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魂往来(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凌晨时分的湿地丛林,或许是一天之中最静寂的时刻。林间鸟兽的活动频率已经降到了最低,传递到建筑物内部,相应的声息也给隔绝大半。

    如此环境下,任何一点儿细微的异常,都会放大,带给人不一般的感受。

    罗南的灵魂体驻留不动,细细体会,十几秒钟后,便确信寒意并非是错觉。它甚至还存在某种运行模式,就像一缕打着旋儿的气流,在齿轮建筑内部往复穿行。

    而且,寒意流转之时,齿轮建筑里滴滴嗒嗒的细音也始终相伴,或许是听得久了,他总觉得二者间隐约存在着某种细腻的联系。

    细腻到让人随时都会生出错觉。

    也就是罗南出窍神游,精神感应的精度已经攀上了最高峰,否则别说这份联系,就是那份寒意内蕴,都未必能查知。

    “对了,这就对了。”

    罗南喜欢这种发现,这一细节已经相当贴合他对齿轮奥秘的研究判断,算是给这次神游探索开了个好头。

    他差点儿就留在这里,做进一步研究,但脑子发热几秒后,总算还记得今天行动的最主要目的,只好压下冲动,使虚无的灵魂体穿透地层,向地下四层的中央控制室进发。

    使用灵魂体穿墙入地,感觉是很奇妙的。灵魂体依靠精神感应,寻常物质不会造成什么干扰,可习惯了人身感觉,罗南心中不免有些知见障碍。

    在他“眼中”,泥土和钢铁结构,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阴影,就像是扑面而来的厚重云层,乍看块垒巍巍,撞上去又缈然如烟。以至于快失去方位的认知,分辨不清究竟是上天还是入地。

    这样的感觉,触发了他心底的记忆。

    一周之前,也是类似的场景,只不过要更加真切实在,那灰白中透着血光的云层,也像现在这样扑面而来,呈现给他一个不可思议的广阔世界。

    今天罗南悄然而来,正是为了追溯那不可思议的经历。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这段时间,由于一窝烂摊子不可收拾,他被夏城分会看得死紧,差不多是全天候24小时保护,上学有送,放学有接,校园里薛雷恨不能寸步不离,回到家半夜里外面都有轮班岗哨。

    更不用说,齿轮建筑这边,一直在施工中,各路人马粉墨顶场,里里外外都有监控,当真四面有眼,分身乏术,根本找不到机会。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灵魂出窍的资格,自然第一时间过来尝试,到现在为止,事态的进展很合他的心意。

    因为要追溯,之前他才刻意到海天云都遥遥观照,而来到齿轮之后,他第一个选择的,就是上次实际经历的起点,位于地下四层的中央控制室。

    昨天下午,罗南已经看到了,中央控制室修缮一新,安置了全新的操作台,全息投影显示,此时设备都处在待机状态,只有两三处电子灯闪烁。

    站到操作台前,罗南心头的记忆,就像是入海口一波波的回头潮,激昂翻涌,使得原本短暂的图景,就如同它呈现出的广阔空间一般,苍茫漫长。

    明明是灵魂体,罗南还是本能地做出了深呼吸的动作:

    “来吧,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罗南意念触及操控台,并且一力向内层延伸,去捕捉记忆中的那份感觉。

    操作台冰冷,电子灯闪烁,然后……再无反应。

    罗南足足等待了二十秒,才敢确定他的追溯尝试遭遇了最无情的失败。

    “怎么会?”

    罗南还记得那天的经历,还记得他从中央控制室,被挪移到千米开外的树洞的全过程。

    他记得,当时他看到了被轰成废墟的操控台,那个叫坦克的家伙,以此破坏了消防安保模块。他试图重新激活,就用外接神经元直连底层系统,当他连上了能源模块的时候,突然就是乱云飞动……咦?

    是了,外接神经元!

    罗南的灵魂体原地绕了五六圈,依然难以排解懊恼之情。他真是糊涂了,当时的情形,外接神经元极有可能就是引子、钥匙,如若不然,岂不是随便哪个人进来,都可能把窥得齿轮的惊人秘密?

    当年设计齿轮的母亲,还有拥有外接神经元的那位,用这种思路当保险,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只想打开宝藏,结果钥匙忘家了。

    好吧,这回算是白来,下次要找机会……等等,现在不过是凌晨四点半,时间还有,以他灵魂体的飞遁速度,完全可以打一个来回嘛!

    一念甫动,罗南的灵魂体便飞纵而上,再穿过层层土石金属结构,直接跃升到齿轮建筑的上空。

    “唔?”

    罗南原本是想着即刻离去,可灵魂体穿梭在建筑物内部的时候,他忽有所感:缭绕在空气中的寒意,似乎与灵魂体多处切割,荡漾微波,那感觉奇妙得很。

    罗南不免想起早先的那个问题。

    灵魂体停驻,精神感应自然而然地覆盖了整栋建筑,将齿轮整体结构尽都纳入心中。

    齿轮的奇妙,似乎永远都发掘不尽。在外,它是无缝嵌入天地格式的一枚小小零件;对内,也有微妙精致的组分,共同构成协调如一的整体。

    按照罗南最近学习的方向,大概可以将其形容为一个精密运转的机械系统。

    多日来,罗南不断观察,逐一分际,大概辨别出,在这个建筑内部,中央控制室、地下实验室、地上实验室、活动室、天井,一块块相对独立的区域,都是这部机械的构件,实现各自的功能。

    机械是不断运转的,可各个构件却是固定的,这就形成了一个问题:构件不会动,动的是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一个正经的工程师可能会疯掉,可罗南多日来持续受到里世间思维方式影响,很自然就转上了另一条思路:

    构件不动,那么动的就是某种超凡力量。

    这段时间上的文化课里,也涉及到一些神秘学知识,比如东方的阵图,西式的魔法阵,还有别的一些类似的东西。能力者们利用材料、温度、气压、地势等等布置,便能引动气机,搭建出“形凝而气动”的奇妙结构

    协会的研究者甚至还附会了传说中的“武侯八阵图”之类,作为参考。

    罗南不关心那啥“江流石不转”的八阵图,他只是被新跳出来的念头驱动,往上飞了一段距离,隔空下视,将齿轮建筑从内到外,重新扫描数遍,以此开辟思路。

    他在想:那暗地滋生的寒意,不就是气机?

    按照这几天,从翟工那里学来的一点儿皮毛,一般的机械系统,应该有原动机提供动力,工作部实现功能,传动装置有效联系动力和工作两部分,然后就是控制操作部分和其他辅助零部件。

    让罗南这种不入流的工程师学徒,去分辨设计奇妙、浑然一体的机械结构,实在是难为人,可是有流动的气机在,别的不说,在什么位置传输、在什么位置积蓄、在什么位置做功,他大致还是有些判断的。

    当下,罗南的精神感应便顺着寒意气机,里里外外,顺顺逆逆捋了几回,将“构件”一个接一个地排除,渐渐缩小范围,直到齿轮的最西侧。

    这里是直径十二米,深度达五十米的“天井”。

    根据罗南的感知,层层寒意气机虽然源头不同,但到最后,几乎都在这里积蓄盘转,有所动作。所以,这里“滴滴嗒嗒”的声音最是清晰。

    罗南灵魂体下沉,径直沉入天井区域。进入其中,怀着答案去感知,果然气机流布的灵压,要比建筑物的其他地方高上一截。当灵魂体切入的时候,精神层面分明荡漾起波纹,就像石子投入了深井。

    也是这么一“投”,罗南便确认,此处积聚的气机细腻微妙。而事实也告诉他,若不灵魂出窍,大幅提升感应精度,他恐怕也捕捉不到其中的变化。

    然而,气机积蓄盘转之后呢?

    罗南为什么会有“深井”印象?就是因为相对于气机积聚的数量,天井中似乎还差点儿什么,缺乏统驭气机的秩序,少了一锤定音的元素。

    是外接神经元,又或者……

    悬浮在天井正中,罗南默思片刻,忽地给了灵魂体一份加持。以他如今的能力,做相关加持便如喝凉水般容易,正四面体、内接外切圆球构成的观想图形,当即在虚空呈现,将灵魂体包裹其中。

    当这组图形显化在天井之中,罗南发现,周围微冷的气机被搅动了!

    它们的流速在加快,在图形内外穿行盘绕,逐级而动。

    有了搅动的“杆子”,积聚的气机秩序了很多,也凝实了很多。特别是一些散乱的信息,反而因此归拢起来,渐具逻辑。

    有门儿!

    随着对气机运转的感应越来越清晰,罗南的精神感应甚至被涂上了一抹颜色:略微发灰的光芒,逐渐填充进来。

    罗南对此并不陌生。

    这一周来,不管是那天的经历也好,在半睡半醒、又或入静之时也好,都有这种光色绞缠记忆,提醒他一个“神奇世界”的存在。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