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7章 道三爷
    回到万古阁。

    我是准备将欧阳菘瑞安排在这里。可王胖子死活不答应。说这万古阁是个小庙,容不下欧阳菘瑞这座大佛。无论我说什么也不同意,最后我指的拿出齐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他,这才让他消停下来。

    欧阳菘瑞根本没有管我的意思,自己一人来到了后院,说是要为那千魂炼尸超度。

    这千魂炼尸的制作过程非常残忍。每一个千魂炼尸的载体都必须是一个天地阴阳交汇之际才能出生的孩子,一般这个时间出生的都是女孩,但也有极小的概率生下男孩。

    这样的男孩才能被当作千魂炼尸的载体。降头术师们找到男孩后,必须在男孩十岁生日之际,残杀近百个同月同日生的小女孩作为献祭,并将这些小女孩的血倒在男孩身上,以防止这男孩的命魂脱离躯体。

    之后将男孩放在蒸炉里,熬干这百年女孩身躯练成的人油,这才能完成千魂炼尸的第一步。这种残忍是事情要每过十年做一次。

    相传每做一次,这千魂炼尸身上就会多出百具女孩的灵魂,千魂炼尸的威力也就更加强大。因为是靠灵魂滋养的,所以这鬼魂最是怕此物。

    本来我是打算跟着过去,看看欧阳菘瑞是如何超度这具千魂炼尸的。但胖子拦住了我。说但凡为恶魂超度,场面肯定不会好看。

    果不其然,那欧阳菘瑞超度的后院整个一天都弥漫这阴森的气息,即使是中午,这店内都能散发出凉意。

    而这平日里老来串门的蚊蝇,此时也早就与我们断绝了关系。

    下午,我和胖子就因为今后我要做什么的事情,进行的争吵。

    而在我们争执中。一个穿着古朴的中年男子进入了店内。很显然,他肯定是在门口一直等着我们的。要不然不会这么快就到了这里。

    这名中年男子双眼有神,步伐稳健,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道三爷?”

    胖子一见来人,整个胖脸都笑开了花。“这什么风,居然把您给吹来了。”

    再次见到胖子那献媚的笑脸,着实让我作呕。他的这种表情,我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位道三爷在他心目绝对是和财神爷一个量级的。

    道三爷没有理会已经开花的胖子,而是微笑的看着我。

    “这位就是齐家少主吧?”

    我没想到他居然是来找我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你爷爷齐瞎子还好吧?”

    道三爷和颜悦色的说着,并用了一副长辈的口吻来询问我。

    我看他面善正准备告诉他我爷爷已经走了,可突然看见胖子在这位道三爷的身后,一直摇头。

    难道我爷爷和这位道三爷有什么恩怨?

    “我爷爷很好。”我浅笑道。

    道三爷笑着没有答话,而是一直盯着我看,从他的眼神里,我能够感觉出他似乎对我说的话有些不信。不过这应该不是他知道什么消息,而是他在试探我。

    “那就好。下次你见了他,带我向他问好。就说道三很想他,约他来北京叙叙旧。”

    “好。我会的。”我点点头,神色淡然。

    “三爷,您远来是客,先请坐下。不知这次您来是看上了什么物件?还是有活要做?”

    道三爷没有回答胖子的话,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铜牌。

    “摸金符?”我大惊失色的说道。

    我看到这个铜牌大吃一惊,因为这个铜牌不是别的,而是一个摸金符。这短短的两天内,我居然看到了两枚摸金符,难道这摸金符如此烂大街?

    王胖子看到这枚摸金符,也是一脸的呆滞。

    道三爷笑吟吟的看着我,说道:“怎么了?没见过?”

    我和胖子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这摸金符乃是我齐家的传家之宝,世上居然会有第二枚,这件事怎么说,怎么透着邪性。

    “这摸金符乃是魏武帝曹操所造。起初共有一十八枚,分发给十八名摸金校尉。你齐家能有一枚,难道我就不能有吗?”

    道三爷说完,依旧一脸的笑意。可我却笑不出来,这摸金符乃是我齐家的传家之宝,有着重大的意义。

    这道三爷既与胖子熟识,为何胖子却不知这件事,这里面肯定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他拿出此符来的目的也绝不简单。

    “三爷您既然拿出了这枚摸金符,那就请开门见山的说吧。我齐家现在由少主做主。”胖子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变得稍微淡定。

    我无语的看着这个胖子,昨天晚上还要和我抢摸金符,当家主,准备谋朝篡位,现在居然一副以我马首是瞻的模样,这张胖脸咋说变就变呢?

    我定了定神,然后坐在了道三爷的面前。

    “您请说吧。”

    道三爷缓缓的将摸金符反了过来,只见这枚摸金符的背面已经没有了“升官发财”四个大字,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交错的线条。

    这些线条的纹路有着其特殊的规律,很像我以前在爷爷的藏品里见到一种线络图。但那种线络图都是画在易保存的各种薄皮上,以特殊的方法才能找到起点和终点。这是我们行内古时候记录墓地的方法,据爷爷说,现在这种线络图会画的人极少,懂的人更少。

    而且这种手艺在清末就已经失传了。线络图的主要手法是以线代点,用交汇和叠加的方法来叙述其位置,极其难懂,不知道方法的人,一辈子也别想知道里面画的是那里。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这摸金符大不过手掌,有人居然能在以极细的线条在这枚摸金符的背面绘制一副地图。

    单从这手艺上来说,这就不是现代人能做到的,这枚摸金符上的线络图极有可能标注的是一个大墓,而且还是那种非常危险且利益丰厚的皇陵。

    而且我断定,这刻线络图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一位倒斗人。一个我不知道的前辈高人。

    这种倒斗人自己解决不了的墓地,并将之记录下来的地方,死亡率极高。更何况是在刻在那摸金符后的。

    从我看到的第一眼,我就本能的想远离这座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