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1章 十六卦奴(二)
    “十六卦奴?”

    当道三爷听到欧阳菘瑞的化后,身体瞬间颤了颤。“这世上真的有十六卦奴这样的道阵?”

    “小橙子。这十六卦奴是怎么回事?”胖子悄声问道。

    我叹了口气,说道:“相传文王留八卦而去八卦,不光是因为十六卦泄漏天机太多,而是因为十六卦每次占卜都需要血祭。这血祭之人就被称为十六卦奴。十六卦奴有两种作用,一是为了占卜,二是为了变阵。如果在墓地出现,那肯定是第二种了。这是一种用人为基的血肉阵法。这血祭的十六卦奴在演变卦相的时候必须是活的,每个卦奴都需要献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有的是眼,有的舌,各不相同,总之要凑齐十六份。然后这十六份祭品必须用贡献者自己的皮包裹住。相传这样可以保持贡献物不腐。那个时候因为没有水银剥皮法,所以每次剥皮的速度都很慢,这期间还必须让卦奴活着且保持人皮的完整,过程相当残忍,如果中途有人死亡就必须另行换人。所以这十六卦奴的产生,往往伴随着相当多的死亡。”

    “这么残忍?那能有效果?”胖子道。

    “效果不仅有,而且还很大。这就是古代相传的以物换物。贡献祭品,获取信息。天人合一。但由于这种过程太过残忍,文王就推演出了八卦,但效果比十六卦要差很多。”

    胖子听了我的话,狠狠的点点头。“看来文王他老人家才是真正的革命先驱者。就是可怜那些个父辈的劳动人民。我们现在现在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报仇。”

    我无语的看着胖子,这家伙居然现在还能整出这词来,真是有点中2病啊。

    道三爷也许听到了我和胖子的对话,摇摇头说道:“十六卦奴最为残忍的不光是这个。由于是要给当权者卜卦,所以十六卦奴都必须是当权者的亲朋。可以是儿子,也可以是非常相熟的朋友。十六卦这种残忍的祭天祈福仪式在商朝最为盛行。但那个时候是奴隶制,人和牲畜是没区别的。”

    “心这么狠?亲朋好友都不放过?”胖子诧异的说道。

    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道三爷的说法。“这十六卦奴的事情,是我小时候爷爷吓唬我睡觉用的,谁知道居然会是真的。”我摇摇头。“如果我爷爷没说错的话,那这十六卦奴藏尸的地方,应该就是墓葬的入口了。”

    “入口?”胖子一听这话就来了精神。“那赶快走啊。咱们来这的目的不就是这个?这满屋的明器还等着咱去临幸了。”

    “你就不怕沾染因果?”欧阳菘瑞斥声喝问道。

    “我们是工农的子弟,代表的是广大群众,所有的反动派那都是纸老虎。别说是那些玄之又玄的因果,就是牛鬼蛇神亲至,我也不怕。”

    我无语的看着胖子范2,轻声问道:“师叔,我爷爷都教了您些什么?”

    “明器和倒斗啊。”胖子理智气壮的说道。

    直到这时,我才清楚,这胖子眼里只有明器,只有钱。估计我爷爷当年也被这货气的不轻。要不是他为人忠诚,估计早就被踢出师门了。

    道三爷看着胖子在耍宝,沉声说道:“十六卦奴的传说,我也曾经听过。相传明朝末年,北方巨魁马文斗就在贺兰山脉找到一个商代大墓,其墓门就是用十六卦奴阵封印。那马文斗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好手众多,就硬生生的开了这墓门。可结果是这马文斗一行六百人不仅全部丧生在了那商代大墓之下。连同他们那些没有去过现场的妻儿也一夜之间化为一滩血水。这件事在当年引起了轩然大波。最后北方同道请出了中原八大家中的‘千面幻道’冯宝珍,这才又重信封了那墓门。”

    千面幻道?我心中一紧,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听到一个有关八大家的消息,可惜道三爷不愿意多讲,我也不好多问。

    “按这么说这十六卦奴都成精了。那现在咋办?咱们这么辛苦跑一趟,要是连块砖都带不回去,那多扫兴啊。”胖子一脸担忧的说。

    “十六卦奴只会出现在墓门的方位。只要找到它,我们就能想出办法。可问题是这墓明明是刘邦为延续大汉江山而造,为了让汉朝永固那肯定会用尽各种方法。曹操又是如何将墓地建在这里,窃取了这一方水土。”道三爷不断的喃喃自语。

    “我说三爷,你那线络图肯定是译错了,你拿过来让我家橙子给你看看,也许会有新发现。”胖子没皮没脸的说道。

    其实我先前也在想,那曹操就算是请了天神来,也不可能在不惊动十六卦奴的前提下,再造一墓,这种事情太过荒唐,唯一的解释只有这线络图出了问题,曹操的陵墓根本不在这里。但我隐隐感觉到,那线络图没错,曹操的墓就在我们脚下。

    道三爷没有理会胖子,而是转头看向了欧阳菘瑞。

    “欧阳姑娘,你既然已经看出了刘瑞墓用的是十六卦奴,那曹操墓又是用的阵法又是什么?或者说有什么阵法可以压制这十六卦奴。”道三爷道。

    “伏羲乃是上古道门中的地皇。按天,地,人三阶来算,能够压制十六卦奴的,必然是天道法阵。”

    “天道法阵?你了解多少?有多少能压制这十六卦奴的。”道三爷连忙问道。

    “天道法阵乃是用星空之力压地脉气运,不管是星空之力还是地脉气运,小女子都未曾深研。能看懂这十六卦奴已经是极限了。”

    道三爷无奈的摇摇头,虽然明知这道家阵法玄奥无比,常人难懂,可真要他接受事实也确实困难。

    “我说三爷,欧阳妹子。你们就是想的太多,不管那阵法是什么东西。它总是在墓口上不是。这天下大墓万变不离其宗,我齐家都出动了少主了,找个墓口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胖子道。

    胖子的话如同当头棒喝。道三爷当即暗道自己被经验主意所误导。

    “没错。十六卦奴阵必是放在墓口,不管它如何玄妙,都逃不过寻龙点穴。齐少,如果按寻龙点穴的方法,不知能不能找到那十六卦奴。”

    道三爷本就是一个执着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三番四次的来此地。我本来就对道家的文化知之甚少,欧阳菘瑞这个大宋阴官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去管。可道三爷却将这个皮球提了过来,我也不得不接着。

    “如果只是单纯的大墓,那自然没有问题。但现在却是双层墓,这双层墓都在地表用阵法做了掩盖,其中肯定会有陷阱。特别是针对摸金校尉的陷阱。摸金校尉本就是倒斗高手,在曹操手下多年,以他多疑的性格岂会不防。我齐家先祖既然造已得到这摸金符,却迟迟不来此地,那就说明这墓地太过危险,或者是知其门而不得入法。”我缓缓地说道。

    “那齐少有什么好想法不如说出来。”道三爷道。

    我苦笑着摇摇头,这被道家阵法掩盖的痕迹,哪有那么容易找出来。“就按胖子说的来,皇陵大墓必出龙脉,我们按着寻龙点穴的方法一步步的找,总会找到那墓口所在。”

    “不用这么麻烦,其实我知道十六卦奴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