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8章 抓鬼四大师
    这时,一般不说话的欧阳菘瑞突然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声。法将?就是在“洞房花烛”夜,让我练的那玩意,只有练成这个才能插进去不烂的好东西?

    我一听这个,不仅心神一愣,直直的看向了那铁血军人。

    “法将很厉害吗?”

    我低声问了下欧阳菘瑞,这姑娘一般不说话,我在来北京的路上也问过这法将的事情,而她什么也没说。

    “天书传承,黄巾法将。这法将一脉传自当年的天师张角,后来各大道家,世家都有传承。修练后可以一敌百,力破邪魅。吕布,典韦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一听这话算是对这个法将有了一些了解。说穿了就是牛13的武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狠角色了。

    被这样的人物盯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别说动手了,弄不好他过来跟我握个手,我的手就碎了。

    我连忙拉了拉胖子的手,制止了这个家伙,心里思索着这个一身肥肉的家伙和人家那一身肌肉的那什么去拼。难道要准备用肉堆死人家?

    “霍东。齐少主乃是我请过来的客人。”

    李建军大声的呵斥了一声。而那名叫霍东的军装大汉闻言直接恶狠狠的盯了一眼,然后坐了下来。

    看着局势,我心中推翻了自己先前的观念,这王胖子虽然嘴不行,但是为人还是很仗义的嘛。

    不过再仗义也是个一句话就能让我树立了一个惹不起的敌人,外加损失三百万的大洋的货。

    “齐少主,很抱歉,我的朋友他比较着急小女的病情。还情齐少主见谅。”

    “您客气了。”

    “这位是?”李建军指了指欧阳菘瑞。

    “这是我老婆。”

    “哦,原来是齐家少夫人。幸会,幸会。请进。”

    李建军很热情的将我们迎进了大厅。并让我坐在了最左边的椅子上。

    我坐下后,环顾了一周。与我一同坐在这大厅的总共还有3个人,一个是看上去十分年迈的老妪,一脸的寒气,似乎每个人都欠着他钱一般。

    一个是穿着一身各色毛条衣服的黑脸男子,闭着双眼,神色倨傲。这个人不管是头上还是身子都带着各色的线条,旁边还站着一个傻愣愣的小男孩,双眼涣散,神情呆滞。

    最后一个看上去就比较的好些了,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和眉善目,好相于。

    待我落座之后,李建军说道:“今天请的人算是都到齐了。茅山传人毛老太太,南洋降头派的莫大师,龙虎天师教的张天师,还有我们中原八大家的齐家少主。四位都是圈内的名人,我也就不多做介绍了。”

    “哼!”

    李建军刚一说完话,那降头大师莫就直接冷哼了一声。

    “圈内名人?”莫大师冷笑的看着李建军,也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茅山毛老太太和龙虎天师堂我在南亚也是久闻大名,至于这最后一位,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的齐家少主,我可是没听过,至于什么中原八大家,更是无从谈起,这样的人配和我们坐一块吗?”

    我很无语。我就刚刚坐下,水都没喝,真不知道那里得罪这位莫大师了。

    “其实,我也想知道这位齐家少主的能力。不过我对齐家还是很看好的。中原八大家毕竟是千年世家,祖韵悠久,手段奇特。”

    毛老太此时也插话进来,她的话虽然是在捧我,但眼神却像是在看我笑话。

    这就是捧杀啊。

    其实这两人之所以刚开始就攻击我,完全是因为钱,这两人先前的定金只有100万不到,我这刚一来就给了三百万,而且还这么年轻,怎会不心生嫉妒。

    而那位龙虎天师堂的张天师,此时却不发一言,眼睛却一直盯着我身后的欧阳菘瑞。

    看到这眼神我才想起来,那老李头不是说欧阳菘瑞的复生会引来一群道士,难道指的就是这龙虎天师堂的人?不过我咋听说正一教和天师堂是一家人啊。

    “摸金神相,齐闻通古。摸金神相乃是齐家上代家主齐瞎子的绰号。齐闻通古乃是对齐家的赞誉。家师曾有幸在三十年前见过摸金神相一面,对其一身风水玄学,羡赞不已,更是对那把可破一切邪魅的鱼肠神剑颇为艳羡。而齐少主既然能继承了齐家家主之位,那一身功夫,肯定颇为了得。就是不知那鱼肠神剑,可否带在身上,能否让贫道欣赏一番。”

    龙虎张天师一脸客气的说着。这一番话说下来,让我对我那爷爷又有了一番认识。

    我偷悄悄的看了眼王胖子。王胖子很知趣的低下了头。

    我悄声对他说:“我怎么突然就成了齐家少主,这是怎么回事?中原八大家有是什么?”

    王胖子一脸怀疑的看着我,对我说道:“齐家组训啊。得摸金符者,方可为齐家家主。你的摸金符难道不是老爷子让你来拿的?你有了摸金符,你就等于是齐家家主了。他们都不知道你有了摸金符,这才喊你少主。至于中原八大家,我也只是耳闻,听说这名号只在上流圈子中传播,都是底蕴深厚的大家族,各有本领。”

    我无语的看着王胖子,我那爷爷只是说让我身体好了就来拿,可没说这些啊。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要这东西了。

    现在该咋办,那摸金神相,齐闻通古,我那里懂这些,看这些人的架势,那“鬼物”说不定还真厉害了,我这啥也不懂,还抓鬼了,别被鬼抓了就好了。看来跑路才是硬道理。

    “齐少主。齐少主。”

    我突然被唤回了“现实”,而那龙虎张天师,正一脸期许的看着我。

    “哦,鱼肠剑是吧。”

    我从腰间取出了那把鱼肠剑,没想到这东西明明已经做过改装,居然有这么多人知道它。

    “果然是这把勇者之剑。有了这把剑。制服那鬼物就更不成问题了。齐家少主能得此物,那肯定已经得到了齐家的传承。今日齐家少主就由我作保,绝对是我辈高人,不用证明什么。”

    啥?我辈高人?你就看了下鱼肠,我就成了我辈高人了。还你作保,你认识我,还是我认识你。不过要是不用现在就漏底,也算是个好事。

    我用略带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张天师。张天师也同样对我报以微笑。

    这个人可以结交。最起码是个好人。不像我身后的胖子,绝不利己,专门坑我。

    也许是这龙虎张天师确实有些威名,所以在他作保之后,那毛老太和莫大师竟都不再针对我。

    不过现在的我对那接下来的抓鬼行为可是有很大的心里抵触。这些人大张旗鼓的捉鬼,很明显那鬼不是假的。难道我这半吊子的倒斗人,拿到摸金符后第一件事居然不是下墓,而是抓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