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3章 忠臣泪
    “先不管它,把这个棺椁给我挖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能不能吞了我道三。”

    道三爷当机立断,潘黑也也是拿起工兵铲就开始动。我与胖子互看了一眼,心中对道三爷的目的有加深了一些疑虑。

    白玉棺很快就被挖了出来,棺盖之上刻着“乾九留侯子房”六个大字。

    “留侯子房?”道三爷看到这里微微皱眉。然后仔细观察起了这口棺椁的其他几面。

    我看到这个棺椁心中也是同样一惊,因为这个留侯子房指的乃是张良,也就是汉初三杰之一。当初的他并没有留恋刘邦给予的封地官位,而是选择的归隐田间,难道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被刘邦当作卦奴葬在了此处。

    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啊。我们刚刚那个看到的那只眼球,难道就是张良的?

    这只眼球就存放在棺板之内,而这棺板里却不知道有什么物质,居然将这颗眼球完整的保存了下来。也许是材质,也许是里面加了一些特殊的东西。

    “这个应该就是那十六卦奴之一了。”欧阳菘瑞语气平淡的说道。

    欧阳菘瑞的话中意思我们都懂,但我们却并不想承认。如果那刘邦真的将张良做成了一个卦奴,那么其余的十五个肯定也是大汉的开国功臣或是皇室后裔。

    这些功臣在生前为大汉立下汗马功劳,难道死后也要为了大汉而付出自己的性命。

    我现在还记得爷爷所说的十六卦奴制作过程。那必须是活生生的取下身体的某处,并且用自己的皮包裹住。那是何等的煎熬,难道就为了让自己的大业千秋万代,就要如此牺牲这些功臣名将?

    那这人性何在?天理何在?

    那棺板里的眼球还在不断的流动,他每一次流动都让我的心不再平静。

    我细细的观察起了这白玉的棺板,发现里面居然有一层薄膜。难道在这棺板内,就存放这留侯子良的人皮,那留侯子良的眼珠就用自己的皮包在棺板里。难道这位汉初三杰生前为大汉立下赫赫战功,死后还要受到如此残忍的对待。

    我不敢在想下去了。自古云:一将功成万骨枯。看来这江山基业也是需要功臣骨的。

    “他是张良。”

    道三爷的话很短,但语气却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md,这刘邦老儿居然用他的功臣给他老爹做十六卦奴,这心也太狠了,张良这样为他立下大功的人都杀,忒可恨了。今天我就要代表这天下的劳苦大众,倒了这刘邦老爹的斗。”

    胖子说做就做,抄起工兵铲就准备挖。我一把拦住了他,说道:“别乱动。先听三爷的指示。”

    “挖!”

    道三爷并没多说什么话。

    最后,我们在河的两岸共挖出了十六口棺椁,同样都是白玉制成,除了张良所代表的乾九,还有兑四、离三、震八、巽二、坎七、艮六、坤一、乾六、兑七、离九、震三、巽四、坎一、艮八、坤二。

    看着这些卦号,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乾九到坤一乃是先天八卦,乾六到坤二指的乃是后天八卦。先天八卦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伏羲八卦,而后天八卦也就是文王八卦。

    这十六个棺椁里面葬着的也都是大汉的开国功臣和皇亲国戚,先天八卦乃是功臣之棺分别有燕王臧荼、淮阴侯韩信、梁王彭越、宣平侯张敖、淮南王英布、舞阳侯樊哙、文终侯萧何。这里面有些人是被刘邦杀的异姓王,有些却是忠臣良将,而且死亡时间也大不一样,如果写的都是真的,那这个墓建造的时间就非常的长,而且历史跨度也极大,经过了数个执政时代。

    燕王臧荼、淮阴侯韩信、梁王彭越、宣平侯张敖、淮南王英布都是异姓王实力强大,且对大汉有着大功,但却被刘邦早早害死,他们从本质来说属于刘邦的敌人,大汉的支柱。而张良,樊哙,萧何这三人却是在历史上有着很好的结局,如果他们三个也在此,那就说明这是在他们三人快死之时,才动的手,而且有的还不是刘邦在位时期。

    这个谋划应该是很早就开始了,而且人选也是早就定下的。这八个人的共同特点都是对西汉建立有着巨大功勋的,可谓是功勋卓著,乃是大汉的支柱。

    至于后天八卦则都是皇亲国戚,他们大都是刘邦的儿子,但其中却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人,那就是刘邦的父亲刘瑞。也就是道三爷曾经判断的墓主之一。

    如果刘瑞都不是墓主,那谁才是墓主,谁能帮助刘邦泽福后世?让大汉朝江山永固?难道是刘邦亲自住了进去?

    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答案,刘邦自己固然能代表整个大汉,但这样做会折损他的阴寿,当权者是绝不会这样做的。吕后就更不可能,在以男性为尊的古代,一个女性是当不了这个主的。

    到底会是谁呢?我实在想不出有谁能够代替刘瑞,替刘邦镇守社稷。

    “功臣镇江山,子孙养后世,因果固轮回。果然是上古道门的做法。这十六卦奴虽然与上古道门时期的十六卦奴有些不一样,但其本质却并无太大区别。这十六卦奴,都是从一到九,唯独缺五。自古以九为尊,所以这河中定还有一棺,就是中宫五,也就是用十六卦奴滋养着的第十七卦奴的棺椁,在这口棺椁之下,就是那墓口了。”

    “自古成大事者,果然不拘小节啊。”道三爷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看的是潘黑,这个一直不说话的人。

    这时的我,才真正开始注意潘黑。发现此人居然双眼呆滞,面无表情,如果他不是道三爷带来的,我还以为他是一个人形大粽子(僵尸)。

    因为第十七口棺椁在河下,所以要挖的话必须将山河引流,避开这个地方。而这一动就是4天。

    4天之后,我们一起开挖出了第十七口棺椁。

    这第十七口棺椁中的那第十七卦奴才是欧阳菘瑞口中真正的阵眼所在,而这大汉的双凤朝阳就是用这里面的东西在镇守。

    按上古道门的做法,原本这第十七棺椁中应该放的的是那十六卦奴各种贡献的祭品,但现在这些祭品都放在自己的棺椁的棺板之中,而这第十七棺椁我们则毫无头绪。

    现在的我迫切的希望看到这第十七棺椁下到底葬的是谁?因为他或许才是让我们真正要提防的那个。

    我们慢慢的拨开了土,挖到了这第十七口棺椁,这口棺椁也与其他的十六具一样,都是由白玉砌成,但这口棺却是由整块白玉切割而成,并没有砌出棺板,整个棺椁也并非像先前一样的透明,而是带着一种白蒙蒙的雾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