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2章 棺板中的一只眼
    “不用这么麻烦,其实我知道十六卦奴在那里。”

    “你知道墓口在那?”

    “你知道墓口在那?”

    我与道三爷互望一眼,没想到那让我们两个倒斗人都犯难的墓口所在,居然被欧阳菘瑞这么一介女流轻易的找到了。

    “欧阳姑娘,你刚刚不是说对这十六卦奴知之甚少吗?”

    “十六卦奴阵我确实没有研究过,但我知道这十六卦奴阵必与水有关。只有水的流动,才能让这阵法起效。所以那墓口肯定是在那山河里。”

    欧阳菘瑞用那双淳朴的大眼无辜的看着我们。一眨一眨的好生可怜。

    “md。好好说话不行,非要大喘气。直接开路,我们就从这河底开始,抄了那草菅人命刘氏王朝的根基。”

    胖子老气横秋的说着。突然,他的屁股边多了一直脚,然后这只脚以极快的速度与他的屁股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是谁?是谁踢的你胖爷。”

    看着胖子化作一道抛物线,与大地母亲来了一个深吻,顺着山路滚落而去。我就仍不住想起了一首诗。

    “啊!!!你轻轻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看着下落的胖子,道三爷的目光中多了几许精光,他深深的看了眼欧阳菘瑞,与他身边那从来不说一句话的潘黑互看了一眼。

    我虽然在笑话胖子,但我却看到了这一幕,说实话我对道三爷的这对组合并不信任,他们的这一眼,让我感觉到了对方的一丝慌乱,这种慌乱就来自那个始终寡言的潘黑。

    “欧阳姑娘果然好脚力,我们也该下去了。”

    道三爷笑吟吟的说道,带着潘黑率先向着山下走去。

    我们陆陆续续的下了山,可以看出,整个盆地已经时久没人来过了,这里杂草丛生,不远处还有不少的蝴蝶在飞舞。

    胖子在知道踢他的人是欧阳菘瑞之后,一脸无奈的闭上了自己的嘴。看来在李家宅的时候确实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情,要不然以胖子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怎会如此惧怕欧阳菘瑞。

    “小橙子,看见这蝴蝶了没,凤尾大金蝶啊。这东西拿到北京去,光是标本就能换个大几千,要是活的拿过去,那能上万。”胖子一脸兴奋的看着那些飞来飞去的大蝴蝶。

    “你还懂蝴蝶?”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胖子。

    “他是懂钱,啥值钱,他就懂啥。”道三爷笑吟吟的看着胖子,眼神非常和蔼。

    凤尾大金蝶,是属于一种极其罕见的巨型蝴蝶,只有秦岭某些地段存活者,本生存量就极少,又经过一段时间的疯狂捕杀,现在可谓是一只难求。

    “胖子,这样的东西活着的本来就少要是再经你折腾下,那就灭种了。难道你想当一个灭种的男人?”

    “滚,你才灭种了。”胖子没好气的说着。

    在我的不断劝说下,胖子终于打消了要拿蝴蝶发财的梦,但是也明确提出,要是今后在北京买不起房,铁定用这蝴蝶来定首付。

    我对此很无奈,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当即就展开了我的工作。对于这第一次的寻龙点穴,我需要做的很多。整个秦岭乃是一个巨大的龙脉,这双凤朝阳的吉穴就想到与这龙脉的眼睛,乃龙之根本。

    流淌在盆地中的这条山河,就如同人之眸子,带动了整个盆地的活气,使这里的气运源源不断。来回的观测的推算,我已经可以断定,欧阳菘瑞说的肯定没错,这刘瑞墓的墓门就在这山河的附近。但具体的地点,我需要在做推演。

    从李家宅到现在的一路观察来说,欧阳菘瑞所说的话句句为真,想必碰了十六卦奴阵会沾因果这个事情也是八九不离十。

    因果。

    这个概念在道家和佛家中流传甚广。大部分的人以为因果是佛家先提出的。其实道家提出这个概念的时间也很早,只是由于道家在传教理念上属于宁缺毋滥的性格,所以知道的人很少。相反与佛家,传教于众,众中则优,则更符合华夏百姓。

    但不管是道家还是佛家,因果这个概念都是在说前事因,后事果。在倒斗这一行,我爷爷曾经告诉我,这倒斗断人祖坟,夺人祖财乃是恶因,必会得到恶果。我齐家自三百年前开始,虽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是一直都是一脉单传,要不是将所得的财富都捐赠给了穷人,得到了大量的福果,那恐怕现在我齐家早就已经成了历史尘埃。

    但即便如此,我齐家传宗接代依旧成了大问题,我爸爸是在我爷爷接近30的时候才出生的,而我也同样如此,在那个提倡早婚早育的时代,30岁生养那就等于是大逆不道。

    因果这种事情非常的玄奥,是一种绝对的唯心主义,但它确确实实又存在与我们的生活中,所以爷爷告诉我要少沾因果,多积福。

    寻龙点穴绝对是个技术活,是不会像小说上的那些人,很简单的就能找到墓地。这样的推演必须经过很多次才能确定墓地的所在。

    我就在第三天的夜晚,终于确定这十六卦奴所在的墓口肯定就在这山河偏北一处。

    众人来到这里,抄起洛阳铲,立刻甩开膀子干活。一个时辰后,我们就大致判断出了这墓口的大致所在。

    深挖五米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棺椁,这个棺椁乃是白玉切成,虽然只有一角,但这却是希望。

    道三爷在见到这个棺椁之后更是大笑三声。直接就将他的那枚摸金符递给了我。

    “这是你应得的。”道三爷把话说完就直接开始干活了。

    我接过摸金符,也没细看直接便递给了胖子,对于我来说,这块摸金符并不好用,它只是象征了我齐家悲惨的几代人。胖子接过我的摸金符后,脸上的那对小眼直接就撑成了两颗圆溜溜的大葡萄。

    “md,这下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倒斗挖明器了。”

    我听了这话,正准备对他进行批评再教育,告诫他不能凡事向钱看。可突然被道三爷的一句话给堵回去了。

    “看,那是什么?”

    随着道三爷的指向,我居然看到那白玉棺椁里流过一只眼睛。一只人的眼睛。没有眼皮,没有脑袋,甚至没有身体,就是这么一个孤零零的眼睛。

    准确的来说,这应该是一个眼球。

    这白玉棺椁根本就不是透明的,为何我们会突然看见一只流动的眼球。这只眼球是谁的,它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如果这是人的眼睛,那他是如何在一个可以流动的棺椁里存在几千年的时间。

    这一瞬间,我们都被吓住了。这种不符合物理现象的事情太过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