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章 北斗天玑阵
    我果然还是太小瞧对手了。我深深的看了眼胖子,自我从老家出来碰到胖子后,我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我的本意只是取回摸金符,可没想到会卷进李家宅抓鬼,而后欠下巨债,最后被逼着来到这里寻找曹操墓。

    “胖子,这里面有没有你一份?”我悄悄的对胖子说道。虽然胖子有嫌疑,但他毕竟是我爷爷的关门弟子,我还是希望能够相信他。

    “没有。但老子觉的这事从我自从收了那个子母花罐后就被人盯上了。”胖子沉声道。

    没想到胖子居然和我有同一种感觉。就在我和胖子思索对策的时候,可欧阳菘瑞却是手向上一指,对上了山上的那些人。

    “那些人拿着的是枪,很危险。”我悄悄的对欧阳菘瑞说。

    “那上面,很危险。”欧阳菘瑞说完,暗红色的眼眸竟然再现。

    “你这眼?”

    当时的我只关注到了她的眼睛。心中暗想山上那么多的枪,没有危险才怪,但那时的我却是会错了欧阳菘瑞的意思,我和她指的并不是同一件事情。

    “道家天眸。阴阳眼。”欧阳菘瑞说完背身转向了道三爷。

    “这口棺是正一教第三代天师张鲁所铸,如果我没猜错曹操就是请的天师张鲁用北斗天玑阵来镇压上古道门的十六卦奴。那口青铜棺上的‘天枢’二字就是证明。”

    我闻言,再次来到那青铜棺旁,发泄这棺椁的棺板之上有两个篆体字。这两个篆体字就是“天枢”。

    与十六卦奴的白玉棺椁不同,青铜棺椁之上还有些浮雕,在棺椁上的浮雕一般都是棺主生前的一些往事。

    我连忙观察起了这棺椁,希望能得到一些线索。

    这棺椁一边,刻画的是一个展翅飞翔的巨鹰,只是这个巨鹰的头乃是人头,下方有一群人在膜拜这只人头鹰。

    另一边,是一个威风凛凛的武将,单枪匹马正在人群中杀进杀出,在一旁还有几个小篆。温侯,奉先。

    “吕布?吕奉先?”我震震的看着这个青铜棺椁,难道这就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吕奉先,在史书上他是被曹操绞杀,没想到最后居然在这里见到他的棺椁。

    “北斗天玑阵?这阵法能压制十六卦奴?这墓口又将如何?还在这棺椁之下吗?”道三爷匆忙问道。

    “北斗天玑阵乃是天之阵法,十六卦奴乃是地之极阵。两阵抵消之下,曹操就可以安然造墓。这墓口依旧在青铜棺椁之下,但天枢阵眼乃是北斗天玑阵的根基,妄动之下肯定会使棺中之人产生尸变,你们也看到了棺中之人乃是吕布。吕布乃是法将至尊,威猛绝伦,如果他的肉身尸变,那我们都别想离开这。”欧阳菘瑞道。

    “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道三爷的声音已经有些激动了,任谁经营了多年的事情在成功的一瞬间被破坏都是不会有好心情的。

    “办法有,只怕你做不到。”欧阳菘瑞道。

    “说!!!”道三爷的声音已经有些变了。

    “十六卦奴和北斗天玑都是献祭之阵。十六卦奴用了十六位与大汉朝息息相关的重臣献祭。而北斗天玑肯定也是七位颠覆了大汉江山的人作为献祭。第一位你们也看到了,那就是吕布,吕奉先。我们现在要想同时解决两个阵法且不沾染因果只有同样献祭才行。”

    “怎么个献祭法?”道三爷的声音已经回复到以前的从容。

    “北斗天玑阵乃是用北斗七星作为阵眼。除天枢外,还要同时破解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才可以破开。破解此阵就必须牺牲七具生灵同时压制北斗七星,让第十七卦奴冲破天枢的封印。好我们乘机进入。”欧阳菘瑞道。

    “七具生灵?”道三爷眉头微皱。“七具什么生灵?”

    “十六卦奴和北斗天玑都是用人来献祭。那这七具生灵也肯定是要以人来献祭。这是破开此门的最好办法。”欧阳菘瑞道。

    “小橙子,这种方法行吗?”胖子一脸怀疑的对我说。

    我摇摇头说道:“不管行不行,要是道三爷信了,对方的人数都会减少。”

    “呵呵,好啊。七个人是吧。加上你们3个,我们再去找4个人就行了。”道三爷笑道。

    “你们当然可以拿我去献祭,但献祭需要道阵。张鲁乃是天师堂第三代天师,道法精湛,我们的献祭仪式本就等于与他隔空斗法,你能找到祭品,但你能找到能与张鲁匹敌的道家宗师吗?”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看到这里,我的嘴角不禁翘了下。我实在没想到欧阳菘瑞居然如此伶牙俐齿,将道三爷给说住了。

    我们能进行到现在,多亏有了欧阳菘瑞这个懂得道家法阵的人,要不然别说北斗天玑,就连十六卦奴也未必能找到。现在拿献祭来威胁我们,除非他们根本不想进阵了。

    “你们。”

    “不必说了,人我们来出。你们负责找阵眼。”

    就在道三爷还想回驳我的时候,潘黑居然第一次说话了,他的声音带着很重的沙沙声,就如同嗓子里被破开个洞一般。

    道三爷在听到潘黑的话后,脸色非常的难看。

    潘黑可以直接打断道三爷的话,这让我不的不怀疑这个人的身份,并且对这次的行动有了个更加奇怪的认识。

    胖子说道三爷是可以控制北方黑道生意的绿林盟主,在我看他的做派也确实是像那一方大佬。但这个潘黑又是什么人,他为何能制止道三爷。山上的那些人应该是他的手下,他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道三爷和潘黑似乎是一伙的,但我想起之前他们的对话,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简单。

    这次盗墓如果细算的话,应该是我与欧阳菘瑞,胖子乃是一伙,潘黑和山上的那些人一伙,道三爷一伙。

    但现在潘黑和道三爷之间的关系,我觉的还是将他们看作一起比较好。

    欧阳菘瑞根据天枢阵眼,很快就确定了下一个天璇阵眼的方位。

    我和胖子走了过去,用洛阳铲确定方位后,抄起了工兵铲直接开挖,这次的距离不深,在离地一米左右的地方,我们找到了天璇阵眼,但结果却让我们集体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