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章 子母花罐
    “既然大家对齐家少主的能力都没有什么异议,那我就说一下家内的情况。看看大家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李建军低沉的说道。

    原来,那李建军从王胖子手里卖来的是一对子母瓶,名叫子母花罐。出自宋代,乃是一对少数民族汐族的祭祀用品,这对花瓶,造型独特,且花纹精美,有非常大收藏价值和研究意义。

    汐族已经在消亡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这个民族没有流传下自己的文献,只有一些零星的壁画叙述着这个民族的一些事情。

    这对子母瓶当初的作用是什么,已经不为人知。

    但是它自从来到李家之后,就有鬼物俯身在了李建军的女儿,李嫣溪身上。

    李嫣溪自从被那鬼物俯身之后,整个人变的不正常不说,整个家也几乎变成了鬼物的乐园,各种鬼事层出不穷,而且这鬼物不光能在夜晚出没,白天也能出来吓人。

    最初,李建军是请来了两个和尚和一个喇嘛,但这些人不仅没有救到人,自己也被陷在了里面。

    现在李嫣溪已经两天未从家里出来,而进去的人也再没有回来。

    李建军的目的就是要救回李嫣溪,最好还能保住那对非常宝贵的子母花罐。

    我算了下,这屋内或许有一到两个鬼,而请来的大师却有4位,就算平分,这鬼是也不够分的,而且李建军虽然每个人都给了钱,但这能解决李家难题的,肯定好处会更多,更何况这李家手眼通天,有了他的介绍,那以后的生意还会少吗?

    想必在场这三位的想法就是结交权贵,走向富庶。

    初听李建军的话,毛老太和莫大师都是一脸的兴奋,也许在他们心目中,这点鬼物,只是小意思,很简单就能解决。

    至于那张天师,则是摆出了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心中肯定也是有所打算,只是没那么明显罢了。

    在这儿的4个人,除了我之外,都是准备进去并且赚一场大富贵。

    钱这东西,虽然不能通鬼,但绝对是能通人的。

    我环顾了一周,发现他们都是这种表情,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一半。

    四人抓两鬼,浑水摸鱼也,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别的不说,以这三人的卖相,那里还会需要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后辈。

    到时候他们随便去个人把那鬼一抓,李建军也不好意思让我这个所谓的齐家少主白跑一趟不是,那三百万就算不愿意给,给个三十也行啊,咱不嫌少,咱好打发,至于什么中原八大家,该找谁,找谁,与我没关系。

    在听李建军介绍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这趟浑水,那就是两字方针,“避”和“混”。

    有了这个想法,那我就自然不会火急火燎的准备去抓那鬼,乖乖的坐在这里,喝一杯茶,聊一会天,拿钱走人便是硬道理。

    实在没想到啊,这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故事居然发生在了我身上。

    看来这老爷子留下的这名声还是挺厉害的,能给我留下这等的“好买卖”。

    “现在,我想知道四位的打算?你们可千万不要小看这鬼物,那三位大师的名号以你们应该也是清楚的,他们都照了道,我劝4位能一统前往,免得再出事端。”

    李建军说完这话,一脸诚恳的看向了我们。

    我没听清他前面的话,这说着说着咋就突然就说扯到了让我们4个一起去?而那三位此时也没了刚刚的自信,换上了一副患得患失的表情。

    这要是一起进去,我不就露馅了。

    “行。老身同意了,不知三位有何意见。”毛老太神色凝重的说道。

    那南亚来的莫大师神色低沉,同样也是一言不发,深深的点了点头。

    “既然两位前辈已经同意,那我也没有意见。”张天师淡笑着,神色较为从容。

    这时,三人都已经看向了我。这我要是同意了,那就铁定露馅,要是不同意,那李家主的面子上可不好看啊。

    “我们不同意。”

    这话是欧阳菘瑞说的,没想到这个平时不说话的千年女尸这么给力,心有灵犀啊有木有。

    这句话,让我心里的焦虑一瞬间释放了,这绝对算的上是雪中送炭啊,但她的下一句却让我如坠冰窟。

    “我夫妇二人抓鬼从不分开,我们不会和三位结伴,但我们可以打头阵。”

    什么?打头阵?

    我目瞪口呆的回头看着欧阳菘瑞,只见此女这时一脸的真挚,看不出一份的虚假。

    你这是要我的小命啊,谋杀亲夫的动作也太明显了吧。

    前几天我咋没看出来,这千年女尸身上还有坑人光环。

    “你会抓鬼?”我用眼神询问了她,但她根本不理会我,这女的咋这么能惹事啊,乖乖走最后不就行了。

    “好,既然齐家少主愿意打头阵,那就这么定了。”李建军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什么齐家少主,要说齐家也是少夫人,与我没关系。再说了,我个堂堂老爷们,啥时候需要一个女人替我做主了,我不同意行不行啊。

    但看了看现场,似乎没人能听到我的内心的诉求,更没人能帮我,他们都没问我意见,这是拿我这个齐家少主当摆设啊。

    家,果然不好当啊。

    我看着另外三位陆续的离开座位,恋恋不舍的我也只能离开这个刚刚如坐针毡的地方。原来同一个地方,真的能给我两种感觉啊。

    “师叔。你见过我爷爷抓鬼没?”我在去的路上趁机问了胖子,希望从这个推我入坑的人身上找到一些方法,临时抱佛脚,不抱白不抱啊。

    “见过,有一次我和你爷爷一起倒斗,就遇到了鬼缠身,那是个汉代的大墓,那个鬼据你爷爷说已经杀过不少人了,是墓主人故意饲养在墓中的,就是为了对付我们这些下地的苦哈哈。你说这些古代的贵族也忒可恶了,他们自己身前为祸乡里,鱼肉百姓,死后让我们这些苦命的人那点陪葬就不行,还专门弄了个鬼来,你说可恶不可恶。”

    王胖子说的一脸气愤,可我从那也没看出来有这样身材的“苦哈哈”。

    “别说废话,我爷爷那时候咋解决那鬼的。”我催促着胖子。

    “我记得那时候是你爷爷用一只白鹅诱骗这鬼物上身,然后用鱼肠杀了那白鹅,让鱼肠沾染上那鬼物的气息,找到鬼物寄魂的地方,一把火烧了的。”王胖子说道。

    “不是超度?没有念经?”我略有写诧异的看着王胖子。

    “你丫的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还超度,念经。那些和尚,道士表面上是在念经,其实也是引诱那些鬼物到他们身边,乘机灭了那些鬼物的。用的方法虽然不一样,本质其实没差别。”

    王胖子说完然后直愣愣的看着我。

    “师侄,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这些?”

    我摇摇头。

    “你不懂抓鬼?”

    我还是摇摇头。

    “你不会引鬼,咋有了鱼肠的?”

    “别人给我的。”

    “那他没说这剑咋用?”

    我继续摇摇头。

    王胖子看我这些,双眼泛白,真个人就要向后倒去。

    我连忙一把抱住这货。这货身上的肉真不是白长的,我这小身板直接被他拉了一把,索幸他也只是装了一下。

    “那你会什么?”

    王胖子倒吸一口气,连忙向我问道。

    “一点点的风水,其余的什么也不会,所以我爷爷才让我学了个考古。”我一脸真诚的看着王胖子,我觉的这个时候的我肯定特别的纯洁。

    “考古?你们老齐家的人去考古,这是谁想出来的?这不是本末倒置嘛?”王胖子一脸激动的悄声说道。

    “我爷爷。”

    王胖子一听这话,用唇语骂了一句,但我没听清骂啥。

    “那你一会听我的。”

    王胖子在得到确定的答案后直接离开了我,脸色铁青,径直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