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37章 四卷天书
    “那我就杀了白蛇。”

    我咬牙切齿的给自己打气,但我心中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白蛇那种级别的生物,不来军队根本没戏,但我中的幻影蛇眼有该怎么办?。

    欧阳菘瑞也知道力不能及,默默的坐在了我的身边,安慰着我。

    待我缓了缓神,心中的悲凉稍稍减缓。“能和我说说玄兽的事情吗?那幻影蛇眼究竟又是什么?”

    欧阳菘瑞听后并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陷入了沉思,最后遗憾的说道:“玄兽的事情我知道不多,但它们大多都有极强的身躯和特殊的能力。”

    “另外,玄兽不是天生的。是上古道门用特殊方法制造的。制作过程极度残忍,要配合道法,献祭,杂交等各种手段,而且在培育的过程中更会抓众多的人来牺牲献祭,以确保最后的成功。玄兽在上古道门里也是极其稀有的,它们制作方法不一,成功率不高,往往成功做出一只普通玄兽就要献祭大约五千人,高等玄兽更是要献祭上万人。这种残忍的方法持续了近千年,但幸好现在它们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中。对于玄兽,我们正一教也没有过多的记载。至于那幻影蛇眼应该是玄兽能力的体现,这种能力往往是用道家法印在后期射入玄兽体内的,天生具有能力的玄兽非常的少,但一旦拥有,那就能震慑天地。”

    我一听这话不禁陷入了沉思,没想到白蛇这种玄兽的来历竟然是这样的。但欧阳菘瑞接下来的话则更是让我大吃一惊。

    “道家秘法阴阳眼就是根据上古玄兽火睛石猿的火眼金睛演变出来的。你见过的红眸就是阴阳眼,算是玄兽能力与道家秘法的结合。当然了,一些天赋异禀的人也会天生带有阴阳眼。这种天生的阴阳眼,威力巨大,能让人随意进入地狱与现实,看清世界的真像。”

    进出地狱?

    我想起了刚刚在地狱次元里看到的十六卦奴阵与北斗天照阵,在地狱中的景象确实与现实差距甚大。难道我天生拥有阴阳眼?

    我一想到这里不禁非常激动。

    “我是不是拥有”我连续说了几次都没能很好的将“阴阳眼”这三个字说出来,我的心情确实有些激荡了,这是种大起大悲的落差。

    “你是说阴阳眼是吧?”欧阳菘瑞问道。

    我连忙点点头。

    “没错,你是拥有了阴阳眼。而且还是夺自我的。”欧阳菘瑞道。

    “夺?”

    我没想到欧阳菘瑞会这么说,我那里有夺过她的东西,我分明连碰都没碰过她,最多就是小小的摸了下手而已好吧。

    看着我那无辜的眼神,欧阳菘瑞笑了笑。

    “我曾经也是天生的阴阳眼,所以进入地狱是不需要红眸的。红眸是道家高人用道印的方法来进入地狱的标志。现在我必须用红眸才能进入地狱,这就说明我的阴阳眼消失了,原本我以为这是阴婚的后遗症,没想到它是去了你那里。”

    听到这里,我都不好意思接话了,我还奇怪我为何会突然能出入地狱次元了,原来都是那场阴婚配闹的。

    “上古道门那些人制造这些玄兽的目的是什么?”我迫不及待的换了一个话题,避免我们的尴尬继续。

    欧阳菘瑞一听这话,低头浅笑。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对我来说,我的东西也就是你的。阴阳眼给了你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既然你已经拥有了它,那我今后会把阴阳眼的使用方法和修炼方法告诉你,天生的阴阳眼可不仅仅是能看到地狱次元那么简单。”

    我一听这话,心中忍不住狂喜,内心深处对古人的家教大大的点了个赞,我的就是你的,这句话是多少男人的梦想。

    “至于玄兽的产生在道门的历史上有很多解释,但只有一种最为可信,为了永生。”欧阳菘瑞道。

    “永生?这个真能实现?”想起道三爷此行的目的,我不禁要问上一问。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永生的方法一直都是迷,但在道家传闻中,只要集齐四卷天书,就能找到永生的方法。”

    “四卷天书?那是什么?”我心中大惊,这世界上难道真的有天书不成。

    “是知识。四卷天书,说是书,其实却是‘知识’的载体。张角曾在新剥的羊皮上获得‘黄’字天书,祖师(张道陵)曾在梦中得见‘玄’字天书。天书是只显有缘之人的。相传在上古道门的道祖那里,会有‘天’‘地’二卷,但真实情况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道门秘典上记载的,我也是听师傅他老人家闲聊时说起过,现在的道门已经不同往日,那些上古时期的秘密就更是难以得知。”欧阳菘瑞道。

    “听起来好神秘啊.”我笑了笑。

    “其实也不神秘,玄兽的由来应该是脱自‘地’字天书,而你学的‘法将’秘术是脱自‘黄’字天书,我正一教的道法与风水秘术则来自‘玄’字天书。天书难懂更难觅,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所以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神秘与否归结在于自己能看到什么,又能得到什么。”欧阳菘瑞道。

    “那个上古道门的道祖又是谁?你们那会记载了没。”

    欧阳菘瑞抿嘴摇摇头,叹道:“上古道门的道祖是谁我们并未记载,但相传道祖与‘阐’、‘截’二字有关。”

    一听这话,我便想起了封神演义,难道与这本回体小说有关?

    “阐?截?难道你说的是阐教和截教?”

    “当然不是。阐与截在道教的历史上演绎的是另一层更加深远的意思。与你想的那本小说没关系。”

    这句话不是欧阳菘瑞说的,这是道三爷的声音。我回头望去,只见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我们的身后。

    “你在偷听我们谈话?”我的声音有些冷。

    “如果你在意这个,那我只能抱歉。我最初只是想问问你的身体如何,是无意间听到你们的对话的,更何况你们说的这些并不是什么秘闻。四卷天书也不光是张角和张道陵得到了。陈抟老祖在北宋时期就曾在梦中证道,传世有四篇,《指玄》,《易龙》,《先天》,《无极》,其中的粗浅之处并不难懂,但其深理却并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道三爷笑吟吟的看着我。“如果你对道家的文化感兴趣,可以回北京后随时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