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6章 师侄,坑你还需要理由吗?
    “哈哈哈。师侄啊,快来换上这衣服。”

    我刚说完,王胖子的声音已经从楼上穿了下来。这时的王胖子穿的是一身道服,宽大的道服搭在他那滚圆的肚子上,十分的搞笑。就像那鼓胀的河豚,全身都是头。

    光头黑衣人看到王胖子,淡然的伸出了手,冷冷的看着王胖子。

    “王老板,请吧。”

    王胖子没理会他,径直走了过来,直接扔给我一套道服。

    “师侄,快穿上。师叔我叫你来,可不光是为了叙旧的。咱们还有一单大买卖要做。”

    我听了这话一脸的诧异。实在闹不清这里面有我啥事,却看见王胖子在我眼前挤眉弄眼。看了看身旁这群围着的黑衣人,还有王胖子在我来时那种痛苦的表情,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鬼。

    “不。买卖咱就不做了。王老板,你还是赶快把东西给我,我这边还有事了。”

    王胖子一听这话,立马就哭上了。一边哭,一边还骂我。

    “好你个齐成。你个没良心的。亏你小时候,我为了救你背这你跑了三十多里地。你就是这么对你师叔的。想我当年那个累啊。肉都掉了三十多斤啊。没想到我累死累活就是救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关键时刻,连师叔都不要了。”

    王胖子是越哭越有劲。我看着这哭成泪人的胖子,就想起了前几天吗穿上嫁妆的我,内心多少有些歉意。毕竟他真的是我师叔。

    “我去还不成吗?”我的话,再一次的违背了我的心。

    从我一进门王胖子的反应,黑衣人们的气势。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绝不会简单。

    “他懂吗?别到时候被吓哭了。那里可不是托儿所。”

    光头黑衣人怀疑的看向我,眼神中充瞒了蔑视。

    “懂。他比是谁都懂。他是我的亲师侄。他爷爷就是我师傅。我是谁的徒弟你们几个不知道。但你们的头肯定清楚。我们老齐家的那套手段灵着呢。”

    王胖子立马从地上弹了起来,活脱脱的一个弹力球,而且这货脸上丝毫没有一点哭泣的迹象。并且卖力的推销着我。

    “你姓齐?”光头黑衣人问道。

    我很想拒绝。可没想到这时的王胖子从腰间拿出一个圆形的黄色物体,这个物体虽然我之前没见过,但我可以确定,这东西就是我齐家的传家宝。

    摸金符。

    “点头,我就给你。”

    王胖子以极度轻微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立马就准备从王胖子的身边取过那枚摸金符。

    “师侄请吧。”

    王胖子一脸得意的看着我,指了指桌上的道服。

    “走吧,一套衣服,解决不了问题,也救不了他的命。”光头黑衣人不屑的说了一句,便径直向外走去。

    “你在这里等我吧。”我对欧阳菘瑞说道。这趟跟着这个不着调的师叔,肯定不会是啥好事。千年女尸虽然强,但听这趟活却是会丢命,我本能的不想让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不。你去哪。我去哪。别想丢下我。”

    欧阳菘瑞就简简单单的说了这句话,也不多做解释,径直出了门。

    我看着出了门的欧阳菘瑞。心中起一股无名火啊,难道你看不出这阵仗肯定会出问题?跟着我有危险?

    “师侄啊。你这媳妇娶的值啊。冲这点,你就有你老齐家的风范。”王胖子是一脸的惊喜,可我却没有丝毫的喜悦。

    “啥风范?”

    “敢娶母老虎的风范。”

    刚一出门。王胖子的门前就站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和一个块秃顶的中年男人。

    这个秃顶男看见王胖子这身打扮,直接笑出了口。

    “哎呦,我说王掌柜,您这一身可是够复古的啊。就您这身材,配合这一身料子。那可真是蛤蟆穿新衣,鼓鼓的。”

    王胖子一见这人,立马扑了上去。可在秃顶男显然是见惯了这一手,直接躲了过去。

    “哎呦,你个死胖子,穿成这样还准备打人啊。废话别多说,你要的人我给你找来了,中戏的高材生,演你师侄没问题。”

    这秃顶男刚说完这句,就被王胖子再一个饿虎扑食给压了下去。

    “演?”

    光头黑衣人一听这话,直接使了一个眼色,众黑衣人齐刷刷的便从口袋里取出了同样黑漆漆的枪。

    这一幕可直接吓坏了旁边的帅小伙。

    “我,我,我就是个学生,出来打工混口饭吃。这,这,这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与我压根没关系啊。”

    这帅小伙不愧是中戏的高材生,这就一眨眼的功夫,直接就哭上了。

    “胖子。这是啥阵仗?”

    秃顶男似乎也意识到不对,连忙对王胖子说道。

    “你们两个混蛋,都给我滚。以后再跟你们算账。”

    王胖子倒也光棍,知道露了馅,骂骂咧咧的赶跑了那秃顶男。但这一招连我都看的出,他是在保护那秃顶男。

    “你们就带我和我师侄走。其他人与这没关系。”

    “你师侄?”光头黑衣人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王胖子。“你到底有几个师侄?这个不会也是个冒牌货吧。”

    “就这么一个,货真价实。这身材,这长相,这气质,除了我王胖子,别人能有这么棒的师侄吗。”王胖子也是豁出去了,丝毫没有惧怕那光头黑衣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直接用手指着我,说的好像不是他师侄,而是他儿子。

    我是左躲右闪,准备躲离这王胖子邪恶的手指。但那手指就和长了眼一样,死死的跟着我。

    “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别说的我们很熟的样子好吗。”

    对这个师叔,我忍不住要说些话刺激一下他,也忒自来熟了。

    “哼!我不管你们这些。如果到时候事完不了,你和你的师侄都别想好活。”

    光头黑衣人愣哼了一声,便推我进了车。

    一上车,我就对王胖子说道:“我说王掌柜,王师叔。现在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能说下情况吗?让我变个明白鬼。”

    “唉!还不是前两天卖出去的一对瓶子。没想到这对瓶子是一对丰城货。”

    丰城货。算是圈子里的用语,意思是带着鬼的货物。因为丰都乃是鬼城,所以把带鬼的东西都说成了丰都来的。也就指的是不详的货物,而不是单单指的丰都鬼城的物品。(丰城货乃是自己编的,切勿当真。)

    “大不大?”我愣神问道。这句话是问这鬼闹的凶不凶。也算是行话。

    王胖子一听这话,哀叹了一口道:“你看看这阵仗。能小的了。给你透个底。那对丰城货有千年了,现在主家的小姐已经着了道,整个屋子都成了禁区。听说里面已经躺了两个和尚一个喇嘛。”

    “那你还让我来?你这不是坑我。”我大惊失色的看着王胖子,就算我坑了一次,你也不能这么害我啊。我可是你亲师侄。

    “师侄,咱是一家人。坑你还需要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