由谢俊平出力,薛雷已经转了社团关系,后顾无忧,除了每天当罗南的保镖,有大把的时间在武道修行上,也算得其所哉。

    相较于挚友,罗南的情绪波动就比较大,特别是现在,受那份情报文档刺激,心里好生焦躁,没心思去想实际的事儿,在天井底下踱了几步,又抬头。

    恍惚间,笔直的天井,环状的夜空,就像一所牢狱,把他封在里面。

    不,不对!在母亲的作品中,哪来的什么牢狱?

    想到母亲,罗南心思就有变化,再看天井,结构浑然一体,自底向上,仿佛通向天域星空深处,无有穷极。

    说到底,刚刚那些念头,是他自己心生恐惧,画地为牢。

    罗南摇头,把幻象都给挥散,他看看时间,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几分钟,便盘膝坐下,回忆修馆主亲授的呼吸吐纳之术,试图让心神归于宁静。

    数息之后,他的心潮确实安定了一些,还闭上眼睛,做起搬运功课,体内气机磋磨,目窍心灯光华灼灼,渐渐将心中杂念焚烧殆尽。

    若按耦合理论,此时在罗南形神结构中,共有两个相对完整的齿轮:

    一个是灵魂力量,由格式论催生出来,早早就超出肉身承受的极限,势大难制。是借助外接神经元的“虚空藏”功能,才形成稳定结构。就算这样,每时每刻都向外流溢,正如冰山耸立于瀚海之上,浩浩然,巍巍然,压力强绝。

    罗南给它定个名目,叫“神轮”

    另一个则是目窍结构。由修神禹传授技法,凭籍人体的天然神妙,也巧借罗南的特殊情况,筑造了一处移转融炼灵魂力量的全新载体,成就目窍心灯,激发出人体潜能。

    罗南称其为“身轮”。

    按照修馆主的说法,目窍修行有成,在肉身修行上,也只是开了个头罢了。比之“神轮”巍巍冰山瀚海,只能说是个小水库,起辅助调节作用。

    此时在罗南体内,便由“神轮”和“身轮”搭建起秩序框架雏形,以耦合之法,彼此啮合,交互影响。

    框架虽成,却还是简单粗糙,且更多依仗外物——若没有外接神经元镇压,包管罗南顷刻便有灭顶之灾。

    就算有外接神经元压着,神轮和身轮之间,也是电火流转,气机交冲,每日里都要席卷过几场雷云风暴,其间苦处,实不足为外人道。

    正是这些深藏在罗南体内的危机,没有留下任何试错的余地,也没什么情面可讲,强逼着他用最专注的态度修行,小心翼翼培植根基,一点点修正那脆弱的平衡。

    只要开始修行,一切琐事杂念,都要灰飞烟灭,用来消解负面情绪,倒是挺合算的。

    一入定境,便再无时间概念。多亏罗南记得后面还有培训课,只对目窍结构略加维护,化去过份强劲的干涉力电火,便结束功课。

    出入定境,感应分外敏锐,此时他心思又静,周边信息尽都化入,便觉得耳畔渗入奇妙的声响,滴滴达达,像是钟表分针秒针的细音,一圈圈转动,无始无终。

    罗南一点都不意外,在他看来,这是齿轮的呼吸声。

    地上地下十二层楼体,特别在地上,包括天井在内,十五个主要厅室,像一部调试良好的机器,每个部件都顺畅运转,齿齿啮合,交融在一起,才有这样协同的韵律。

    对罗南来说,这就是天籁,是他认真修行后的奖赏。他不自觉面带微笑,倾听这清澈规整的节奏。

    然而仅仅数秒种后,就有杂音切入,“滋滋”作响。最初只是一处,冷不丁影响了节拍,可数秒种后,杂音就纷纷而生,像是乐队演奏时,突兀插入的干哑蛙鸣,错落起伏,将好端端的演出,化为一场噩梦。

    罗南霍然睁眼,天籁不再,杂音犹存。

    那是一层层交错而过的无线电波,其源头来自于建筑物的各个角落。摄像头、窃听器、光缆、天线……各种形式。它们收集各类信息并传递出去,像是一对对阴冷的眼睛,从各个角度,窥伺罗南的一举一动。

    就像在监狱。

    罗南抬头,黑暗挡不住目窍心灯强化的视线。隔着一体化玻璃,地下三层某个防盗摄像头正指向他,做得光明正大。

    周围工作的监控器材,可绝不只是这一个而已。

    罗南嘴角抿起,想发怒,却又莫名觉得荒谬可笑,嘴角不自觉上撇:刚才还担心龙七的遭遇落到他头上,不想一念成谶。

    “嘿,呵呵!”

    该来的还是要来。罗南嘴里挤出干涩的声音,刚刚才消解的负面情绪,就像一场骤然降临的风暴,滚动雷云,滋拉拉袭上心头。

    “砰”地一声,地下三层的防盗摄像头炸碎。几乎在同时,类似的碎裂声在建筑物的各个角落响起。当然还有更沉闷的跳闸声。

    直接的手段,带来的就是粗暴的后果。

    齿轮建筑内部,本来稀疏的照明瞬间灭掉,然后中枢控制系统自发运作,开启备用线路,但很不幸地失败了。

    窍听装置的密集程度,连备用系统也难以幸免。

    罗南站在黑暗中,冷冷感受这一切。

    然而下一刻,薛雷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紧张得嗓门都变了:“报位置,精神连线!”

    “我没事。”

    罗南不知怎么给薛雷解释,手环又再一次震动,中枢控制系统开启了人工操作模式,询问他是否动用维修机械人,进行紧急修理。

    顺手同意,罗南也找到了理由:“那帮人工程质量糟糕透顶……嗯,就是这样。”

    也在此时,六耳震动起来。灵波网上,竹竿按照教学计划,准时上线,和罗南打招呼。这是一惯的流程,只不过今天的留言有点儿古怪:

    “生气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