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9章 一墓二主
    三天时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这段期间我回学校办理了一下请假手续,和舍友住了一天,之后便再次回到了万古阁。

    胖子和欧阳菘瑞则趁机去进行了一次大采购。钱嘛,当然是从胖子那里预支的。

    道三爷在我下了决定之后,就给我写了张两千万的支票。

    把钱还给霍东后,我现在可谓是一贫如洗。

    胖子原本对我的决定非常愤怒,可正如道三爷所说的,他现在非常希望得到一枚摸金符。

    我答应他,只要将道三爷那枚摸金符拿回来,就给他用。

    道三爷手上的那枚摸金符,虽然是我齐家先祖传下的那枚,但是我身上的这枚是我爷爷带过的,我用起来更亲切些,两者选其一,我还是决定用我爷爷留下的这枚。

    欧阳菘瑞对我去哪里并没有多大意见,只我要带上她就行。

    我能够看得出,她对已经所处的环境非常陌生,对我有些依赖。

    从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感觉欧阳菘瑞虽然话不多,有时更是惜字如金。但为人却是热心,也很懂事。只是因为对地域的不熟,这才显得生分。

    他们两个里最先回来的是胖子,倒斗对他来说可谓是轻车熟路,购买的物资也十分的齐全。

    准备的东西有黑驴蹄子,洛阳铲,登山镐,绳索,狼牙手电和氧气瓶。

    此外他居然还准备了三套登山服,是能防辐射的那种。除了这些东西,我居然还找到了一大桶黑狗血。

    “这东西你哪买的?”我指着这桶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狗血问道。

    “那东西满大街都是,还用买?”胖子满脸鄙夷的说道。

    这话着实让我无语的很。

    “胖子,这里面咋没有蜡烛啊?进去之后万一出事咋办?”我疑惑的说道

    “叫师叔。别胖子胖子的乱叫。”

    “师叔。”我十分无语,胖子对这个称呼似乎特别看重。

    “嗯,这才乖。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求教了,我就勉为其难的讲给你听。用蜡烛这事情,已经是多年前的老黄历了。古时候点蜡烛可以判断墓中的氧气容量,如果蜡烛变色,那就是墓中有变。但现在我们有了更为精准的测氧仪和电磁感应器。这东西可比那蜡烛要惯用的多。”胖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不是不合规矩吗?”

    “规矩是用来保护我们的,不是我们行动的枷锁。这一点你必须清楚,蜡烛的燃烧是会消耗氧气的,那点氧气关键时刻能救命,你爷爷也是这方面的支持者。”

    胖子说完这些还从另一个包里拿出2把匕首。

    “这东西本来是每人一件,不过你有了鱼肠,你媳妇有了那宝剑,这东西我就都拿了。另外我和道三爷预定了几把枪,到地方他就会给我们。你看看还需要点别的东西吗?”

    我耸耸肩,表示没有。我是头一次下墓,胖子却是个老江湖。这方面的准备已经很全面了,我就不参和了。

    欧阳菘瑞是胖子找人带她去买的东西,可回来的时候却硬是用了四个人,每人手里都拿着一大把的药材。其中有人参,鹿茸,灵芝,金钗石斛等等一堆的补药。

    胖子一见这东西,别提多乐了,一个劲的看着我下面,似乎能看出花来。

    “我说欧阳啊,这么多补品下来,绝对能把我师侄的小竹笋,一晚补成个白萝卜了。”

    胖子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双手还不断的来回扩张,看的我是尴尬不宜。

    “这是法将炼体前的药浴,你和齐成都要来。今晚就从子时开始,明日午时结束。”欧阳菘瑞根本没理会胖子依旧不苟颜色的说。

    “啥?子时开始,午时结束?当这是死猪脱皮啊。照你这么个蒸法,明天你不仅能吃到你胖爷的蒸肉,还能再拿去卖个几百斤,这样你的药钱也就不用还了。”

    胖子越说越气,直接撸起袖子,眼看就要冲到欧阳菘瑞面前。

    我一见这是要动手的节奏,连忙上前。可这时的胖子就这么恶狠狠的盯着欧阳菘瑞,直接跑了过去,然后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当晚,我是一个人待着那药浴池里的。这药浴的滋味绝不好受,那些个补药是在煮沸之后,才降到一个人体能适应的温度,而且在此期间会连续的加温。稍微舒服点就会被再度升高的温度给烫醒。

    这样我根本没法入睡。整个一晚就在这样的反复中煎熬着。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被欧阳菘瑞放了出来。

    虽然被折腾了一晚上,但不知为何,出浴以后我突然感觉到体内流传着一股股奔腾的热量,现在全身都充满了力气。

    “这是怎么回事?”我对欧阳菘瑞问道。

    “这就是法将的炼体法门,从古至今不都有穷文富武的说法。那些武将磨练身体本就是个烧钱的过程,需要的药材太多,穷人家根本负担不起这个。而顶级的法将炼体法门,需要的药材会更多,这才只是第一步。”欧阳菘瑞淡淡的说道。

    “啥?这才第一步?”我有些惊讶了,那些个药材我虽然没去买,但也知道价格绝对不菲啊。这才第一步,那今后岂不是还要更多的钱。

    “这种药浴的效果还不错。你现在体内不仅有我的阳气,还有这药浴的补充。炼体的效果肯定会事半功倍。”欧阳菘瑞道。

    我无言的看着欧阳菘瑞,没想到我花了三千万买了个澡泡。这些钱干些啥不行,要是有了钱,咱也不会被逼的去那曹操墓里卖命不是。

    一想到钱,我就有一种恋床的冲动,似乎只有那被我魂牵梦绕了一晚的床铺,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这一觉,我本来是能一觉到天亮的。可晚上突然被王胖子那撕心裂肺的惨叫给吵醒了。

    这叫声当真和那待宰的肥猪没区别了。

    我有些担心他,连忙下了楼。正好看见欧阳菘瑞从我昨天待的药浴房内出来。

    “胖子怎么了?叫声咋这么惨?”

    “没什么,只是没降温而已。”

    欧阳菘瑞的回答很简单,但昨晚的温度已经让我焕发了新皮。是我身体能接受的极限。听胖子这叫声,我明天估计还真能吃到那蒸肉。

    伴随着胖子的惨叫,再看看欧阳菘瑞远去的背影。我突然发现,这女人不管是人是尸,都是有老虎属性的。

    转眼就是第三天了,是到了与道三爷约定的期限。我们三人收拾好行囊,驱车来到了机场。

    道三爷来的很早,只带了一个随从,随身也只有一个小包。

    “胖子,你不是说让三爷给咱们准备了枪吗?我咋没见啊。”

    胖子没好气的看了看我,说道:“小橙子,你当那飞机是咱家的拖拉机啊,想拉啥拉啥。那东西能上飞机吗?连咱这东西都是要走托运的。”

    我无语的看着胖子,知道自己犯了没经验的错误,诚恳的和他道了歉。

    道三爷见了我,依旧满脸的微笑。“看来齐少主准备的挺充分嘛。”

    “让您见笑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潘黑。你帮齐少主处理下这些个东西。”

    这时,我才真正开始关注道三爷旁边这个人,他样貌普通,眼神呆滞,要不是穿的精神,那就是一个十足的路人甲了。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我们三个人的行李居然被他一个人都拿了起来,直接带走。

    这一幕让我顿时有些惊措。那包里的东西大大小小总有80斤,三人行李加起来都超200多了。

    我这刚刚才进行了药浴,身体素质有了明显上升,可与这人相比,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心中不免感叹这人和人的差距果然很大。

    “这人也是法将?”我低声询问了下欧阳菘瑞。

    欧阳菘瑞摇摇头,表示不是,但她看那潘黑的眼神明显不对。

    我们乘坐的是道三爷的私人飞机。上了飞机后,我们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居然不是曹操老巢许都,而是秦岭。

    曹操的墓是在秦岭?这个结果让我有些心惊。

    下了飞机,出了机场,我们就在道三爷的带领下离开了。

    当夜我们是在秦岭山下的一个小村内落了脚。

    “道三爷,咱这都到了地方,属于一根绳上的蚂蚱。您有啥消息也和小胖透露下,免得咱坏了您的事。”胖子一脸郁闷的说者。

    “小胖啊!不是三爷藏着掖着,而是那地方有些个门道,等咱们到了地方,再好好的唠。”道三爷意味深长的说道。

    次日一早,我们就被到时那也叫了一起来,跟着他进了山。秦岭自古就是一险地,乃是华夏南北的分界线,也是华夏最为重要的一条龙脉。这里崇山峻岭,有山有水,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自古就有大墓存在。

    连续爬了两天的山,我们终于在一个山顶上停了下来。

    “三爷,都到这了,该说说了吧。”我的口气并不好,任谁被当个傻子被人领着爬了两天山心情也不会好。

    “你是齐家人,寻龙点穴是你家独门绝技。你先看看这片地,有没有能想到什么?”

    我闻言环顾了下这附近的地形,发现自己的脚下乃是一个盆地,有一道河流奔腾而过,对面则有一个同样高的山峰。

    两座山峰各有偏斜,呈互为追捕之势,而底下的盆地则是园中带扁,呈奔腾之感。

    “吉穴,双凤朝阳。”我缓缓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道三爷闻言点点头。

    “这里的地形确实属于双凤朝阳,乃是可以泽福子孙的吉穴。但这里双凤朝阳的格局却是我有些不同。”道三爷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这是何解?”我疑惑的看向道三爷。

    “此地虽然是双凤朝阳,但在这处吉穴里却有两个主人。”道三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