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32章 四方都灵阵
    虽然血虫尸暂时被压制,但化身为杀神的它迟早是会回来的,潘黑望着倭国士兵的残骸,那双眼眸就如同喷出的烈火一般。

    “速度再快点。”潘黑大声的喝道。

    “那东西有毒,现在咱跑还来得及。”胖子大声的喝着,他同样被血虫尸的威力给吓住了。

    “挖!”道三爷头也没抬,狠心说道。

    “还挖?你没看到这家伙已经过来了吗?”胖子道。

    “你再不挖,我就让你去前方顶着。”

    潘黑愤怒的说着,手中一把掏出了刚刚的枪,在这种神经已经蹦紧的情况下,胖子的每一句话都有可以触怒潘黑的神经而导致走火。

    胖子双眼微眯,我知道他已经怒火中烧了,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冷静的下来,每个人的心神都是紧绷着的。

    我看了眼一旁正在用生命掩护自己的倭国士兵,虽然他们是在执行命令,但也确实救了我们。我拉了拉胖子,示意他不要莽撞。胖子脸上一沉,拿起工兵铲就往下挖。

    不一会,第九星的棺椁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挖到这里,我内心中的不安已经愈演愈烈。

    “三爷,我不管你是不是为了永生,但你想永生现在的命总要保住吧。”我抬头看向了道三爷。

    “有屁快放。”道三爷头也没抬,只顾看这第九棺板上的图纹。

    “这第八墓的血虫尸就已经这么厉害了,第九星的那岂不是更厉害?您这么打开它,咱们会没命的。”我连忙说道。

    “废话真多。”道三爷冷哼一声,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直接从腰后的行李袋中拿出了一个黑驴蹄子。我知道他这是再说我胆小,不配成为一个倒斗人的子孙,但这第八与第九血虫尸联合,这根本不是我们能挡的住的。

    “小胖,带黑狗血了没?”道三爷道。

    “带了。”胖子急忙从袋子里找到那瓶我心目中极度无用的黑狗血。

    “我开棺之后,你就倒血。我用黑驴蹄子定住这最后一个。大概会是三分钟,这三分钟内,你们必须找到路,要不然咱们就都要折在这。”

    道三爷话音一落就直接抓起了棺板。砰的一声,青铜棺板直接就飞了起来。

    我没想到这位老爷子这么猛,这青铜棺板少说也有两三百斤吧,他居然可以一个人让棺板飞起来,这种气力简直堪比人形暴熊。和他们一比,我的身体确实差,根本不像个倒斗手艺人,也不怪老李头他们说我了。

    胖子一见棺板飞起,就准备倒黑狗血,可我们定睛一看,这棺椁里哪有什么血虫尸,连个苍蝇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奇黑无比的洞。

    “盗洞?”

    我惊讶的喊处了声。这个盗洞不大,只比一个成年人宽一些,像胖子这样的下去估计会难受点但问题不大。

    我看着这盗洞,回想起了那地狱次元里的情景,这第九星的通天红柱比起其他八个来说都弱了许多,先前没多想,现在一看,原来这第九星早就被破了。而这个盗洞同时也说明,这墓有可能已经空了。

    潘黑一见棺椁下面是个洞,纵身一跃,直接钻了进去。

    “小胖,你跟着。”道三爷道。

    胖子一听,也没二话,就直接跟了下去。接着是两个倭国的军人。现在倭国的士兵就剩下两个了。索性刚刚一阵疯狂反扑,第八血虫尸暂时还没有反应。

    欧阳菘瑞这时已经在第九星棺的附近做完了她的事情。

    从我身为一个男人的第六感来看,她画的应该是个阵,一个可以帮助我们防御那血虫尸的道阵。

    欧阳菘瑞在做完这一切后,口中念念有词,蓦然间红眸再现,指尖再次掠过一道血光,那血光洒落在刚刚刻画的地方,一道红幕从那地方闪现而过。

    “四方都灵阵。起!”

    欧阳菘瑞爆喝一声,而后身体竟然打了个踉跄,我连忙过去扶住了她。在她话音落完之后,我突然那红色的光幕已经将我们包围在了里面。

    “你没事吧。”我关心的问道。

    欧阳菘瑞摇摇头。但煞白的脸色却直接刺痛了我的心。

    “你们别磨蹭了,快点。”道三爷爆喝一声,眼神中却对欧阳菘瑞投以感激的眼神。

    乘着欧阳菘瑞布阵的机会,那两名倭国士兵也下了盗洞,现在地面上就我、欧阳菘瑞和道三爷三人了。

    道三爷说完我们,快速将那第九棺的棺板再次抬了起来。

    这时,那第八血虫尸突然撑着残躯快步向前走了几步,那只剩一半的血头在愤怒的呼喊,并不断的冲击着我们的阵法,身上的霍罗天龙也不断的掉下,可不管是血虫尸还是霍罗天龙都没有一个能踏过这里的,它们绕着四方都灵阵不断的盘旋,可就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我一直担心这第八血虫尸会想法将霍罗天龙扔进来,可它就是不断是嘶吼,并没有这样去做,只是在不断的在用身体冲击,那四方都灵阵的红色光幕如同一个隐形的屏障般,竭力的保护着我们。

    “快走,阵法顶不了多会。”欧阳菘瑞虚弱的说道。

    我一听这话,连忙扶着欧阳菘瑞到了盗洞处,欧阳菘瑞也顺着盗洞爬了进去。我在进去之前,特意扫了一眼那白蛇的方向。

    发现此时白蛇的身边已经只有四只血虫尸了。加上它最先吃掉的一个,它就在我们挖洞的这一刻已经吃掉两只血虫尸。

    看着血虫尸那么恶心的东西,我心中诅咒这条白蛇会因为吃这东西而疼死。

    想到这,我不禁惬意的笑了下,但就这一下,那远处的白蛇那对冰冷的竖眼居然直愣愣的看向了我。

    我的感觉绝对错不了。这是一种被盯上的感觉,仿佛透过了人的身体,直接射向了灵魂。

    这蛇有灵?

    我不敢再看那对竖眼,那眼神中的冰冷太过摄心。调整了下心态,我连忙跟着下了洞。

    道三爷就在我身后,他满声催促着,最后将棺板再次合上,这才趴下盗洞。

    这个盗洞的距离并不长,大约有10米左右。当我探出头之后,立马就被两个黑漆漆的枪口盯上了。

    “一群白眼狼。”我心中大骂不已,这些人根本就不管欧阳菘瑞为他们布阵耗费的心血。

    “呀!各位兵爷,你们拿这种又黑又长的东西对着我,我可是会高潮的。”我冷嘲热讽的说了句,现在他们根本不敢真的对付我,无非就是吓唬我们而已。

    “噗哧!”

    胖子忍不住笑出了口。“小橙子,没想到你的嘴也这么贫。”

    我没好气的看着胖子,没好气的说道:“这还不是跟你学的。有什么样的师叔,就有什么样的师侄。”

    “哈。我的大义凛然你咋不学学,非要学这个。”胖子装作一脸怒气的看着我,说完举起了那绣花用的拳头,就要打过来。

    胖子走的很快,三步的距离跨成了一步,眼看着就要到了我的跟前。我看着他,准备胖子一到跟前就一起解决了身前这个士兵,然后化被动为主动。

    “砰”的一声,一声枪响从胖子的身后响起。

    “别给我唱双簧。你们的命只在我手里。”潘黑阴沉着脸,双眸中的肃杀之气毫不遮掩。

    这时,道三爷已经从盗洞里下来,观望了下形势,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怎么?刚进了个洞就开始内杠了?”道三爷一脸轻蔑的看着潘黑。“咱们想要的东西就在里面,你现在把他们解决了我没意见,但你能保证后面不会遇到道家法阵之类的东西,到时候是你解?还是我解。你的短视会害了我们。别忘了,我们头顶上还有两个惹不起的东西。你的这种做法,我一定会上报的。”

    “他们害死了我的兄弟。”潘黑恶狠狠的说道。

    “没有他们我们连墓都找不到,别忘了,这次要是再失败,那结果是什么,你自己清楚。”道三爷同样回击道。

    潘黑一听这话,脸上的怒色依旧,但他却不再发作,而是挥手让他的人离开。

    我看到这,算是明白了,他们两个充其量只算是个打手,真正的上面还有人,就是不知道这道三爷经营华夏北方这么大的势力是依靠着倭国人还是华夏人,他们的头又是谁。

    枪口移开,这时的我才有心情去观察整个洞穴。整个洞穴成前远后扁的一种走势,我们正处于扁与圆的中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

    整个洞穴从痕迹上看是人工挖掘的,但距离现在已经有段时间了,那些棱角已经不甚明显,但一些细节还是可以暴露它们形成的原因,我初步推断这个时间应该在三千年到四千年之间,但具体时间不定。

    这个推断让我有些不解,按理说这个曹操墓应该是东汉末年造的,距今应该是1800多年,但这个洞穴的挖掘时间要早几千年,这很不符合常理。我对自己年代的判断是很有信心的,那就说明这个洞穴的挖掘要比这个墓要早很多。难道是刘邦挖的?可时间也对不上啊。

    “三爷,现在的情况您也看见了,那条道,判个呗。”胖子没有因为道三爷救了他就对他有好脸色,从本质上讲,道三爷不仅背叛了我们,还背叛了整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