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章 祭祀开始
    我和胖子走了过去,用洛阳铲确定方位后,抄起了工兵铲直接开挖,这次的距离不深,在离地一米左右的地方,我们找到了天璇阵眼,但结果却让我们集体傻了眼。

    这天璇阵眼下方居然放有两个青铜棺椁。两个一模一样的青铜棺椁。我心在立马有了判断,但我必须将剩余的也挖出来,要不然这样的结果还真不好解释。

    之后我们又迅速打开了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等阵眼,而里面的青铜棺椁的数量也依次增加,到了瑶光阵眼之时,已经是七个青铜棺椁了。

    “棺阵?”

    我喃喃自语一声,而后不禁轻笑,没想到一代天师张鲁居然会用这种墓葬学中的障眼法来迷惑我们。

    棺阵,顾名思义其实就是用几个相同模样的棺椁放在一起,除了一个是真的,其余的都是衣冠冢,里面会有些害人的玩意。

    古人崇尚墓葬文化,所以对棺阵也有诸多的讲究,这种棺阵在汉晋时期最为流行。现在的一些少数民族也会用,只不过他们已经用棺阵演化成了悬棺。

    棺阵对一般人来说很难,但对我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我爷爷齐瞎子就遇到过一个比较厉害点的棺阵,那个棺阵用了密密麻麻的一排棺椁,用特殊的阵势摆放,让人根本没办法找到出口和真正的主棺。但那个阵法其实就是数学方阵的运用,只要将最先确定的几个数放在特定的位置上计算出来就可以。

    “小橙子,你爷爷破这棺阵可是有一套,你会不会?”

    我点了点头。棺阵的破解对我来说并不难,小时候爷爷就教过我怎么破棺阵。令我无语的是这些棺椁上的浮雕和文字让我有些奇怪。

    与那天枢棺椁中葬着的贪狼星君(天枢即为贪狼)吕布一样,其余的六个棺椁也是三国名人,里面有很多人都不是魏国的,而且他们在历史上都有自己的陵墓。

    这些人是北斗第二****巨门元星君,即天璇星(陈宫);北斗第三福善禄存真星君,即天机星(孙权);北斗第四玄冥文曲纽星君,即天权星(诸葛亮);北斗第五丹元廉贞罡星君,即玉衡星(孙策);北斗第六北极武曲纪星君,即开阳星(关羽);北斗第七天卫破军关星君,即摇光星(张飞)。

    这些人都是三国时期的名人。不说别人,单说孙权与孙策兄弟,孙策在曹操去世前已经身亡多年,而孙权更是吴国首脑,这样的人物难道会将真身葬在这里。

    “胖子,你说这些人难道真的被葬在这里?”我疑惑的对胖子说道。

    “那当然,单不说这些国家都是被曹魏灭的,那些人的陵墓守不住。光是咱的先祖摸金校尉这一关他们都过不了。这些个尸身有些估计有些是偷来的,有些则是他提前准备好的。反正一点他们都是牛人,能够达到你媳妇说的破灭大汉的壮举。”胖子一脸兴奋的说着。

    既然胖子都这么说,那我也就不多想了。

    看着这些棺椁,我大步走到了欧阳菘瑞身边,悄声说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帮他们破了这两个阵法。”

    “听我安排。”欧阳菘瑞道。

    我点了点头,而后走到道三爷身旁,说道:“三爷,阵眼我们都找到了,这献祭的人,你们准备咋样了?”

    我其实是故意为难道三爷。这秦岭属于荒郊野外,要找几个人非常困难。

    道三爷没回我的话,而是脸色很难看的对潘黑说道:“该让他们下来了。”

    潘黑没说话,只是淡淡的向山上看了一眼。

    莫约半个小时,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队穿着迷彩的部队,他们个个都是武装到了牙齿,全身上下都是装备。

    “军人?”

    虽然前面就想到了他们可能是职业军人,我们之间的差距会很大,但真正亲眼看见,才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在他们身后,慢慢的走上来7个人,我感觉这7个人应该就是那所谓的祭品了。

    令我吃惊的是这7个人居然也同样是身穿迷彩,而且步伐坚韧,完全看不出是被胁迫的样子。

    “自愿的?”我诧异的想着,难道现在还有这样的人。

    “嗨!”

    这7人同时大喊一声,并对这潘黑深鞠一躬,其表情充满了崇敬和刚毅。

    “倭国人?”

    我与胖子对视一眼,没想到这里居然会出现倭国的人。

    “欧阳姑娘。人已经来了。现在该怎么做?”道三爷缓缓的问道。

    “正午时分,同时破坏北斗七星,以人血献祭,而后单点天枢棺椁。最后同时开启十七卦奴与天枢棺椁,我们方可乘机入墓。”欧阳菘瑞道。

    “墓口在那?同时开启天枢与十七卦奴,这里面八九不离会是两只大粽子。同时打开他们我们岂不会被围攻?”道三爷道。

    “墓口就在天枢棺椁之下,打开棺椁就能看见入口。那天枢棺椁与十七卦奴确实是两只粽子,但它们却彼此压制了近千年,同时放开后,他们必会自相残杀,这才是我们的机会。如果单放一只,我们不仅会沾染此地的因果,更会成为粽子的目标。”

    道三爷听了欧阳菘瑞的话后,就直愣愣的看着她。我知道道三爷是想从欧阳菘瑞的脸上看出些端倪,但欧阳菘瑞可是个女尸,僵尸脸那可是本质。

    道三爷在看了许久都没看出结果后,就不再说话。但潘黑却是缓缓的说道:“我要他们和我一起去。”

    潘黑指上我和胖子,那些倭国军人直接就冲我们急速跑来。

    “不用,我会亲自站在天枢之上。他们来,只会添乱。”欧阳菘瑞大气凌然的说道。

    “不行。”我当即拒绝,这一路上来,我这个齐家少主就和个吃软饭的男人一般一切都靠着女人。这次我绝不会让欧阳菘瑞替我冒险。

    “齐少。这次恐怕由不得你了。”道三爷嗤笑道。

    我欲上前阻止,可那些迷彩服却没有让我动。

    我和胖子就被赶在了祭祀的一角。

    欧阳菘瑞独自站在了天枢棺椁旁,让献祭的人站在了一边。之后每一个献祭之人都跪在了那相应的棺椁上。

    潘黑说了几句倭语。那些个献祭之人就如同狂信徒一般高昂的嘶叫着。

    正午时分。

    欧阳菘瑞一口咬破自己的食指点在了天枢棺椁上。

    “祭祀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