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8章 曹操墓
    我想远离这座墓,但我见这道三爷还不说话,就知道他是想考我了。他与我爷爷是旧识,算是我的长辈,极有可能知道我齐家的底细,我自然不想让他小瞧我齐家。

    “这是线络图吧。”我淡然的说道。

    道三爷点点头,再次点了点这枚摸金符。

    “这确实是线络图。而且标注的还是一个大墓。一个非常特殊的大墓。”

    “谁的墓?”

    胖子一听这话,显得比我着急,率先问出了声。

    “曹操。”道三爷笑吟吟的说道。

    “不行。”胖子大喝一声,神色非常的急躁。

    我立马上前安抚他,并把他拽到了另一边。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激动。”我问道。

    “因为那是曹操墓。曹操算是我们摸金倒斗人的祖师爷,如果和他一起去倒这曹操墓,那就是欺师灭祖的大罪啊。”胖子一脸激动的说着。

    相比胖子激动的神情,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对倒斗这一行还并不是太了解,对于祖师爷这个概念更是少有。

    “那枚摸金符,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曹操造的第一枚摸金符,传说他将此符给了第一个摸金校尉。后来这个摸金校尉为曹操挖掘了很多大墓,找到了无穷的财富。但曹操害怕自己死后的墓地被这些人挖走,就下令让此人陪葬。而这位摸金校尉在得知这一切后,自知自己肯定逃不过陪葬的厄运,但又恨极了曹操。所以将曹操墓的位置刻在了自己的摸金符上,交给了自己儿子。”

    胖子缓缓的说出了这段故事,并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故事是每一个倒斗人在入行时都会被师傅告知的。意思大概是让我们这行的人不要接触皇家,以免引来灾祸。”

    “这个故事是真的?”我有些疑惑的说道。

    “大概吧。但无论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这个墓我们都不能去。”胖子郑重的说道。

    “为什么?”虽然见面时间不长,但从我对胖子的了解,他应该十分喜欢倒斗赚钱才对。

    “曹操乃是摸金的祖师爷,他既然手下有摸金校尉,这墓地的结构,怎能不防范着我们。内行人造墓,这才是真正的忌讳。这官家的大墓最的麻烦,你是学艺不精,我是没有机会学到你齐家的真本事,普通的大墓自然没事。但这种规格的官墓,咱们要是去,铁定死在里面。再说了,要是这活容易,那道三会拉上咱。我敢断定,这处墓地他肯定经营了多年。因为一直无从下嘴,所以才等到现在,你是齐家接班人,所以他找上了你。听师叔一句话,不管一会他说什么,都别答应他。”

    我一听这话,心中就打定了主意,本来我对下墓倒斗这种事情就不是很上心,既然胖子都不愿意去,那我自然也不会去。

    “这道三爷到底是什么人?你好像很怕他。”

    “用古代话说,他就是北方绿林的总瓢把子。掌管着大半个华夏的地下生意。年轻时的他是从倒斗起的家,聚集了一票人跟着他干,后来因为阵营问题,被打压了,但不知为何最近十几年又再次跳了出来,而且发展非常快,生意都已经遍及全球了。”

    “这么厉害?后台很硬啊”

    “那是相当厉害。他手下的能人很多,如果是连他都需要咱们,才能倒那曹操斗,那就说明那个地方太过危险,已经不是普通人能解决的事了。”

    我再次坐到了道三爷的面前,说道:“老爷子,不管您拿出这枚摸金符是准备做什么。我们都不想参与其中。”

    道三爷依旧一脸的微笑,似乎对我的回绝并没有生气。

    “这枚摸金符的故事,想必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胖子刚刚说的那个摸金校尉的故事,我自然是了解的。

    “那个摸金校尉就姓齐。这件事你不知道吧。这枚摸金符其实才是你齐家的祖传,你齐家先祖在某次倒斗的时候陷在了里面,将这枚摸金符才会遗落在外。你身上的那枚摸金符,只是后来得到的而已。这个墓其实才是你齐家真正最想挖的。”

    道三爷说话的语速很慢,但他每一个字却都敲击在了我的心上。

    “你难道就不想找回你齐家的祖传之宝,为你先祖报仇?”道三爷笑吟吟的说着,炯炯有神的双眼似乎要将我击穿一般。

    我沉默不语,要是这枚摸金符真是用我齐家先祖的鲜血换来的话,那我肯定是必须要回来的。

    经过李家一事,我心中已经对齐家的事业有了一定的了解。

    既然我继承了齐家的摸金符,得到了鱼肠和那阴婚配得来的天大好处。我就要负起齐家的责任。

    爷爷用生命才换来我的健康,怎能它随意的流逝。

    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有点心动了。

    “小胖。我知道你不愿意去,祖训难违。但你要想好,没有摸金符不得摸金也是祖训。齐家的摸金符想必已经在齐家少主手里,你难道就不想要一枚自己的摸金符吗?”

    道三爷这次是对王胖子说的。王胖子昨天就在对我不愿意下墓而耿耿于怀。怕坏了他的生财大事。

    “三爷,您想多了吧。您手上的那枚也是齐家祖传。就算到了我们手里,那也是齐成的,与我没多大关系吧。”王胖子嗤笑道。

    “没错,我手上的这枚肯定是要交到齐少主手里的,可是齐少主现在戴的这枚不还是会回到你的手里吗?没有摸金符,你敢下墓?你还敢去捞那明器?”道三爷道。

    “三爷,您这就太小看人了。我王进凯岂是那种贪图明器之辈。别的不说,就凭我的这对招子,到哪不是座上宾。没有明器,我难道还会饿死不成。”

    “除了摸金符,再加两千万。”道三爷再次笑道。

    “两千万?”我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

    想想背包里那本写在“三页薄纸”上的炼体法门,我就鸭梨山大。现在的我可就是负债两千万的穷鬼,不说别的,光是这负债的利息,就足够把我给压死的。

    那霍东根本没念我救了李嫣溪的情,居然只给我了我们2年的时间,而且每个月还有巨额的利息。

    “我认识一些人,其中一个正好是霍将军的上司。如果霍将军让你们现在还钱的话.”

    道三爷说的很慢,但给我的压力却是实打实的。

    这钱给的压力绝对要比齐家的责任感来的冲击大,而这就像是压垮那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干了。”

    “好,齐家少主就是痛快,三天之后,咱们机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