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0章 鬼影初现
    李家的宅院,离我们刚刚进去的那个并不远。

    刚刚那栋别墅是法将霍东的家,而他家往后几处,就是李家的了。

    走进李家院落,别说是那些抓鬼的大师,就是我一个不懂鬼事的普通人,此时也能感受到那迎面而来是阵阵凉意。

    要知道,此时乃是中午,一天阳气最甚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有那么大的寒气,那说明这间屋子里的主,真的不一般啊。

    来到此地,除了我们四个负责抓鬼的,其余的那些人中也只有法将霍东和李建军跟来了。

    此时的霍东那是一脸煞气,一副人鬼莫近的模样。从卖相看,这可要比我们几个强多了。

    我这时看了下众人的脸色,唯一没有什么变化的也只有欧阳菘瑞了。

    说来也是,这千年女尸虽然还了魂,但其不管是从“尸”的道行,还是身前那段阴官经历都没有必要怕一个小小的“鬼”。

    众人相互观望一眼,最后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知道这是在催我出发,正所谓,烈日当空照,抓鬼好时节。

    “齐少主,您请吧。”莫大师笑吟吟的看着我。“不会是事到临头,不敢进了吧。”

    “齐少主,老身久闻齐家威名,没想到在这临终之前可以见到齐家绝技,实在是三生有幸。”毛老太也在一旁跟着帮腔。

    看着他们这逼上梁山的架势,难道要我硬着头皮上?

    正在我思索期间,欧阳菘瑞却准备出发了。

    “慢着。”

    王胖子的呼喊救了我,我则一把拉住了欧阳菘瑞。对我来说,他的这一声,那就是救命稻草。

    王胖子刚刚和我说要我看他的,现在开来这个人果然是靠得住啊。

    “我齐家乃是名门,和你们一起抓鬼太丢份了。要按我说,你们几个先一起进去,等你们搞不定了,我齐家再上不迟。”王胖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一听这话,狠狠的瞪了一眼王胖子,你这不是害我吗?要是我万一被逼进去了,谁会救我。

    “自古,鬼为阴物,昼弱而夜强。此鬼明显已经物化,即便是烈日当空也可抓其踪迹。而现在,正是她法力最弱的时候,你们先前说要打头阵,此时又这样推辞,莫不是怕了吧。要是怕了,那就走吧。我等三人联手难道还不如你们齐家一门。”毛老太冷笑道。

    “哼!乳臭未干的小子,抓鬼是看道行的,不是看家世。吹牛一愣一愣的,什么摸金神相,我看不过如此,你们中原人自古就喜欢说大话,我看这齐家也是没人了,才派你这么个玩意过来骗钱。”

    “南蛮子,你说话注意点,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王胖子火了,抡起拳头就准备干架。

    那莫大师冷笑一声,没理王胖子,而他旁边的那个小孩,突然动了起来,那双小脚就和两个弹簧一般直接扑向了王胖子。

    王胖子身体虽胖,但手脚却灵活,在那小孩袭来之前就已经抓住了那小孩的身子。

    而这小孩却张牙舞爪,口中并发着“喀喀喀”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骇人。

    看这架势,这小孩要是进了胖子的身,那是可以直接咬断他脖子的。

    王胖子虽然抓住了这小孩,可这小孩毕竟把他弄了个措手不及,慌乱之下位置并不好,就在我想帮他拿掉这娃娃的时候,却被一个人影抢了先。

    而这个人竟然是那霍东,那位从我一进门就对我齐家没有好感的军人。

    只见这霍东,一手直接掐在了那小孩的脖颈上,一手单点那小孩的脊背,而后微微一用力,直接就将其从胖子的身上拉了下来。

    “哼!果然是千魂炼尸。你这南洋来的怪物,为了炼这鬼物,究竟杀了多少小孩。这样的东西你居然敢带来华夏。我看你是不想活着出去了。”

    霍东一面抓着那红了眼的小孩,一手指着莫大师,神色愤恨。

    “哈,李家主,你们华夏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我们南洋自古就是以尸抓鬼。还请不要把你们的价值观带到我身上,这小孩确实是千魂炼尸,但却是我们这一脉自古流传下来的东西,祖宗传承,威力巨大,作用可不只是杀鬼除邪哦。”

    莫大师说到最后,直接威胁了起来。

    这南洋的降头我可听过,那害人的本事可要比救人的多。

    “霍东。”

    李建军对霍东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在这个时候对莫大师出手。

    我看到这一幕,就对欧阳菘瑞说道:“这法将挺厉害啊。那什么千魂炼尸都不怕。”

    “法将本来就是专门对付那些东西的。一身阳气凝聚,什么阴物鬼怪都不怕。但即便以他现在的道行,也断然不是屋里那东西的对手。”欧阳菘瑞道。

    “屋里的东西?鬼?你真能感觉到?那厉不厉害?”

    欧阳菘瑞点点头,说道:“很厉害的东西。进去后,跟我紧点。”

    “四位,我劝你们还是别推诿了,那鬼物的道行很深,你们也能感觉到。还是你们一起进去吧。”

    “哼!”

    莫大师神色一冷,丝毫不为所动。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进去,那就由我先来个头阵。”张天师笑了一声,然后直接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银剑,入了那李宅。

    看着张天师走了进去,我心里略有些不好受,毕竟欧阳菘瑞刚刚说的是我们打头阵,现在却是硬要人家出马。

    “他是对付不了那东西的。”欧阳菘瑞喃喃一句。

    欧阳菘瑞的这句话是在张天师进去之后说的。

    但就在欧阳菘瑞说完这句话后,我就感觉到眼前一阵白光闪动,而后极具的变暗。

    “啊!!!!!!!!”

    屋内,顿时就传来了那张天师的哀嚎。

    蓦然间,李宅似乎不断的摇晃了起来。

    “啪!啪!啪!”

    一个接一个,李家宅的玻璃居然全部碎裂。玻璃渣子如子弹一般向我们疾射而来。而这时的我感觉到身后被一只大手拉了一把,整个人直接倒飞了起来。

    原来,在这危险时刻,王胖子直接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后,将我保护了起来。

    “师侄,你没事吧。”

    王胖子关切的说道。

    “没。没事。”我有些发愣的说道。没想到那张天师进去这么短的时间就出了问题。

    我起身之后,连忙去看欧阳菘瑞,深怕这个便宜的女尸老婆出事。但让我看到她时,她却是单手拿剑,威风伶俐,身上哪有半个玻璃渣子。

    “呀!师侄,你这媳妇厉害啊。刚刚看她什么也没拿。这剑是变戏法变出来的吧。”

    王胖子这时竟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过对于这把剑我也是十分的好奇,这把剑明显就是与欧阳菘瑞棺中的那一把,但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它,欧阳菘瑞到底是如何将此剑藏起来的。

    “看楼上。”

    这时,那毛老太焦急的声音传遍了众人。

    我依声望去,只见那3楼的窗户上,有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子正冷冷的向下看。

    “李嫣溪?”

    我抬头望去,只见那李嫣溪神色漠然,俯视而下。

    而这时,我居然看到李嫣溪的身子竟是背对这我们,但她的头却是与之相反,这也就是说李嫣溪的头与身子的角度是直的。

    而这并不是我最惊讶的。

    我最惊讶的是这个李嫣溪居然是我认识的,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同时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我们宿舍全部舍友的梦中情人。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那李嫣溪的身子居然慢慢的向回转来,在那身子转过来的同时,我们也看清了她身前抱着的一个东西。

    远远望去,这像一个妇女在怀抱自己的孩子,但此刻的李嫣溪抱着的却是一花瓶。一个古褐色的花瓶。

    “就是这个瓶子。你们谁有办法救我女儿啊。”

    李建军大声的喊着,神情痛苦不堪。

    烈日当空,这鬼物不仅占据了别人的身子,居然敢直接暴露在阳光之下,可见这鬼物的实力深不可测。

    就在我们还愣神那鬼物为何如此大胆的时候,那李家宅的一楼突然出现了一个闪光之物。

    此物速度极快,刹那间就飞到了李建军的身前,而我也只是看到了一瞬,那李建军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