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章 摸金符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了床,来到了我爷爷的墓前,也就是先前欧阳菘瑞的埋骨地,里面沉睡着我唯一的亲人。

    而这翻新的泥土,似乎在诉说着昨日的事情。

    环顾整个后院,依稀还能看到昨日那灯火辉煌的景象。

    “爷爷。您这是图甚呢?”

    站在爷爷的墓前,我不禁有些泪眼婆娑。老头子虽然有很多的坏毛病,也着实坑了我几次。但他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对他的离去,说不悲伤那是骗人的。

    “为的就是你能继承齐家的事业。”

    老李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回头望去,只见昨日还十分精神的老李叔,今日却有点颓废,头发也白了很多。

    “叔,你这是?”

    “我没事,说说你的事吧。”老李头摸了摸自己的白头发,叹息一声道。

    “我的事?和我爷爷有关?”

    我一听这话,不仅纳闷了。想我昨天才回的村子,而且还被这群老货摆了一道,有事肯定与爷爷有关,可我爷爷都走了,还会要我做什么呢?

    “对,是你爷爷交代的。他希望你能继承你齐家祖业。他从你10岁就开始培养你,可是你小子就是个榆木疙瘩,不开窍的主,那么多倒斗的知识,不知道好好学,非要学什么现代科学,那劳什子玩意能赚几个钱?能弄到明器?”

    老李头摇头晃脑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真是个棒槌,可我明明是个当下流行的大学生好不,正儿八经的国家级人才。呃!国家级培养型人才。

    “可他以前为什么不说?”我有些不解,从小到大,他教了我那么多倒斗的知识,却从没说要让我继承他的衣钵。

    “那还不是因为你身体不好。就你以前那副病秧子般的身子,下个墓都够死十回的了。”老李头不屑的说道。

    病秧子?那是看和谁比啊。奥运冠军我是比不了,可我的身子和同龄人比那绝对是杠杠的。还说我体质真差,我可是校园男子千米跑的冠军。

    我忿忿不平的看着老李头,想起了他昨日的暴行,便打消了那以小欺大的想法。

    “哈,看你小子这是不服气啊。不说别人,就拿你爸来说,那从小都是一打十的主,十五岁就能下皇陵。你看看你,长这么大了下过个坑吗?”

    老李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之后哀叹了一声。

    “唉!你这孩子从小体弱多病。不过这样不能怪你,毕竟你的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

    “病?什么病?”

    我疑惑的看着老李头,我自己身子有病,我咋不知道。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你生下来,医生就说你活不过八岁。是你爷爷挖了几百个王陵皇冢才找到一块太岁土,把你的命保到了三十岁。”

    “三十岁?那我三十岁后会怎样?”我连忙问道。

    “以前的话会死。现在嘛,你的病,算好了。”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病很重吗?怎会就这样好了?”

    一听这话,老李头,直接用脚在我屁股上来了记狠的。

    “你个不学无术的玩意。昨天那场阴婚配,你以为是给你玩的?那女尸身上千年积存的阳气落在了你身上,这可是天大的好处,秦始皇派徐福出海求的药都不及这女尸阳气的千分之一。你小子是沾了大便宜的。”

    “这么说,因为这场阴婚配,我得了那千年的阳气,所以我的病好了。身子也能继承家族事业了?”

    “没错,还不算太笨。拿着吧。”

    老李头从腰间取出了一封信。

    “这是我的?”

    “对,你爷爷留给你的。”

    我接了过来,发现上面还有红印,就知道这封信还未开过封。

    “昨天事情繁多。没时间和你解释这个,同时你爷爷也说了,让你今天就带着你家媳妇走。后事我们老哥几个会解决。这死尸复活毕竟是大事。那些个道爷们肯定不待见你媳妇。早走一天,早了断。”

    “那我还能回来吗?”我不禁问道,没想到这配一次阴婚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问题,连家现在都回不成了。

    “你能。可你媳妇不能。她的气已经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那道家的手段可是强的很。稍不留神就会出问题。”老李头正色道。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看来这片故土以后是很难回来了。

    “拿着这个。”

    老李头从背后拿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套在一个牛皮袋里,匕柄还缠了很多的布,让人一眼看不出这东西的真实情况,但这匕首却有一股子寒气隐隐散来。

    “这是你昨天用的那把?”我试探性的问道。

    “对。这就是鱼肠剑。”

    “叔,您还想蒙我?鱼肠剑就算留到现在也不会是这模样。您这匕首确实是先秦的样式,但先秦时代的造法有在匕柄弄那么多花哨的?”

    我顿时鄙夷的看着老李头,这老货居然欺负我学艺不精,我学的可是考古专业,职业倒斗人的孙子,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老李头一听我这话,两眼那是一瞪,铜铃般的大眼仿佛庙宇间的罗汉。最后抬起一脚就又准备给我来一击狠的。

    可我早就防备着了。分分钟躲闪个几十次都是没问题的。

    “叔儿。这事可是你不地道,给我一假货不说,还准备打人。”

    “屁的假货,鱼肠是名剑,历史上早就被人改动过多次,要不然你以为那最早的青铜样能留到现在?”

    老李头愤怒的看着我,大有孺子不可教也的势头。我估计我再说下去,我就是这把历史名刃下的又一个亡魂。连忙从老李头手上拿过这把“无价之宝”。

    抽出鱼肠,这把名刃,确实锋利无比,样式和花纹也是先秦的,可这剑上有太多后世打磨改造的痕迹。

    虽然一般人看不出这剑被改动过,但在古玩大家眼里,这东西就是个年代久,值些钱,没有名气的古代仿品。古仿古,尴尬的地位让这剑的的价值大打折扣。

    “要真是鱼肠,那着实就可惜了。”我叹息的说道。

    “哼!傻小子,要真是一眼就能被认出的鱼肠,你还能拿的出去?早被弄到博物馆了。对于这种带着杀气的剑,放在博物馆才是对这剑的最大伤害。”

    老李头看着我,看的我有些心里发虚。我连忙告了一声谢后,就准备拿着鱼肠回家。可老李头突然叫住了我。

    “对了。那个你昨天说的那个花公子,记得给老叔我邮回来几本。”

    我一听这话,脑门立马出现了几条黑线,没想到这老货还心里惦记这东西。

    “额,就邮到胡三他们家。”

    也许是怕李家婶子知道,最后居然还要让我“栽赃”,这老货心眼也忒坏了。

    回到家时。欧阳菘瑞这时候已经醒了。她在擦抹她的宝剑。这把宝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名号。但光从锋利程度上来看,这东西也不比鱼肠少多少。

    我是没有心情管我这个名义上的“女尸老婆”。连忙拆开了爷爷给我留的信。

    信里面刚开头都写的都是一些嘘寒问暖的话,让我平静的心又起了涟漪。

    中间写了一些欧阳菘瑞的情况,里面也确实说到这种女尸复生的老婆是只能看而不能动的。但这信里并没有告诉我娶了这女尸后怎么为齐家留后,也许在老爷子心目中,留后这种小事情,根本不叫事。

    看到这里我不免要吐槽几句,既然不让动,那娶了不是给自己找罪受。老齐家还想不想有后了。那家伙可是不当大房就是要动手砍人的主。在现今的情况下,可是没有“娶小妾”这么一个光明大道让我选。

    说完了欧阳菘瑞,爷爷还让我去北京潘家园找一个叫王进凯的人。

    王进凯是爷爷的关门弟子,也是目前唯一还活着的弟子,在他的手里有我老齐家的祖传至宝,摸金符。

    我爷爷将摸金符给王进凯。一是因为他年纪较大,如果再倒斗的话,就有可能会看不到我。

    二是因为我从小就没有半点能继承家族“光辉”事业的可能,把这个摸金符交给徒弟。也许还能让它发挥些作用。毕竟是和千年女尸配阴婚,这种事情牵扯太多。

    不过信上也说了,摸金符只是让王进凯代为保管,如果我有一天真的能解决身体上的麻烦,就去将那摸金符取走。

    信中还说,度气后的我虽然身体比别人好,而且能活很久,但这个病依旧没有根除,这不禁让我疑惑,到底是什么病这么难治。可惜爷爷没说,老李头肯定也不知道。

    至于那摸金符。既然是我齐家的祖传至宝,那岂有让他人代为保管的道理。取回来,放在家里祭拜着也比放在一个外人手里强啊。

    在信的末尾,爷爷提到了一本《隐龙经》,这本书是齐家祖传,上面写了齐家盗墓的经历和往事。算是一个家谱,也算是个倒斗大全。

    被他放在了家里的神像下面,并嘱咐我,如果没有做好倒斗的想法,就不要去动这本书了,等我找到了合适的齐家传人,再将此书传给他。

    我心中对这本隐龙经没多大想法,因为我就算是考古,哪也是走正规的渠道,不需要这些。但我在这次出村之后不久,就深深的后悔了,因为这本书太有用了,只不过这都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