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两个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头没尾的留言,让罗南愣了愣,但很快就和之前的变故联系在一起:

    他怎么知道?

    他们监视我!

    唔,前几天好像给我说过?

    直接的逻辑激起了怒火,可部分模糊记忆也变得清晰起来,两边冲抵,变成一波毫无意义的心绪动荡。

    是了,在夏城分会检测之初,何阅音就提议,在齿轮内安装监控报警设备,以应对非常局势。当时罗南同意了,负责安装的就是竹竿,还把控制系统整合到他的手环里……

    这倒好,他发脾气的时候,不分敌我,通通给杀干净了。

    罗南想留言回复,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只说了句废话:“没事。”

    “呵呵,没事就没事,今天还上课吗?”竹竿的态度,实在不像一位合格的老师,他一贯都是如此。

    由何阅音安排的培训课程,已经进行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这里面,因为罗南耦合能力的成就,剪纸的《灵魂力量活化技巧》变得非常简单,最早结束;何阅音《灵波网内外的世界秩序》也在两天前完结。

    至于爆岩、红狐的两门实用性强的课程,因为形势变化,包括罗南能力提升的缘故,都要加以调整,现在还没正式开始。

    只剩下竹竿《全球重要人物速记》这门课,还在稳步进行。

    情绪波动,不是拒绝上课的理由。罗南便回复道:“上的,现在开始可以吗?”

    “没问题。”

    竹竿当即跳过那些不愉快的事,照例发过来一套人物图片、视频等影像资料,确定了今天课堂的主要内容,然后便开启了视频通话功能,抬手打个招呼,便吧拉吧拉讲开口,面对面与罗南交谈。

    绝大多数时候,发言的只有竹竿一人。究其内容,大约就是“别看这人道貌岸然,其实情人个顶个的漂亮”之类。

    别奇怪,这就是竹竿一贯的教学方法,号称“寓教于乐”。

    这哥们儿是罗南见过的知识最杂的家伙,平常是黑客的面目示人,顺便搜检各路美女资源,但他对宗教、历史、神秘学等都有很深的造诣,还是一位狗仔大师。

    他的课程主要就是讲人物,每堂课只讲两三个,甚至就抠一个,且是正事、琐事、新闻、八卦样样都来,多层面多角度,往往一堂课下来,所述及的那些人物形象便立住了,很难忘却。

    可在进度上,也着实是慢悠悠的。

    从课程计划上看,何阅音与他的课程容量差不多,然而前者课程已经结束,竹竿这边计划的百名人物,才讲了不到一半。

    竹竿说得直白:“这类课程学一半,真有兴趣的,自己都去挖掘了,不学也会;若真没兴趣,就当扯闲篇,多少是个乐子。这样课程能长能短,还能随时调剂。”

    他很清楚,今天罗南情绪不对头,所以讲得相对简单,课程内容并没有展开。而且讲到后来,还主动询问:

    “要不先到这儿?”

    罗南从恍惚状态中惊醒,知道是自己不专心,挺不好意思,连忙道歉。

    竹竿笑眯眯地回应:“不用见外,其实我就是个为老板服务的情报员,专管信息推送的。老板有空,资料就报得多一些;没空,那就少一些……老板最近挺忙的对吧?”

    罗南无奈,参与过霜河实境事件的这帮人,有事没事就喊他“老板”。这本来是红狐讽刺他与何阅音的话,可这段日子越叫越响,那份恶意抹去了,却成了人人皆知的绰号。

    像竹竿这样的惫懒人物,一天不叫几声,都不舒坦。

    罗南只能不予理会,但让竹竿说中了,最近几天他确实作死,找了翟工当辅导老师,学习工程学的有关知识。这个大门类,要想有所成就,所需要的时间和精力,可要比一揽子速成课多出太多。

    可是,他今天情绪不佳,与学习压力无关。

    眼下罗南没了上课的心思,却很想与人交流,偏又不知从何开口。

    他下意识地翻动刚到手的人物资料,其人姓名、事迹都是过目即忘,但竹竿习惯性的多角度、多层面的资料组织方式,让他有了些联想。

    “这些资料,是多少窃听器堆起来的啊。”罗南嘴角撇了撇,“每个名人,都是这种研究法?”

    “大部分都是公共消息,当然,里面很多都是狗仔的血汗。”竹竿扬起眉毛,“也是你对这门课兴趣一般,否则拿它当模板,在大型娱乐媒体混个首席狗仔不成问题。”

    罗南突发奇想:“我现在也算名人了吧。”

    “某种程度上,是的。”

    “那么……竹竿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那边是怎么研究的?”

    罗南的意思,其实是想知道,他在各家情报机构究竟暴露了多少根底。但他的语言表达能力着实堪忧,导致竹竿的理解稍微有些偏差。

    “呦嗬,感觉人生迷茫,想做自我剖析?”

    “我……”

    罗南想纠正,可转念再想,来齿轮之前,他被章莹莹一番话弄得心神不宁,糟糕的情绪,从那时就埋下了,所谓治根治本,如果能搞清楚,倒也不错,“就算是吧。”

    视频那边,竹竿坐在人体工程学椅子上,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研究人物的方法,我给你提过,不外乎自然、社会、心理三方面,结合时空变化的具体节点……”

    罗南点头,他是学过没错,可真入手去钻研,还是比较复杂。

    竹竿呵呵一笑:“你问得急,我也没准备。不过呢,你既然动问,咱们就把这事儿当成个素材,简单分析一下。”

    “好啊。”罗南无可不可。

    “咱们先从你的‘问题’说起。一个正常的自然人、社会人,都有本能的隐私心理、防备心理。人们关注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却很少主动要人来评判自己。除非是要显摆,要么就是不自信……是个请教的意思。而这些都算是病态的。”

    罗南呃了一声,不由笑笑:“就当请教吧,看上去症状轻一些。”

    竹竿摇头;“不用请教我,问你自己。就问现在、此地的自己。自然条件下,你的身体状况如何,龙精虎猛?还是身有暗疾?”

    “呃……”

    “爽快点儿。”

    “身体还没有完全见好吧。”罗南现在还离不开外接神经元,神轮与身轮的规模差异,也是个顽疾。特别是精神力量的失控性增长,仍没有解决的头绪,后患无穷。

    也亏得游走在夏城的人面蛛,如今数量渐少,否则,还在血焰教团的“魔符”捕猎速度再加一倍,罗南真可能撑到爆。他从修馆主处学到的窍穴修炼之法,还消化不了太大的规模。

    竹竿没有深问,角度一换:“社会条件上,你是怎么个情况?”

    这次罗南都不用犹豫,回答道:“不好。”

    虽然背后夏城分会,也有不少朋友,然而总会、量子公司、公正教团,包括血焰教团这种潜在威胁,真要都引爆,十个罗南也灰灰了。

    “心理条件上……算了,明摆着。”

    竹竿咂咂嘴:“三个大项,统统都有情况,答案也就不用多说了。老弟,说实话,问题沉重哪!”

    罗南也没想到,按照竹竿的模板,稍一分析,就是这种结果。这不是整个人都扭曲了吗?

    他一时忘了情报机构的事儿,愣愣神才问:“该怎么解决?”

    竹竿摊开手:“你让我给你当参谋?何秘书都干不了的事儿,怎么能指望我?”

    罗南明知如此,还是想问:“如果竹竿哥你在我这个位置上,会怎么办?”

    “如果我是你,掉头就走。有多远跑多远,有多深藏多深,所谓金蝉脱壳,以退为进、化明为暗是也……得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就当我说废话。”

    竹竿的脑子始终是清醒的,他叹了口气:“这样吧,我给你举两个例子,聊为参照。第一个,以前我也讲过,武皇陛下。

    “最早时候,武皇陛下刚出道,不少人说她是武媚娘,以色娱人,又说是武昭仪、武皇后,一路喊到武皇陛下,她却不为所动。可谓是‘江流石不转’,外圆而内方。”

    “外圆内方?”罗南本能觉得这词儿不对。

    竹竿则坚持自己的意见:“忘了么,我给你讲过,武皇陛下很霸气没错,可当年纵横捭阖,手腕更是不凡,她先借欧阳会长之势,又独立出来,成立幽蓝事务所,招揽的都是非战斗人员,从来没有低调过,却又一直不触线。

    “她手下人才济济,以前夏城包括总会那边也不是没有对头,如今都被她或怀柔,或扫平。任风浪如何,都不为所动,稳步壮大,终成大势,所谓其行制也天,用人也鬼,深得法、术、势之真谛。”

    竹竿对武皇陛下不吝赞美之辞,还没完没了:“这种不动如山的类型,可谓帝王之道。那声武皇陛下,有人是嘲讽,可我觉很是妥贴。我个人的意见,这是最高明的路子。”

    罗南想象武皇陛下纵横捭阖的手段,一时悠然神往:“这路子很难吧?”

    竹竿笑了起来:“人家一开始就目标明确,手段犀利,软硬兼施,你学不来,学来也晚了。”

    “……”罗南无言以对。

    “拿这个例子,是让你有一个标竿,有一份参照。咱们说第二个例子,我没讲过,但人你肯定熟悉,就是你家秘书。”

    “阅音姐?”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