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2章 托思彼岸
    我进入屋内,就发现这里弥漫着浓浓的灰雾,而先我进入的霍东,胖子和欧阳菘瑞此时却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这种感觉似乎是在我进入了这里之后,这里就变成了另一个空间,将我们四人完全隔绝了开来。

    “胖子!霍先生!欧阳!”

    我大喊了几声他们的名字,可并未得到任何的回应。

    那龙虎张天师进入这屋内后,很快就被攻击了,而我进入这里后,居然什么也没看见。

    灰雾是弥漫在整个房间的。我能大体的看到整个屋内一层的状况。这里的摆设很简单,没有特殊的东西。

    我慢慢的来到了客厅,就抽出了他们所说的避邪神器鱼肠剑,就在我环顾四周的时候,突然发现那窗户上的玻璃居然是存在的。

    可刚刚在外面那巨大的波动下,所有的玻璃都已经碎了,李建军也被屋内飞出的银剑所伤。可我现在看到的玻璃却是完好无损。

    我走到那窗户前,那窗子的还能倒影出我模糊的样子。

    在窗子上,我的脸由黑发青,整个人显得的很差。

    在没发现任何的异常后,我便准备离开。可突然间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在那窗户中的影像并没有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他就似乎被钉在了那窗户中。

    这时的我才真正的害怕了起来。我迅速远离了那里,但我依旧能清晰的看到那窗户中我的影像,依旧呆滞。

    “鬼?”

    我轻声的念叨了一句。

    而我那影像居然对着我点了点头。并且开始张嘴,那嘴越张越大,竟突破了生理的极限,而后那张嘴开了180度,直接就将透垂了下去,并且那嘴居然开始啃咬我的身体。

    “自食。”

    这是我能想象到唯一可以“解释”现在我在窗户中看到的影像了。

    脑袋,身躯,手臂,大腿,最后是脚,这张嘴在吃的时候血肉横飞。

    这根本不是我能想象的,那窗户里的我居然全部都被自己的嘴咬了下去。

    我的身体自然而然的有了一些反应。我立马知道此地不能久留。

    我迅速的远离了窗台,来到了房门处,可在我开门的瞬间,我看到的并不是那阳光明媚的街道,而是一个充满死尸的红色世界。

    我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那天空中倒挂着的也不是太阳,而是一个血红色的大嘴。

    在红色光芒的照耀下,这里街道上的死尸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

    而我这时才注意到,那李家宅的门口有一个人,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子,她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慢慢的走向了那里,只见这个女子不是别人,她就是李嫣溪,李建军的女儿,我的同班同学。

    而她站的地方,正是我刚刚进屋之时,感觉到身体发冷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李嫣溪不是被鬼附体了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这一幕,我立刻知道自己是到了什么未知的空间里了。

    这时的我,知道我再跑也跑不出去,于是再次推开了房门,准备迎接这鬼物。可开门之后除了那迎面而来的浓浓灰雾,便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我慢慢的再次走了进去,突然,我发现在这些灰雾中,有三个人。

    准确的说应该是三具尸体。

    这三具尸体都躺在了地上。顿时我心中一紧,难道是欧阳菘瑞他们三个。他们这么快就遇害了,我竟连一丝动静都没有听见。

    我立刻快步走近,到了跟前才发现,这地上躺着的竟是两个和尚和一个喇嘛。

    这也是李建军先前请来这里驱鬼的那三个人。

    李建军说这三个人被困在了李宅里,并没有出来,看来所言不虚啊。

    不过我上次进屋时为何没有发现这三个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空间是不断变换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决定上楼去看一看。

    我刚走上二楼,突然迎面吹来了一阵风,待我睁开眼后,发现这里居然与楼下一模一样,而我准备向下的时候,却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

    我再次来到了客厅,这里躺着的三个人不见了,而那原先放电视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个瓶子。

    虽然我没有见过那子母花罐是什么样的,但我心中强烈的男人第六感告诉我,这个瓶子就是那子母花罐中的一个。

    我慢慢的走到那子母花罐的旁边,仔细的观察起了这个胖子眼中的大漏,霍东口中的丰城货。

    说实话,这个子母花罐从造型上就是少数民族的特色,瓶口大而凹,瓶身上有刻着一种花,这是什么花,我不知道,我对花并没有研究,但这种花我绝对是见过的。

    这件事之后我才在隐龙经上知道,这上面的花叫,托思彼岸。

    这花只生长在西域那边一个已经绝迹了少数民族地区,而在那个少数民族的世代相传中,这托思彼岸是可以让死人复活的奇花。

    而我之所以见过这花是因为我爷爷在带回欧阳菘瑞棺木的时候,就带着这么一朵来。这朵花是与欧阳菘瑞的一起来的我家,只是当时我的年纪小,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在心中留了个印象。

    虽然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但我却感觉到这瓶子对我有莫大的吸引力。

    但就在我正要准备触摸这瓶子时,突然感觉到衣领间多出来了一只手。

    而我在看到这只手后,就顺带看清了它的主人,欧阳菘瑞。

    此时的欧阳菘瑞一脸的煞气,而且脸上居然有了尸斑,这明显是要尸化的迹象。

    “你,你怎么了?”

    我大惊失色的问道。

    “杀了我。”

    欧阳菘瑞说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话,而后居然一把搂住我的后脑,向她的嘴边按去。

    等等,你不是说亲了你会死吗?

    我在内心中大声的呼喊着,但欧阳菘瑞的脸上却写着四个大字。

    不许拒绝。

    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我的初吻会在那里结束,但没有一个是被一个女尸强吻的,难道我是要死了吗?死在女尸身边的男人算不算是牡丹花下呢?

    在吻过欧阳菘瑞之后,我突然眼前景色再次一换,这次的房间内再也没有那些灰雾,有的只是人,而我确实是站在了客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