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5章 王胖子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老李头虽然让我快点离开,但我还是花了三天的时间给爷爷守孝。

    在这期间那些个老爷子对我可是进行了语言系的狂轰烂炸。有几个甚至以死威胁我。这些农民伯伯们再次展现了他们除种地之外的另一门行为艺术。

    这些人一个劲的劝我快点走。可我就想给爷爷尽点孝,在守了三天孝后,只能被迫离开老家。

    不过有一件事却让我耿耿于怀。我爷爷的墓要一直埋在我家的后院。并不能上祖坟去,说是怕坏了齐家祖坟的风水。

    离别了老家,我就带着欧阳菘瑞一起来到了北京。

    黑子被我寄放到了老李头家里,毕竟我自己还是个学生,住的是学校的宿舍,欧阳菘瑞我可以想办法让她住到女生宿舍,可这狗就没办法了。

    来到了北京,我便准备先去潘家园,找王进凯拿回我家的摸金符。

    爷爷的信里曾经说过,王进凯是在潘家园开店,店名叫万古阁。

    潘家园是个旧货市场。各种旧货一应俱全。古董,杂货,家具,石雕,应有尽有,这里的外地人比本地人多,来此地的人都是为了寻找自己喜欢的玩意。

    我本身也去过几次潘家园,有些熟人,打听之后就知道了这王进凯的一些情况。

    王进凯,万古阁大老板,也是我爷爷的徒弟。王胖子就是这家伙的绰号,此人在潘家园里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讲究买卖就是买卖,不讲人情。

    从这么一个家伙的手里拿回我家应有的东西,从道理上来讲,似乎是走不通的。

    我和欧阳菘瑞坐车来到了这万古阁门前。推门进去直接就看到了王胖子,此时的他两只手拖着两个大腮帮子,活脱脱的像一个霜打的茄子。

    这架势可不像是那种厉害的主啊。

    “本店打烊,概不接客。”

    王胖子还没等我开口,就直接下了逐客令,头也没抬的他自然也不知道是谁来了。

    看这架势,王进凯应该是遇到了事。

    “你好,你就是王进凯,王老板吧。”我想了一个还算说的过去的开场白,口气谦和,态度端正。虽然我看出了王胖子心情有点低落,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那摸金符必须拿回来。

    “我是王进凯。但已经不是什么王老板了。你如果想买东西,出门左转,那里也有家不错的。”王胖子依旧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

    “我是齐瞎子的孙子,我叫齐成。”

    “md。老子不都说了,今天不接客。我管你齐瞎子的孙子,还是齐聋子的。你tm的真以为是我那老北京八大胡同里的人,想叫就叫啊,想模就摸啊。”

    我当时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给面子。连我爷爷,他师傅的名号抬出来都不管用。

    这是欺师灭祖,这是大逆不道。看来是必须来硬的啊了。

    想到这,我立马就从背包里取出了老李头给我的鱼肠。毕竟要是来横的,咱这身板可比人家的膀大腰圆的差远了。

    王胖子骂完,正要坐下,突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你刚说你是谁家的孙子?你爷爷是谁?”

    王胖子猛的抬起了头,并且眼睛瞬间就盯在了我手里的鱼肠上。

    “齐瞎子。”

    我冷哼一声,将手里的鱼肠抽了出来。

    听了这话,王胖子的脸色瞬间变了。

    “你是齐成?”王胖子大惊失色道。

    “我刚刚没说吗?”我有些无语,这个胖子咋一惊一乍的。

    王胖子在我承认了自己是齐成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番。眼神越看越有神,这种眼神就像是嫖客看到娼妓,真爱啊。

    最后,他微微扫了一眼欧阳菘瑞,就盯住了我的鱼肠。

    “你手上那个是鱼肠吧?”王胖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我没想到王胖子居然认识这把剑,这把剑不是老李叔给我的吗?难道这两人以前见过。

    我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看来你真的是齐成,这把剑跟了你爷爷几十年了,现在传到了你手里。你能找到我这里,那就说明你是准备要继承齐家的衣钵,对不对。你是来我这是拿摸金符的,对不对。”王胖子笑吟吟的看着我,满脸的兴奋,一扫刚才的阴霾,而他似乎对我来这里拿回我家的摸金符,显得比我还兴奋。

    难道这就是“真爱”?还是那摸金符会带来什么不幸。

    不过,我却从王胖子的话里知道了另外个消息。

    那就是鱼肠本来就是我家的,我还当老李头为啥这么大方,会把这种名剑送给我。

    因为这是把十分珍贵的剑,所以他在我守孝期间,让我答应了他一堆的条件。并让我对他是感恩戴德,还必须保密。

    既然这把剑本来就是我家的。那不用说了,花花公子的杂志,我铁定是要邮到他们家的,而且收件人必须是李家婶婶。看看到时候谁倒霉。

    要知道,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娶到霸气的女尸,但妻管严可是咱们国民的第一大病啊。

    现在鱼肠是小事。摸金符是大事。

    既然王胖子一口就说出了我是来取东西的。看来他不准备赖了。我心中对我来时的那些想法感到了些愧疚,我爷爷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没错,我是来拿摸金符的。”我点点头,直接承认了下来。

    “这位是。”王胖子没回我的话,而是对旁边的欧阳菘瑞指了指。

    “欧阳菘瑞,我的妻子。”

    说实在的,这话说出去有点难。我从北京离开的时候还是个老光棍,回来就已经是“拖家带口”的人,这也幸亏是在王胖子这里,不熟。要是在同学那,肯定会成为笑柄。

    王胖子听了这话,连连大笑,两只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就快陷进肉里了。

    “高,实在是高,你比你师叔我强多了。至今为止你师叔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想到你都已经娶妻了,看来我不服老不行了啊。”

    我见他体态虽然胖,但人却不大,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那里会和“老”沾边。这货纯粹是在倚老卖老。

    “师叔?”我一阵差异,不想承认这称呼,见面矮一辈,背后挨一刀,这可是业内常态啊。

    “咋了。”王胖子似乎听出了我情绪上的变化。“我是你爷爷的关门弟子,也就是你爸爸的师弟。你不该叫我一声师叔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只有无奈的认了。

    “师叔。”

    “师叔。”这句是欧阳菘瑞喊的,没想到这千年女尸还挺配合我,虚荣啊!

    这时,万古阁的门口却停下了四辆黑色的宝马轿车。

    王胖子一见这车停下来,直接两眼一黑。

    “师侄啊。要是有人找我就说我不在。”

    王胖子说完这话,以超过他体形十倍的速度迅速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宝马轿车上下来了一群黑衣人,这些人一水的黑。就和那美国电影里的特工一样。虽然我没见过特工到底是啥样的,但也看出来这群人绝不是简单的角色。

    他们的领头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光头男子。他在进屋后,环顾一周,在没有发现别人后,就直接走到了我这里。

    “请问王进凯在那里?”

    黑衣领头人虽然对我是请求的句式,但态度确实不可置疑的。这是一种气势的压迫。

    这种气势我曾经只在爷爷身上见到过,那次的我因为贪玩,在山里迷了路,爷爷找到我时,我正在被三头狼追着。那时的爷爷双眼一瞪,直接横在了我和那三头狼的中间,吓跑了那三头狼。

    现在我又感觉到了这种气势。我爷爷是下墓多年,见过无数死人,度过各种惊险这才有了那一身的气势。而这个男人也有,那只有一个答案可以解释了,这个男人杀过人。

    “我不知道。”

    本来我是准备说胖子在楼上的,可话到嘴边,却我鬼使神差的回答了这么一句,明知对方不怀好意,但我还是这么说了。

    光头黑衣人听了这话后,轻蔑的一笑,缓缓的将手摸向了腰间。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