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章 我与女尸有个婚礼
    “你就是齐瞎子那老货的孙子?”

    “额?你是?”

    “别tm你是我是的。你爷爷死了,快回来奔丧吧。”

    我叫齐成,是个大三的学生,念的是苦逼兮兮的考古专业。

    考古专业,这按老人家的话说,那是家族事业。

    齐瞎子是我爷爷,本名叫什么,我爷爷不肯说,我也不知道。村里人因为他瞎了一只眼所以都这么叫,老一辈的人似乎对他以前的名字挺忌讳的,我问了很多人,至今没答案。

    对于父母,我没有印象,从小到大唯一的亲人就是爷爷。

    由于爷爷经常外出,所以我和村里的人特别亲。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我10岁的那年,我爷爷从山外带回来一个木箱子,埋在了我家的后院,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大箱子叫棺材。我的爷爷其实就是一个盗墓人,按行话来说,就是倒斗的手艺人。

    考古和倒斗能划等号?考古学生和倒斗匠人是一个行业?

    考古等于倒斗等于家族事业?

    这种荒唐事,估计也只有我那爷爷才能想的出了。因为在这位老人家的眼中,只要和古玩、挖坑沾边的,那都是倒斗。

    区别在与,挖出来的明器,归谁用。

    自从那次背了个棺材回来之后,我爷爷便再也没有出去。他是留下来陪我的,或者说是栽培我了解倒斗的知识,还给我讲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和各种各样的学问。

    爷爷讲的故事中涉及了风水妖魔,寻龙点穴,吉凶卜卦等等。

    我从小被爷爷灌输了很多倒斗方面的知识,但他从没提过让我继承他的衣钵,最初我以为他不想让我接触这个行当,没想到他却让我报了这个考古专业。

    自打知道了我爷爷过世的消息后。我便连夜从北京回到了老家。至于老家在那,暂时不方便透露。

    下了火车,坐汽车。坐完汽车,做牛车。坐完牛车,更高级,瞧,就是眼前的这东西,狗。一条傻乎乎的大黑狗。

    为什么骑狗呢?

    其实啊,一般做完牛车之后人就要步行回村。只不过我爷爷从小就养了一条狗,名叫“黑子”。这条黑狗就是我童年的玩伴,一条傻乎乎的,每天吐着舌头围着我转的傻狗。

    这条狗很大,不下于一个小马驹子。我要骑它的话,必须爬在它身上。

    黑子活的时间也很长,反正从我记事起就在了,距今少说也有20年的寿命。在它们狗界,那就等于是100岁的高龄了。可这条狗现在依旧是生龙活虎,每次我一回家,总能看到它在村口等我。

    骑上黑子,那速度可比牛车快多了。骑狗,这是多威风的事情。城里人在这把年纪时也绝对玩不了。

    “齐家小子。回来喽。”

    一进村子,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了。这就是村里人的习惯。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所以,熟念。

    我习惯性的进了村,习惯性的下了狗,习惯性的闻了下家乡的空气。可突然被不习惯的穿上了一身红装。

    “李叔?不是我爷爷去了吗?您给我穿这身是啥意思?”

    我十分的愤怒,作为一个准备披麻戴孝的孝子,您给我来一声红装,别说您年纪大,年纪再大我也要和您拼命。

    这老里头年纪有五十多,虽然年纪大,但却辈分小,所以我管他叫叔。他从小很疼我,我和他也惯。小时候他家的饭吃的也是最多。

    不过熟归熟。对这红装,那我可是万万不能接受的,这太有损我大好青年的形象。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我还能不能在这片土地上混了。

    可现实的情况,总是比人强啊。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现实就像那个,你既然不能改变现状,那就被现状所改变。

    我就是一个大学生,虽然体质很好。但也经不住一群农民伯伯的摧残。天知道,这些只会下地干活,一辈子没有出过几次家门的人咋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愣是把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壮小伙,当作了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并且装扮成了一个正要出嫁的大姑娘。

    “叔,这凤冠霞帔是女人穿的,您给我穿这不合适吧。”

    “叔,这红色的绣花鞋很漂亮,多精致,就是有点小,您侄子的脚大,能不穿吗?脚疼啊。”

    “叔,这红盖头是啥意思?这有点吓人了啊。”

    “求您了叔。您绕了我吧。我下次回来肯定给你带几本《花花公子》杂志。这在外国老流行了。我看了都起劲的。”

    我被他们这么折腾,先前还只是紧张和愤怒,以为是我不知道的乡俗。

    可当我看到那顶红轿子之后,就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了,这绝对不是啥乡俗。所以果断拿出了这帮老男人谁都不能拒绝的法宝。

    “啥花公子?”

    老李头停下了手,将手上的红盖头放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我。

    “花花公子。就是外国的那种画。里面都是外国最美的妞。前面凸,后面翘,中间细。verybeautiful啊!叔。”

    我极力的推销着自己,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有点用,要不然这帮如狼似虎的农民伯伯是不会放过我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后生”的。

    “滚!你叔我听不懂你那鸟语。盖上,带走。”老李头喊了一声,恼羞成怒的他直接把那个红盖头套在了我的头上,并吩咐旁边的村民一起把我送上了那顶红轿子。

    您听不懂,我解释给您听啊。我不断的嘶喊着,可这帮人根本没把我当回事。

    说是送,那是客气的。其实他们为了怕我跑,是把我捆进大红花轿的。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我极力的嘶喊着,说实话,以前我看村里头用红轿子娶媳妇,还十分的高兴,梦想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这样娶个媳妇,那该多好。

    可这愿望是实现了。

    新娘却是我。

    而我连“新郎”是谁都不知道。

    凤冠霞帔,花绣鞋。

    皓齿红唇,红盖头。

    锣鼓花轿,泪人眼。

    丧天喜事,绣花郎。

    这大概就是我现在的写照了。

    苍天啊!大地啊!哪位娘娘显灵吧。这帮老货要“娶”俺。可怜人家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小伙,至今连女人的手的没牵过啊。

    “人带回来了?”话音中透着喜悦,也带着点干涩。

    就在我悲痛欲绝之际。听到了这么一个声音。对于这个声音的主人,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因为这是我从小听到大的。

    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爷爷。

    齐瞎子。

    我被抬下了花轿,就见我那“翘辫子”的爷爷,正招呼着众人就坐。

    “齐瞎子,你要干什么?”

    这一刻,我那里还管什么尊老爱幼。装死骗我,还叫人给我穿新娘装,天底下有这样的爷爷吗。我摊上这么一个不着调的老货,算是倒了血霉了。

    “哼!有你这么和爷爷说话的吗?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我要风风光光把你嫁出去。”

    齐瞎子这话说的是义正言辞,丝毫没有一点的愧疚,难道你不知道你有的是个孙子,不是孙女吗?还出嫁。嫁给谁?这一个院子里,有我不认识的?

    “吉时已到。起棺!!!”

    老李头的声音这时突然传遍整个院子。

    听到这句话,我身上的汗毛如雨后春笋般,噌噌的往外冒啊。

    起棺?

    这话咋这么熟?这不是配阴婚时的标配吗?

    在老头子讲的故事里,阴婚不都是晚上才能配吗?这大白天的配什么阴婚。而且阴婚都是女尸配男尸。哪有生龙活虎的大小伙穿上嫁妆往外配的。这tm的是要配给谁啊?

    “老头子,我可是你亲孙子。”

    在这中关键时刻,我必须亮明我的身份,做出最后的挣扎。

    齐瞎子扭过头来,嘿嘿一笑。“知道你是我孙子,你要不是我孙子,这好事,你能遇到?”

    好事?你孙子穿的可是嫁衣。你知道什么是嫁衣吗?人老了。眼花了。脑子也糊涂了?

    “黑子?黑子?”

    我大声的嘶喊着,人是不能指望了,我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狗身上。希望这条和我一起长大的狗,在最后的时刻能帮我一把。

    “喊什么喊。这种时刻那条狗能咋在这?早被赶走了。你也把你脸上的那摊子水擦一擦。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咋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齐瞎子呵斥着,脸上浮现出的是灰心的笑容。

    就在这时,我亲眼看到,一群人将后院里的那口棺材抬了出来。这就是那口我小时候看到的棺材。

    因为这口棺材的到来,让我在童年时候,有了爷爷的陪伴。

    但现在的我却一下子被这棺材的材质吸引了。

    学习了考古专业又被爷爷熏陶了近20年的我自然对古玩是不陌生的。

    这棺材一出土我就看出了这棺材是用顶级的大叶紫檀制作而成,如此大的一块的大叶紫檀,那要值多少钱。

    要知道这大叶紫檀可都是以六位数一斤的价格来计算的,而且是还有价无市啊。

    “开棺!!!”

    老李头大声是吆喊着。村民们一起用力将那棺材撬了开来。并把棺材直直的竖了起来。听着这撬棒插进棺材里发出的“嘎吱嘎吱”声。

    我的心都在滴血啊,这可是大叶紫檀,忒奶奶的贵了,你们不要给我啊。我可还是个连媳妇都娶不起的穷光蛋啊。

    紫檀棺木一竖,我就发现那棺材里装的竟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宽大的古装遮住了她的身躯,可骄丽的容颜却在阳光下焕发出绚丽的色泽,那双眼虽是紧闭,但却透着璀璨的光芒,仿佛两颗稀世的珍珠,被最精美的盒子装饰。

    美,透过心灵的美。

    而与这女子一起引入眼帘的,就是在女子身旁挂着的一把剑了。这把剑虽然灰旧,但是透着一股摄人的寒气。

    用行里的话讲,就是这把剑见过光,杀过人。

    “臭小子,今后可要靠你自己了,能帮的我都帮了,可别给咱老齐家丢人。”

    听完这句话我心中有了些异样,本打算问问老头子为啥这么说。

    可齐瞎子说完这句,便大步走到棺材前,撤出一根白绫,直接挂在了自己胸前,手一穿,白绫便套在了那棺中女子的脖上。而后双手握住那女子的脖颈一指处,用力一按,一颗黑色的珠子便顺着那女子的嘴中而出。

    齐瞎子一口咬住此珠,而后腰间一动,那棺中的女子竟翻了个身,背对着我,白绫一抽,便回到了齐瞎子的手中。

    与此同时,那棺中的剑也被取了出来。而拿剑的人,正是那棺中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