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7章 摸金神相
    行车到了北京城外的一个郊区。这里乃是一个别墅区,周围有山有水,着实是一个居住的好地方。

    别墅区里的房子并不多,也就几十户。车队进入后我居然发现这里的门卫是武警。而那标准的站姿和一丝不苟的神情,与那些只穿了一身警察皮的假货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这是真的武警,荷枪实弹,气宇轩昂。

    能让武警来看门,这里居住的人级别绝对够高。

    我们进门后在别墅区靠西南的一栋精致别墅前停下。此时这座别墅的外围停满了车。

    这些车品牌多样。有豪华型的法拉利,兰博基尼,也有普通版的jeep和大众。而且车牌也是聚集了全国大部分的省份。另外还有几个军牌也是赫然在列。

    “这家的主人到底是谁?阵仗很大啊。”

    我偷悄悄的和王胖子对了一句,心中对这次的主家有了很大的兴趣。

    “这人,我就见过2面,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只知道这家的主,手段通天。”胖子悄悄的说了一声。

    “那你还敢卖给人家货?”我不仅对胖子的胆大产生了强烈的愤慨。

    “那不是这家有钱嘛。和有钱人做生意,咱也才能有钱啊。”

    王胖子的话让我对他这个人有了重新的认识,绝对的要钱不要命的主,为了宝贵的生命,这种人必须远离。

    “那货是从那个坑挖的。这你知道吧。对症下药啊。丰城货也不是无解。”

    “不知道。那对瓶子是我从市面上淘来的。不像是新出土的明器,倒像是存放已久的,而且还经常擦洗,只不过是卖主不识货,当普通的老货卖了。这对老货绝对是今年潘家园最大的一个漏。怎样?你师叔我这双招子,毒不毒?”

    “你tm都惹出这么大麻烦了,你还好意思说是漏。是漏能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这东西明显是卖主想脱手,丰城货,再好的东西也是白瞎。我看你不是眼毒,是中毒,中了钱上的毒。这辈子你非死这上面不可。”

    “你这话说的没错,我早上那段时间恨不得上吊。可惜就是店里那绳子太不结实,撑不住你师叔这身段。看见没,这屁股都快摔胖了一圈。”

    我闻言看了看这死胖子手指指的那块,分明就是自己吃上去的。脖子上别说个勒痕,就是个红印都没有,还竟然在这吹。

    “不过咱不怕,这不有你来了,你老齐家啥阵仗没见过。这点小风小浪算啥。待会你进去,分分钟解决了鬼物,咱们还能乘机再从主家捞上一笔。”

    王胖子一脸期许的看着我。我心里顿时有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敢情你这么大条的神经是因为我出现了。怪不得在店里认出了我就和看见亲妈一样。不过要真按他这么说,我比他亲妈还亲啊。

    看来,那时候门外的小帅哥就是秃头男带过来冒充我的。不过这种时候还想着冒充我干啥,找个算命的先生都比我能装啊。

    “我是根本不懂这些。你叫我来只会害了咱两。”我一把拉住王胖子的衣领,狠狠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王胖子诧异的看向了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别胡说八道。你不懂寻龙风水,你爷爷能让你来我这?更何况,那鱼肠乃是破邪魅的利器,你老齐家靠这东西杀了多少鬼,你们家自己数的清吗?你有这东西防身,你还怕那魑魅魍魉?”

    “我tm真不会啊。这鱼肠干啥用的我真不知道。”

    我真准备在和王胖子解释一下,可那门口的迎宾已经喊出了我们的名字。

    “中原八大家,摸金神相,齐闻通古,齐家少当家,齐成到。”

    我听这声音,冷汉顿时流的是华丽丽啊。

    摸金神相,齐闻通古,中原八大家,这都是那跟那啊,说的是我家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看着那屋里一起向外看来的注目礼,我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我爷爷的亲孙子了?

    难道我是捡来的?这些事情都不告诉我?

    还有,怎么这些人会知道我的名字。我啥时候这么有名了。

    “师叔,想点折,能溜就溜。”

    看着对我敞开的别墅的大门。我赶紧对王胖子说了几句。

    可我此时的心情那的忐忑之际啊。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学了点什么,我自己清楚,我是会一点点的风水,但那是寻龙点穴的风水,而且是纯理论。

    至于其他的什么抓鬼,除邪,我则是属于学艺不精,这东西我听爷爷讲的时候,都是当睡前故事的,压根就是只闻其声,不懂其意啊。

    说白了,我就是个苦逼兮兮的考古专业的学生,生存技能,社交技能都为零的渣渣,要不然也不会三年无女友,至今为童子。

    “少主,请吧。”

    王胖子站在门口,大刺刺的化了一个请的动作,好像根本没听到我先前的话。我愤恨的看着这个死胖子,大有将这货烤熟,吃了的冲动。

    进屋后,我发现此时这里已经坐了一排的人,他们中有年老的,年少的,也有打扮的稀奇古怪的,而且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此时这些怪人纷纷注视着我,仿佛在看一位华丽出场的明星,而我走的也不是人家的走廊,而是聚光灯下的红毯。

    我每走一步,感觉脚都是在颤抖,这种注目礼为啥要集中在我这个考古学生的身上,我身后的一个胖子和一个美女不是更能接受这种荣光?

    而这时一位神色略显急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这位就是齐少主吧,鄙人姓李,李建军。非常感谢齐少主能为小女远道而来。这是三百万的酬金,还请笑纳。”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位名叫李建军的中年男子,而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年纪更大的老者双手呈上来一张卡,那张卡的签名处还写着六个数字,这分明就是张带着密码的银行卡啊。

    三百万,三百万啊。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知道我齐成没见过钱,特意拿出来寒颤我的是吧。不过你成功了。

    金钱果然是能腐蚀一切的毒药啊。

    看在这钱的份额足够巨大,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至于什么齐少主,即说我是,那我能说啥,把钱拿到手再说。

    “哼!李老板,我这师侄可是不远万里而来,代表的是齐家,我想你也应该是听过中原八大家的,这点小钱就想打发我齐家,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们了。”

    王胖子的话是如雷贯耳,雷的我是外焦里嫩啊

    我那刚准备伸出去的手就被迫又收了回来。我在心里不断的呐喊。中原八大家你妹啊,我tm听都没听过,这钱已经不少了,还小钱,你知不知道你师侄每个月只有不到500的伙食费啊,要是一会咱啥也办不成,我看到时候咱们怎么死。

    “哼!王胖子。你还有脸说,这事就是你挑出来的。要不是你拿来的瓶子是个丰城货,现在会有这摊子事。另外,别和我说什么中原八大家,信不信我分分钟带部队灭了你们八大家。让你们变成八大鬼。”

    “你知道在哪吗?给你十年也找不到。现在你齐家胖爷就站在这,先来杀我啊。”王胖子立刻还击道。

    我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全身彪悍的铁血军人站了起来,正恶狠狠的看着我,而那放出的煞气比那光头黑衣男还要超出几倍。绝对是个说道做到的狠角色。

    “他是个法将,要动手,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