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1章 千魂炼尸
    原来,那刚刚的闪光之物居然是张天师的随身银剑,没想到此时却被那鬼物用来杀人。

    那鬼物做完这一切后,直接嘴角冷笑,而那李家宅的窗帘也瞬间全部动了起来,将整个房间合上。

    “好凶的烈鬼。”

    欧阳菘瑞喃喃道。

    “师侄,这次师叔是真的错了,咱们这洪水淌不起。赶快走吧,也许只有你爷爷才能灭了这东西。”

    “建军,建军。”

    霍东大喊了几声。只见那李建军此时却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好在那霍家还有不少的人,霍东连忙叫来一辆车,拉着李建军就往医院去了。

    这时的李家宅外,就留下了毛老太,我,莫大师,王胖子和欧阳菘瑞。

    看了刚才的一幕,又看到李建军的离开,我的心里此时已经是跳的飞起,那女鬼的威力居然这么大,大白天就能如此凶悍的击杀李建军。

    “两位,现在的情况你们怎么看?”

    毛老太明显有些怕了,声音略有点颤抖,但总体还算镇定。

    “哼!这女鬼虽强,但我这千魂炼尸也是吃遍鬼物,只是刚刚那李建军居然纵容手下侮辱我。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就此别过,这鬼就让那李建军再找人吧。”

    莫大师说了一番场面话,就准备走人,其实他是怕了,那龙虎天师堂的人何等威名,他这个内行人怎能不知道。

    自古以来,华夏就有“南张北孔”的说法,那孔子可是圣人,代表着天下学子,学成之后上可为官掌控天下,下可执笔书写历史。这样的家族,两千年的积淀也只能排在“南张”之后,可见这南张所代表的龙虎天师在民间有多么大的威望。

    几千年道家大派走出来的人,居然如此轻易就被制服,怎能不让他这个学习了南洋降头术的人紧张。毕竟从根上讲,龙虎天师可是嫡系的道家传承,专门抓鬼,而他们降头则是以害人为主,抓鬼只是辅助,学的也些偏门而已。

    “老身学习茅山道术,纵横江湖几十载,为的就是除鬼降妖,保一方太平,既然此地有此鬼物,那老身就算拼了这命,也会保这方水土,只可惜老身今日身上带的东西不够,明日再来与这鬼物交手。”

    毛老太的话说的也很漂亮,但实际的反映也是现在要走,越是熟悉门道的人,对这样的东西越了解,这个鬼物,她一个人抓不来。

    “我不走,我准备继续留在这里。”

    “师侄你可想好了啊。”胖子一听这话,连忙走了过来,眼神还在不断的变换,提醒我这里很危险。

    刚才在霍家的我确实想走,但那李嫣溪毕竟是我的同学,看到她身体变成那个样子,我怎能离去,我一走,欧阳菘瑞肯定也是要走的。

    欧阳菘瑞身前乃是大宋阴官,死后也是千年女尸。有她在,我估计还能对付了那女鬼。

    现在毛老太和莫大师这些抓鬼的名家都有了退意,我再走,那李嫣溪就真的没救了。

    只是,我这样的想法有点像带着老婆泡妞的感觉。啊不,救人。

    “师侄你不是啥都不懂,你还准备灭了那斯?”

    我点点头,看见李嫣溪那模样,不知为何我的心突然变的很苦,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帮一帮她。

    就在我们三人敲定了去向后。

    那霍东居然带着黑衣人回到了这里。他冷冷的扫视了我们一眼。

    “我知道你们有人想走。想走的话,我姓霍的也不会拦着。把钱留下,马上滚蛋。”霍东霸气横秋的说道。

    “哼!”莫大师冷哼一声,直接就从腰间抽出了一张银行卡,扔在了地上。

    “唉!既然霍先生这么说,老身惭愧啊。”说完,毛老太也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霍东的手里。

    霍东看完这一幕,脸上闪过一丝丝的黑线。毕竟在他的心中,这两个人才是抓鬼的主力,而我则是个只有家族名头的后辈小子。

    知道这两位抓鬼大师的想法后,他冷漠的看向了我。

    “要走就快点,别磨蹭。”

    说这话的时候,霍东的声音也软了,毕竟他也不希望一个人都不留下来。

    “慢着。要走,把他留下。”

    这时,欧阳菘瑞突然说道。

    我看向了她,只见此时欧阳菘瑞正一脸寒气的指向那莫大师身边的小孩。

    “怎么?你要拦我?”莫大师脸一紧,沉声道。

    “你那千魂炼尸,我要为他超度。”欧阳菘瑞道。

    “哈,笑话,你们中原三番五次的逼迫我,还真当我南洋无人不成。”莫大师冷笑道。

    “要不,留。要不,死。”霍东大喝一声,他早就看不惯此人了,刚刚就和他对了一手。

    而霍东吼完,那黑衣人们纷纷举枪,直接对准了莫大师。

    “你可以试一下,是你南洋的戏法快,还是我们的枪快。”霍东冷眼看着莫大师,一脸的煞气,并将南洋的降头术,说成了戏法,纯粹的侮辱他。

    “哼!你们会后悔的。”

    莫大师冷哼一声,直接放弃了那千魂炼尸,向外走去,毕竟他那千魂炼尸是厉害,但也不能同时对付这么多的枪。

    毛老太看着这一切,哀叹一声,从腰间抽出几张黄色的符纸,递给了霍东。

    “霍先生,那屋内的东西确实厉害,你可以将符纸带在身上,多少能保些平安。”

    “谢了。”霍东收下了符纸,但语气以后不善。

    “等下。别走啊!毛大师,您还有那符纸不,给小胖也留几张呗。”王胖子一见这事,急忙串了过去。

    毛老太看了眼王胖子,冷哼一声,傲娇的扬起了头,直接走了。

    王胖子看着远去的毛老太,无奈的走了回来。

    “你要那符纸干嘛?”我好奇的问道。

    “你不知道。在这一圈里,毛老太的符纸那可是贵的很。在懂行的人眼中,她的一张符至少要十几万起,我要上几张,咱就算不用也是能卖啊。这一趟也不算白跑不是。”王胖子笑吟吟的说道。

    “你们几个到底走不走。”霍东大刺刺的对我说道。

    “不。”

    我直截了当的说道。欧阳菘瑞则是赞许的看了我一眼。

    霍东听到这话后,也是点点头,眼中带着一丝惊喜。

    “那就来吧。”霍东说道。随后便开始吩咐那些黑衣人将屋子围城了一圈,并将毛老太给的符纸发了下去。

    欧阳菘瑞看了我一眼,便抱起那小孩,轻轻的咬破了手指,在那小孩的额头上花了一个符号。

    “师侄啊,你进去以后小心点,这鬼物最是难缠。”

    王胖子正说着,却直接被霍东拉住衣领,直接提走了。

    “姓霍的你拉我作甚。”王胖子大吼道。

    “你家主子都要进去,你个奴才好意思在外面。”霍东道。

    “我是他师叔,不是什么奴才,你tm再乱说话,我和你急啊。”

    王胖子死命的挣扎,可依旧摆脱不了霍东的手掌。

    我看了这一幕,心中感叹,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多,没想到我居然会主动的想去淌这片浑水。

    可是在走入屋内的一刹那,却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在看着自己,想到这里的一切,我不仅心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