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33章 变脸梼杌
    “从痕迹上看,这个洞穴是三千年前挖的,那就说明不管是曹操还是刘邦都不会是这个洞穴最初的主人。这会让我们遇到一切特殊情况,所以大家务必要打起精神。刘邦墓与曹操墓根据我先前的观察乃是一个叠加墓,刘邦墓在上,曹操墓在下。自古墓穴无二门,曹操既然想窃取刘家的气运,那墓口肯定是与刘邦墓绑在一起,刘邦的墓口在白蛇的一边。那我们的目标,也就在那边,我决定走这条扁形的通道。”道三爷道。

    “三爷,那边可是有白蛇的?你这是准备把我们当诱饵,然后自己跑进去吧。”

    我心中偷笑,这胖子只是想寒颤下道三爷,并没有真想问路的意思,可胖子没想到道三爷会这么说,一时间下不来台,只能装出一脸愤怒的样子。

    “哼!你们以为那是白蛇?那家伙都长了前爪,称其为龙也不为过。拿你们当诱饵,你太高看自己了。”道三爷脸上同样也是怒色一现。说实话他这种人很少发怒但凡发作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猜测应该是先前我们推断刘邦墓的墓口错误所导致的。

    “那你还让我们去送死?我个人感觉我们几个和那血虫尸相比,只有肉多一个优点。再说这墓口的事情,两个墓是连着没错,但不代表连墓口都是一个啊。”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我看了眼扁形路口那边,心中略有不安。这条白蛇对付那些血虫尸都是以一敌七,我们这些人对付一个血虫尸都困难,还要去招惹白蛇,那不等于自投罗网吗?至于墓口,我个人感觉应该与刘邦墓关系不大,但现在我们被迫与他们一起行动,这种观点估计会被无视。

    “白蛇确实厉害。但天枢墓下面却并不是真正的墓口,而是个带水的墓室。说白了那里就是个陷阱。一个让我们自投罗网的陷阱。所以我想刘邦墓的真墓口一定不在白蛇那里。我们往墓地那边走,并不一定会遇到白蛇。”道三爷一脸自信的说道。

    就在众人正要商讨决定走那条路时,我们的头顶突然想起了“砰砰砰”的敲击声。

    四方都灵阵被破了。

    一瞬间,这棺板敲击声让我们的放下的心又瞬间提了上来,争吵的声音恰然而止。原来我们离危险的距离只有一个棺板。众人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上,大气也不敢呼,生怕让上面的血虫尸听到端倪。

    不多会几只霍罗天龙从那盗洞里跌了下来,这些霍罗天龙体形都很小,胖子和我连忙上去踩了几脚。可怜的霍罗天龙们就消失在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啊不,脚底板之下。

    不多会,那棺板碰击声便从头顶上消失了。洞内再次回复了平静,但我们的心也都被充分的提了上来,没了刚进来时的勾心斗角。

    “走这边。”

    道三爷冷哼一声,直接带头走在了扁形路上,潘黑紧追而止,剩下的倭国士兵则是看着我们,示意我们跟上。

    我们三人互看了一眼,眼神中都充满了无奈。特别是我,走到这里,我的心里是充满了愧疚,要不是我贪图那还款的两千万,我们也不会落到如此危险的境地。

    我偷悄悄的向胖子和欧阳菘瑞道了歉,表达了因为自己而让他们身处险境的愧疚。

    胖子听后,拍拍我的肩,一脸坚定的说:“倒斗就是齐家的工作,我是老爷子的徒弟,所以也是齐家的人,你既然是齐家的家主,那你做的决定就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这一点你必须相信。”

    欧阳菘瑞一听这话,先是黛眉微皱,而后脸色微红,低头浅语道:“夫唱,妇随”。

    我听到这个,内心压抑不住狂喜,虽然欧阳菘瑞不能让我碰,但不管从容貌、身材还是本事来说都是上佳之选,柏拉图式的恋爱虽然不是我向往的,但这却是最纯粹的爱情。

    不过恋爱归恋爱,身为一个处男大学生,我还是无法抑制对欧阳菘瑞的冲动,用手狠狠的压了压那顶帐篷,就大步往前走。现在的我虽然心中无比怀念那个我没有经历过的“小妾”时代,但内心的深处却得到了一定的满足。

    很快,我甩掉了这些没用的想法,快步走到了欧阳菘瑞跟前。

    “欧阳,你说那白蛇和血虫尸为什么会内杠?”我想起了刚刚那惊心动魄的几分钟,要不是他们内杠,我们根本没活路。

    “白蛇乃是十六卦奴的阵魂第十七卦奴,而血虫尸乃是北斗天照阵的阵眼。两个阵法相互压制了近千年,它们虽然没见过面,但却熟悉了彼此的气息,乍然复活那必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只不过那前七星的血虫尸并没有灵智,所以才会在最初一刻紧追我们。北斗天照阵中第八星与第九星的阵眼才是阵法的关键,那第八血虫尸灵智就很高,你看它出现后第一时间攻击我们就说明了问题。此刻,想必那第八星血虫尸已经与白蛇战在了一起,有其他血虫尸的帮助,白蛇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他们。可以为我们创造出一些时间。”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那你说他们谁会赢?”

    “如果第九星血虫尸也在的话,那两边还能勉强持平。但只有第八星血虫尸的话就断然不是白蛇的对手,那白蛇经过十六卦奴阵千年精华的滋养,再加上自身就是天赋异禀的玄兽,解决那些只靠痋术的血虫尸只是时间问题。”

    我听到这些,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担忧,虽然我们在墓口不会遇到地面上的这些家伙,但是在墓下肯定是要遇到的。

    相比白蛇的恐怖,我更愿意遇到血虫尸,毕竟它们是不吃肉的。

    我们下来的地方与白蛇之地本来就不算远,莫约过了十分钟,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门前。说是门其实就是块巨大的石头,俗称断龙石,在断龙石前还有一个兽类石雕,驮着一个硕大的半碑。

    胖子看到这,顿时有些心灰意冷。“这断龙石一下,我们是进不了墓了,要不咱们回吧。”

    胖子的话遭到了众人的无视,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断龙石前,潘黑和那几个倭国的军人就开始观察其纹理结构和材质。一边说一边比划,并且还从包里不断的拿出炸药。

    道三爷冷冷的看着他们并没有说话,两只眼睛在断龙石上不断的扫过。

    我虽然有段时间对入墓兴趣多了几分,但经过刚刚那些非物理解释的事情,就不是很愿意淌这浑水了。断龙石我自然是没兴趣研究的,那东西大多厚重,有些里面还有机关,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暴离的摧毁不是我摸金校尉的风格。

    我对入墓炸石兴趣缺缺,但对那模糊的兽类石雕倒十分有兴趣,这种不同寻常的古物,往往会告诉我们一些不同与历史的事情。

    考古,从本质上讲其实就是研究历史的真像。

    这是一个兽类的石雕,背上驮着的是一块石碑,不过可惜的是这个石碑断了一半。不过就凭这一半,我粗略的推断这石碑少说也有千斤之重,上面写的都是些甲骨文。

    这甲骨文一般是在龟甲和兽骨上写的较多,这石碑上还是第一次看到。

    比石碑更为奇怪的是这个兽类石雕,体形非常的大,占地接近二十平方。它双眼目视前方,长的像老虎,却生有两獠牙,身上还有鳞片,最为重要的是它有一张人脸,一张非常愤怒的人脸。

    这是汉代古墓版的狮身人面像?可看着不像啊。

    汉人造墓,习惯用赑屃来驼碑,这赑屃乃是龙九子之一,力大无穷,且有长寿吉祥之意,而这个兽类石雕明显不是赑屃,连龙之九子都不算,而且这个东西我也从没见过,一时间竟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这个结果让我有些无语,不管从专业还是从家业角度来分析,这都是对我身份的亵渎啊。

    不敢看别人,我悄悄的走到了胖子跟前。“师叔,这是个什么东西,以前您倒斗时见过没。”我指着这个兽类石雕问道。

    “哈!我说咋这么有礼貌了,原来遇到不会的了。”胖子笑了笑,话说的很大声,深怕别人不知道一般,然后看了眼这个石雕,摇摇头。“不清楚。”

    我顿时无语,这死胖子不知道还装13。

    “不过你既然虚心请教了,我不说些什么也不好。”

    胖子拿捏了下,然后清清嗓子说道:“这种非常规性的石雕一般都会出现在少数民族地区,那里的文化与中原文化不同,所以才有了不一样的生物,可一般都是长相比较吉祥的,这个家伙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估计不是咱的东西。你没听三爷说这里面有可能遇到些特别的东西吗?也许这东西就是在造墓前就有的,与刘曹二位没关系,所以你别瞎想了啊。”

    也许是听到了我们的说话,道三爷停止观察断龙石,而是看向了石碑。

    “那是梼杌。古代四大凶兽之一。它身上的石碑是被人故意打断的,具体含义不知,但这种石雕却很少用在墓葬文化中,更多是一种祭祀的礼仪。至于碑面上的文字,却不是甲骨文,而是一种很像甲骨文的特殊字体,这种字体至今无人能懂。”道三爷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就是知道个破石雕嘛。显摆什么?”胖子被抢了风头,没好气的说着。

    道三爷见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小胖,这你可就说错了,这梼杌驼碑的石雕,不仅少见,而且值钱。这种石像目的资料只有在战国时代的秦国才用,而且使用者的是一个特殊族群,其使用方式和方法一直是个迷,所以这种梼杌的收藏价值和历史价值极高。这个石像的外表虽然破了点,但绝对是目前保存最大最为完好的一个,你如果能把这个拉回北京,至少能值之个数。”

    道三爷动了下一个根手指,笑吟吟的看着胖子,告诉他这东西价值至少一千万。

    胖子被道三爷说的心里发痒,忍不住看向了那石雕。

    可这一看,胖子的脸色却是大变,整个人都被震住了。

    “妈呀,这东西咋会变脸了。”

    我被胖子的这句话也吓着了,连忙向后看去,只见那梼杌原本脸上的怒脸,已经变成了笑脸,而且双眼看的也不是前方而是斜向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