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4章 突变
    这口棺椁之上只有一个大大“五”字,其余地方皆为空白。这让我们连这棺椁主人的名字都猜不出来。

    “三爷,这是什么棺,连个口都没有,人咋放进去啊?”胖子道。

    “这叫顶天棺,这种棺并不是没有棺板,而是棺板在棺底,只有特殊的方法才能移动此棺。如果方法不对,那肯定会泄漏里面的东西。这种棺里不是放着的是那些对墓主非常重要的物品,就是放着守墓的粽子。总之我们不要轻易动它就对了。”道三爷道。

    “粽子?这群搜刮民脂民膏的家伙,居然还在墓外放粽子,这是要彻底断了我们这些苦哈哈的活路啊。”胖子越说越气,不由的把脸一板对我说道:“阶级的斗争,果然是需要前赴后继。小橙子,跟着师叔,咱们这就下去,将那刘氏老儿的明器统统挖出来。我就不信咱们两个摸金校尉还制服不了一个刘家老馆。”

    “嗯,往下挖吧。不过千万别动这口棺,只要能找到墓口,我们的目的就完成了一半。”

    “是您的目的。”胖子没好气的对道三爷说道。

    道三爷没理会胖子,而是直接行动。

    在道三爷下挖的时候,不知为何我胸前的这枚摸金符居然发出了阵阵的热浪,似乎是在向我预警一般。

    难道这口棺椁有问题?还是这地下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这口棺椁肯定是有着巨大的问题。能被十六卦奴阵守护在中间当阵眼的,那肯定是个凶物。

    倒斗下墓,最重要的就是收起好奇心。历史上已经有太多血淋淋的例子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往下挖,找到洞口,进入墓室,而不是和一个可能到来危险的棺椁较劲。

    但就在我们继续深挖的过程中,我们居然再次发现了一个棺椁。

    “这不可能?”

    欧阳菘瑞惊恐的看着这个棺椁,眼神中充满了惊骇。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一向沉稳的欧阳菘瑞会说出这种不冷静的话。

    后面出现的乃是一个青铜棺,从下至上,径直对着那第十七卦奴,而且两者之间隔的并不是深。我目测最多不过一米,在这个十六卦奴阵的下面,居然还会出现了这么一个棺椁。

    这个棺椁的主人是谁?与这第十七个卦奴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几个人中,只有道三爷最为沉稳,我看着他不由的感叹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道三爷在仔细观察过这棺椁的位置和造型后说道:“这是汉末的棺椁,虽然用的是先秦的青铜技术,但这上面纹刻的风格却是汉末的。欧阳姑娘能不能看下这口棺椁是那位道门高人摆置的?”

    欧阳菘瑞一直盯着这具棺椁,口中喃喃自语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兀自间,竟然晕到在地。

    “欧阳,欧阳。”我连续喊了几声,双手不停的摆动着她的身体,可依旧没有唤醒她。

    “小橙子,你家媳妇这是怎么了?咋看见个棺椁就像是失了魂呀。”

    我那里知道这个,欧阳菘瑞这种情况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她这种状态我非常的担心她。

    胖子一见我不回话,当下直接就撸起了袖子,一把将欧阳菘瑞的嘴撑开,大吸一口子后就准备亲上去。

    “你干什么?”我一把将他推开。

    “你妹的,你家媳妇都快没了气,你又不说话,我这是在给她人工呼吸,你懂不懂啊。”

    “不行。”我大声的说道。

    “那不行,你来啊。那是你媳妇,又不是我媳妇。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家媳妇真的快没气了。”

    我一听这话,脑门上的汗就流成了河。你tm见过会呼吸的女尸吗?女尸会呼吸吗?我家的媳妇是女尸,她本来就不会呼吸的好不好。

    还人工呼吸呢。我要是能人工呼吸,我现在至于还保持着初吻吗,还至于当个处男吗?

    你以为我不想亲我媳妇啊。那还不是不能亲嘛。亲了会死你知道不知啊。

    不想这还好,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一股流泪的冲动。别人家娶媳妇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到我这却是连嘴都亲不得。这人与人的差距也忒大了点。

    “快点亲啊。你到是快点亲啊。你不亲我就上了。”

    胖子在一旁不断的催促着,并不断的比划着,看这样子比我还着急,但我能亲吗。

    我噘着嘴,磨磨蹭蹭的凑到了欧阳菘瑞身边,望着这张魂牵梦绕的樱桃小口,我真的是“有口难下”啊。

    这是要我老命啊!

    上,我会死。不上,我会被骂死。

    就在我被胖子逼着不得不上的时候。欧阳菘瑞双眼一睁,眼中射出了一道红光。这可把我吓坏了。不过好在这股红光之时一闪而逝,他们几个都被我堵在了身后,并没有看到。

    “你怎么了?”我当即问道。

    “我要走。”

    欧阳菘瑞站起身来,二话不说就准备离开。我正与上前阻止,可她的身前却提前多了一人。

    潘黑。

    “道三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冷哼一声,直接盯上了道三爷,我的媳妇被别人拦住,这种事情,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欧阳姑娘似乎知道些什么。我也不是一定不让欧阳姑娘走,还请麻烦欧阳姑娘把知道的事情说一下,也免得我们会发生意外。”

    “如果我说不呢?”我冷冷的说道。

    “那就要看他答不答应了?”道三爷笑道。

    “就凭他?”我冷冷的看着潘黑,虽然他的力气很大,但我自从被药浴滋养过后,体内可是一直有一股气发泄不出。再加上胖子,这个滚刀肉肯定是会站在我这个齐家少主一边的。三对二,不见的他道三爷家就能占了便宜去。

    “对,就是他。”道三爷笑吟吟的说道。

    也许是为了配合道三爷,潘黑的右手享受一指。蓦然间,山顶上居然多出了阵阵人影,各个上着迷彩,荷枪实弹的对上了我们。

    “齐少,他们手里拿着的可是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狙击步枪,射程高达六千米,子弹更是经过特殊处理。不过你们不用怕,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死,但肯定会生不如死。”

    道三爷依旧在笑,那是一种将一切尽收眼底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