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7章 北斗九星
    “献祭开始。”欧阳菘瑞冷喝一声。潘黑立刻下令。那些歌献祭的军人没有一丝的慌乱,全部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直接插在了自己的腰腹间。

    “剖腹?”我和胖子相视一眼,没想到倭国人的献祭居然是剖腹,我看着他们慢慢刺破自己的腰腹,胸口里就感觉一阵的不适,有一股冲动从胸口间传来。

    胖子看着我,帮我拍打了几下。“小橙子,这是你第一次倒斗?”

    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可要多学学,这场面算不上血腥,更血腥的是在下面。”

    顷刻间,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变的乌云密布。草丛中的那些动物也纷纷跳出,一个个的向谷外跑去。

    “这是?”

    我看着那纷纷串逃奔走的动物,突然脚下传来了阵阵不适。

    “地震?”

    我立马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没想到这祭祀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阵仗。

    不多会,天空中也下起了斗大的雨滴,并逐渐的加打,速度也越来越快。

    “祭祀不够,再来。”

    欧阳菘瑞冷酷的声音从那十六卦奴阵的一方传来。

    “上。”

    潘黑那破罐子嗓音依旧低沉。

    又一个倭国军人跳下了天枢棺下。可周围的动静依旧很大。

    “怎么回事?献祭之人已经有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道三爷冷酷的对欧阳菘瑞说道。

    “不够,继续。”

    欧阳菘瑞没有回话,只是冷冷的说道。

    我看着这一切,突然间我眼前的时间居然发生了变化,一片灰雾色的世界引入眼帘。

    “地狱?”

    我吃惊的看着这片世界,我第2次进入这里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为什么会进入地狱的次元呢?

    我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下的已经不再是雨,而是一滴滴的血红色的血液。而那十六卦奴阵的颜色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边雾状。尤其以最中间的那个第十七卦奴最为熊盛。

    而这十六卦奴组成的棺椁此时却好像在不断的变化,它们不再按照先前的放下,而是一个个收尾相连,并在了第十七卦奴的身后。这样的动作就好像是一条蛇,一条白色的大蛇,这条大蛇正在从沉睡中苏醒。

    而在这十六卦奴阵的下方,那个天枢之棺,此时却散发着赤红色的光芒。

    这红白间的相对。竟成了这灰雾时间唯一一抹亮色。

    突然间,北斗七星棺已经逐渐亮起,红色的血光一个个的直冲天际。

    一,二,三,四,五,六,七.

    就咋摇光之棺后,突然天地间冲起了第八个红光。

    第八颗星?

    我立马惊起了全身的寒毛,虽然我不知道阵法的作用,但是我却知道找不对阵眼,阵法是肯定会出问题的。

    怪不得有了献祭之人,那天枢之棺依旧不是那‘白色巨蟒’的对手。

    第八星之后,在它的一旁,第九颗星亮了起来,只不过这颗星的红光呈现的太过暗淡,与之前八颗星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上。

    “小橙子。小橙子。”

    突然间,我被胖子摇醒了。我再次回到了现实的时间,天空中依旧下着大雨,欧阳菘瑞和道三爷等人都在那十六卦奴阵旁。

    天枢之棺的旁边,此时已经躺下了第三个人。

    “再来。”

    欧阳菘瑞再遇要人。潘黑却是直接伸手扯住了她的胸口。

    “八嘎。你到底在干什么?”

    “压棺。”

    欧阳菘瑞简简单单的吐出了两个字。让潘黑气的青筋暴起。

    “我要杀了你。”

    潘黑一把将欧阳菘瑞拽起,直接扔在了地上,一把抄起刚刚剖腹过的一把刀,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要!”

    “慢着!”

    我与道三爷同时喊道。我当时离的较远,而道三爷则是直接抓在了刀刃上。

    “不可以,她是我们现在唯一懂得阵法的人。她死了,这种局面我们根本控制不了。”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八嘎。既然还需要献祭。那就用他来。”

    潘黑一把指向了我。剩余的迷彩军人不由分说直接就跑了过来。

    我和胖子那里是他们的对手,直接就把拉到了十六卦奴阵旁。

    “欧阳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花歪心思,要不然下一个献祭的人就是你的丈夫。”潘黑低沉的说着。

    我被那迷彩军人拉到了天枢棺旁,在我的胸口处,就放着一把刀,只要潘黑一声令下,我保管这个抓着我的人肯定会给我来一个狠的。

    “我来吧。”

    欧阳菘瑞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直接走到了天枢棺旁,夺过了那把刀,轻轻的在手上一抹,鲜血瞬间滴在了天枢棺上。

    似乎是补充完了能量,天枢棺的棺板慢慢的自动掀开。棺椁里蓦然传出了一道红气。

    “不好,尸变。”

    道三爷大惊一声,左手立马从腰间抽出一把三尺小剑,右手拿出一个黑驴蹄子,只是一滚,直接就落到了天枢棺上,一翻而下,整个人就没在了馆内。

    这时的我已经被你迷彩军人放开,连忙跑到欧阳菘瑞身旁,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一滴纯血而已。”欧阳菘瑞淡然道。

    “我刚刚突然进入了地狱次元。看到了十六卦奴阵好像变成了一条白蛇,而北斗天玑阵居然爆出了九条红光。”

    我立刻将我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欧阳菘瑞,我觉的我这种突然进入地狱次元的现象必须和她说一下。

    “地狱次元?你独自进入了地狱次元?”欧阳菘瑞睁大了双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放佛我比那天枢之棺还可怕。

    我点点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害怕。

    欧阳菘瑞遥遥头,说道:“你说你看见了一条白蛇和九条红光,你确定是九条?”

    “没错。其中七个就是北斗七星。另外两个不知是什么?”我说道。

    “北斗九星。”欧阳菘瑞道。“北斗在七星之外,还有两个隐星。分别是左辅,右弼。也就是是洞明星、隐元星。我早就该想到了,要止住以九为尊的十六卦奴,单单靠北斗七星怎么够。”

    “既然事情坏了,那我趁乱先跑吧。”我急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