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34章 只困三人的幻境
    梼杌变脸?那可是石像?

    胖子的这句话可不仅只是吓到了我。就连经验丰富的道三爷也着实吃了一惊。他面色一变,双眼直盯梼杌石像。

    在古代一些画作可以因为角度的变化而欺骗眼睛,造成不同的效果,最有名的当属《蒙娜丽莎的微笑》,它是将人的视觉欺骗后,再给人大脑中产生微笑的错觉。但这石雕不一样,它是立体构造,不是平面的画作,所以它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固定不变的,不可能因为线条的变化而欺骗我们的眼睛。可我们现在居然看到了这个梼杌脸上的那张人脸在笑,这是怎么回事?

    一张怒脸,一张笑脸,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石雕上。

    难道有鬼?自从李家宅之后,我已经完全相信了鬼的存在。

    还是说我们无意间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这里有同样的环境,唯一的变化就是那梼杌的脸不一样。

    “别慌。也许是假象。”

    道三爷率先出声,他慢慢的走到梼杌的面前,脸上的神色由疑惑变为了凝重。

    我同样跟着走了过去,发现这梼杌的人脸真的已经变成了个笑脸,而且是嘲笑,似乎就是在嘲笑我们。

    “欧阳,欧阳。”我叫了一下欧阳菘瑞,准备进入地狱次元看看,可喊了几声后突然发现欧阳菘瑞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依旧在看着那断龙石。

    这里面绝对有问题。可惜我不知道如何主动进入地狱次元,要不然可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和胖子一起看向了道三爷。道三爷同样双眼微迷,神色凝重。

    “三爷,您刚刚说是这梼杌石像是一个特殊族群才会用,不知是那个族群?”我严肃的问道。

    “汐族。”道三爷神秘的一笑。

    汐族?我微一愣神,要是我没记错,李嫣溪家里的那个子母花罐就是汐族的,上面还有一种特殊的花,难道这梼杌石像也是这个族群的,这个族群到底有什么秘密。

    “他们用这个梼杌是来祭祀什么东西?”我再次问道。

    “不知道。”道三爷摇摇头,“那是个神秘的种族,他们的祭祀方法与其他种族都不一样,聚集地也经常变化,历史文献没有,族群传承也是个迷,但他们与道家的联系却非常紧密,在很多道家典籍里都提到了这个族群。”

    “与道家有联系?”

    我再次推了推欧阳菘瑞,希望她能给我一个回应,但事实证明,我这是种奢望。

    我环顾一周,发现除了欧阳菘瑞外,一直在不断干活的潘黑也没有反映。两人竟然都没有反映难道能动的就我们三个人?

    只有我们三个人被困住了?

    我叫了下潘黑身边的那些士兵,他们那些人虽然能动,但却一直在机械般的运作,就像是古代的文人,两耳不闻窗外事。

    这种诡异的现象着实让我有点害怕,周围石壁上传来的阴森气氛,更让我的神经再次紧绷。

    无意间,我居然看到他们手里拿着的是一捆炸药。我想起我们进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潘黑的人就一直在研究断龙石,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会一直就拿着一捆炸药啊。

    时间?

    一瞬间,我眼前一亮,开始仔细的观察起了倭国士兵的手,他拿出一捆炸药之后,就将炸药递给了后面一人,而后再次拿出一捆炸药,依旧交给了后面这个人。

    但这时我发现,后面这个人的手里却并没有炸药,前面的那捆炸药呢?

    我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这士兵虽然动作很快,但中间还要做些别的事情,所以间距大概为一分钟左右。这是个一分钟左右的循环,而且这个循环是一个会动的循环,换句话说欧阳菘瑞和潘黑他们都是背景,一个会动的背景。

    我们三个人被困在了一个由一分钟时间为背景的循环空间内。

    我之后连续看了两三次,不管前面这个倭国士兵拿了几捆炸药,后面那里始终都只有一个。这就充分说明了我的判断。

    他们动作不变,也就说明他们的时间没变。我进入这个地方的时间就在这一分钟内。

    现在的这种情况其实就像是我们看监控,我们以为监控点在动,其实只是再看同一个画面,只是这个画面的差别极其细微,如果不仔细,就看不出这个监控点传回来的图像只是在循环播放。在变化的只有监控器前的我们,时间只存在于我们的视线里。

    这也就是为什么欧阳菘瑞不回话的原因,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进入这个循环系统。我和道三爷胖子能说话,是因为我们三个人都进入了这个循环系统中,我们是“监控者”,而欧阳菘瑞是“被监控者”。

    虽然胖子和道三爷都能和我说话,但这种将活人当成背景的幻术还是太过离奇,在我心中这种幻术是不成立的,所以我想要清楚胖子和道三爷到底是“监控者”,还是“别监控者”。

    “三爷,我们恐怕是中了幻术,入了迷阵。”我把我的想法和道三爷以及胖子说了下。

    道三爷看了看,语气沉重的说道:“我们的确是入了幻术,虽然我们还是无意中进来的。但我几乎可以肯定造成这一切的缘由就是它。”

    道三爷指着梼杌石雕,神色凝重。

    我仔细的观察道三爷的每一个动作和神情,他没有任何不到位的地方,说话也有一定的逻辑,所以这个道三爷应该是真的。

    “现在我们遇到的情况是,我们被困在一个特殊的空间内。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道三爷神色凝重的说道:“刚刚在门前只有我们三个人看了这个石雕,所以我们被困在了一起,也就是这个空间内。假设他们发现了不对,同样看了这梼杌石雕,那很有可能也会困在他自己单独的那个空间内。也就是说我们都中了幻术,但却被困在不同的空间内。理论上讲就是别指望别人能来救我们。我们只能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