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章 我是尸 你是人 你亲我 会死的
    “乖孙,过来。”齐瞎子站在棺里,笑吟吟的喊了我几句。

    我挣扎了几下,表示自己还是一个被捆着的粽子,不能走来,不能动。

    齐瞎子使了个眼色,老李头心领神色的走了过来,直接从腰间抽出一物便划开了绑我的麻绳。

    我盯着老李头,大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这老汉一顿的冲动,可惜这老汉在给我划开绳子后并没有收起那个慎人的匕首。

    为啥说慎人。这老汉的匕首可不是普通的货色。那可是青铜造的,按这样式和花纹,这匕首如果是真的,那少说也是秦前的物件。

    看刚刚还锋利崭新的样子,这东西明显不是啥善物,而且这青铜上面居然还有红斑。崭亮的青铜器上面会有红斑,那只有一种解释,这匕首见血太多了,擦也擦不掉。

    “叔。我的绳子解开了,您这宝贝是不是往别处挪挪。”

    我小心的回着话,可以前十分疼爱的我的老李头今日非但没有放下匕首的意思,还向前指了指。

    这前进的方向在那。

    棺材处。

    说实话,要是平时,这么一大块大叶紫檀木,我肯定是会仔细欣赏的,可今天,绝不是什么欣赏老物件的机会。

    我慢慢的向前走着,老李头就这么跟着我,用那匕首顶着我,只要我稍微走的慢点,那匕首的尖就会和我背来个亲密的接触。

    天地良心,这大热的天我可就穿着个单衣。

    哦不。

    还有一身嫁衣。

    可这些加起来,都不能抵御那匕首的威慑啊。

    终于,我走到了棺材前,与那女子肩并肩站在了一起。

    这时的我才闻见,这女子的身上居然有一股子尸气。

    何为尸气,就是尸体长时间存放在棺木中,形成的一种独特气味,这种气味和尸臭是两码事,决不能混为一谈,按我爷爷的说法,逢尸气者必遇尸煞。

    这时的我才想明白。这女子那里是活人,分明就是一具女尸啊。刚刚是被那阴婚的阵仗给吓住了,居然没在第一时间没想到这一点。

    穿着凤冠霞帔的我,和刚从棺木中取出的美貌女尸。

    这阴婚的主配角可算是到齐了。只是看这架势,穿着嫁衣的我可并不是主角。

    “老头子。我是您的亲孙子。您别害我。我可是个大活人。配阴婚的话,我这双十年华的小伙就要先您一步下去了。”

    “滚一边去。胡说八道什么了。阴婚配是不假,但我不是要你下去,而是要拉一个上来。”齐瞎子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一边咬着黑色珠子,一边和我说。

    “爷儿。我咋听不懂呢。您从小给我讲的阴婚配,是有人与尸的。可那不都是大户人家的死儿子配个可怜兮兮活丫头,女尸也只能配男尸。您可从没说过要用一个活生生的大小伙穿着嫁衣和一个女尸完婚的。”

    “你知道什么?自古阴婚讲究阴阳调和。这是女尸不假。但这女尸肯定吃过上古奇药,不仅保了她尸身万年不腐,更是用了个阵法让她变成了一个人形太岁,这身子也就变的阳气冲天,而你虽然是个男子,但身上的至阳之气却没有这女子多。而我早就在几年前就算好了。今天乃是百鬼开路,阴阳颠倒之日,所以在这正午当空,反倒是阴气最盛的时刻,你只需要为这女子度气,便可阴阳双合。这女子的阳气被你所取。而你今天穿的是嫁衣,代表的就是至强阴气,阴阳双合后,你体内的阴气会被这女子所吞。阴阳调和之下就能使这个女子起死回生。而你也会因此获得天大的好处。”

    齐瞎子一番妙语连珠,可我却没听明白,只是听懂了最后一句,那女子会因此而复生,而我会获得大好处。

    “爷儿,先不说你说的这好处你孙子有没有福享,可今天这阵仗就是我和这女尸完婚,你想过这女尸活过来还是人吗?”

    我盯着我爷爷,心下是恶从胆边生,只要这老货说出一句我不爱听的。

    我立马跑。

    这么多的老货在,我肯定是打不过,但咱毕竟年轻不是,有的是时间和他们耗。

    “瞎想甚了,女尸是女尸,活过来也不是人。”

    “那你还让我来。”

    我一听这话立马就变了脸。那可是女尸啊。任你貌美如花可现在终究只是以皮囊,难道还真要我这个壮小伙,败在这石榴裙下。

    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准备跑呀。

    “没时间了。度气。”

    我还没跑开就听见这么一句,齐瞎子的声音就是我的丧钟。

    在感觉后脑被人狠狠的推了一下后,正好与那美貌女尸亲吻在了一起。而后我也同时听到了锣鼓喧天,百家齐贺的古老婚曲。

    我与那美貌女尸接吻之后,就感觉全身有一股真气穿入体中,而我也亲眼看到了对面那美貌女尸睁眼的一刹。

    之后,我便昏迷了过去。

    “婚礼还没完,你要准备去哪?”

    老李头那里会让我就这么蒙混过关,一把便把我又拉了回来。

    “我昏迷也不行啊。”

    我哭丧着脸。而对面美貌女尸此时也彻底睁开了双眼。

    “阴婚配?”

    女尸美眉醒来之后,黛眉一皱,煞气顿时铺天盖地而来,并且一眼就认出了这阵仗是何用意?

    “很好,既然姑娘知道这是何意那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今天乃是十年一次的阴阳交汇之际。我唤你醒来,就是准备与我这不成器的孙子完婚。”齐瞎子斩钉截铁,落地有声的说道。

    女尸美眉此时是一手拿剑,一脸的英气,就和那武侠小说里的女剑客一般。她就这么一直顶着我爷爷。

    约是三秒过后。女尸美眉居然双膝跪地冲着我爷爷连磕了三个响头。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这婚,我欧阳菘瑞结了。”

    欧阳菘瑞。也就是女尸美眉。在做完这一切后,便直视着我。

    “好。开始拜堂。”齐瞎子大声的笑道。

    “一拜天地。”

    老李头大声的吆喝了起来。而我也被迫只能冲着天地叩拜,只不过在古代这中婚礼都是男右女左站立,而我是男左女右站立。

    “二拜高堂。”

    我与那欧阳菘瑞在拜过天地之后,便回身冲着齐瞎子再次叩拜。

    “夫妻对拜。”

    这是拜堂文化,讲究的是女方先跪拜,后起。男方后跪拜,先起。而我则也是反了过来。

    在当我和欧阳菘瑞对拜完毕,再次起身之后,我便发现我爷爷已经闭上了眼睛。原先嘴上的黑珠此刻已经不见。

    “盖棺。”

    老李头再次大喊一声。众人过来便准备给这大叶紫檀再次盖上棺板。

    “你们干什么。我爷爷还没死。”

    我连忙呼喝。准备跑上前去。可突然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天师,风水云。天地阴阳,必一正一反,一来一去。颠倒,必生灾祸。在这天地阴阳交融之时,你我拜堂尚需要男女对调,阴阳互换。更别说这生死轮回之道。我活了,他是肯定要去的。”

    “爷爷!!!”我歇斯底里的大喊了一声。

    在这之后,我便真正失去了知觉。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村子里虽然远,但也早就通了电。我迷迷糊糊的打开了灯,只见一个身穿凤冠霞帔的女子坐在我的床边。

    为何说的女子,而不是和我白天一样穿着嫁衣的基友呢。

    因为胸前已经涌起的两座山峰,诉说着它们主人的性别是完全与我相反的。

    “你是欧阳菘瑞?”

    我试探性的问着,在这熟悉的家舍中,我只能想到这个中午与我拜堂的貌美女尸了。

    女子头上的红盖头点了两下。意思就是肯定了。

    “我爷爷真的已经死了吗?”

    我有些悲伤的问道。我爷爷再对我不好,那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真的不希望他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欧阳菘瑞依旧点点头。

    看到欧阳菘瑞的动作,我最后一丝的希望也破灭了。

    我擦干了眼泪,不管怎样,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爷爷用生命给我换来的,房间里还上着红色,这就代表了他的意思。我必须遵守他的意愿,和这个女尸成婚。

    古人成婚,三拜九叩。方可入洞房。今日我已经省去了一些环节。

    这洞房既然我已经来了,那就不能虚度。

    我走上前去,掀开了她的盖头,只见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欧阳菘瑞的脸额更显迷人。

    白嫩的肌肤,乌黑的眼睛,秀丽的长发,这一切都如那梦中的仙女一般。如果说欧阳菘瑞的容颜已经是上天的杰作,那穿着嫁妆的她也把那好身材体现的一览无余,峰胸,纤腰,长腿,无不显示着眼前的女子早已经是人间绝色。

    就这样看着,我竟有些痴了。

    望着这张颠倒众生的脸。我经闭双目,便准备学那韩剧男女主角一般先来一个忘乎天地的吻。然后再。

    可就在我深情而动不能自拔,尽情脑补的时候,一跟玉葱香滑般的手指挡在了我的嘴边,更是说出了一句让我如坠深渊的话。

    “我是尸,你是人。你亲我,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