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38章 搬山卸岭术
    “你这算是示好吗?我们知道了你这么多的秘密,你难道不准备灭口?”我直愣愣的说道。

    “灭口?”

    道三爷笑了,他深邃的眼眸中透过一丝怜悯。“你知道的秘密还太少。根本不至于灭口。”

    这是种不屑,是潜意识的流露,更代表了一种强大的自信。

    道三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并没有多说话,而是走到了潘黑那里,两人开始对这断龙石进行最后的划分,他们在断龙石的表面上画了很多线条,并咋线条上来回的指点,就如同工程师在图纸上对着大楼做刨析一般。

    我深深的看了眼道三爷,发觉这个人真的很难看透。

    胖子在离开我们后就百无聊赖的盯着潘黑他们几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土话奚落着他们,言语里充满了各种的挑衅,也不知道这些倭国士兵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反正没有一个理他的。

    要我说这就是那些倭国士兵的不对,我家胖子这么大一坨放在这,碎碎念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骂也该给来一个啊。

    “师叔,您这么骂他们都不会嘴,看来你们是真爱啊。”我笑吟吟的走到了胖子身边。

    胖子见我走来,脸色变喜。“怎么了,小情话这么快就说完了,亏我给你留出这么大的空间,你却一过来就奚落我,真是要让宝宝桑心。”

    我笑了笑,没回这句话,这么大的“宝宝”我还是视而不见的好。

    “你觉的道三爷这人咋样?”我随口问道。

    “神秘。”

    出乎我的预料,胖子居然没有趁机诋毁道三爷,而是说出了这么两个字。

    “怎么个神秘法?”

    “他曾经抗过倭。”

    胖子大有深意的看着我,悄声说出了这句话。

    道三爷抗过倭?那怎还会和倭国人合作,这太不应该啊。

    等等,抗倭?

    现在这个时候参加过抗倭的人都已经快九十了,为何他还如此的年轻,看上去就像是个四十岁的人。

    我再次看了眼胖子,他缓缓的摇摇头,告诉我他也不清楚。

    怪不得道三爷说我知道的秘密太少。想必他身后有一个庞大的集团在为他工作。只不过一个如此强大且有实力的人为何会亲自来盗这个墓呢?

    难道这个墓里,真有永生的秘密?

    我深深的看了眼道三爷,这时再看他的背影,一种沧桑,油然而生。

    这时的潘黑在指着这断龙石上的一些点,并对道三爷说着什么。

    “看好了!”

    道三爷大喝一声,似乎是在提醒我们。

    只见他大呼一声,衣饰随即暴起,全身滚起阵阵热浪。而后双手变爪,中食指合并唯一,不断的檫在了断龙石上,打出一个个即黑且深的指印。最后,以双手五指为矛,直接将前臂插入了断龙石内,并将一块大约三平方左右的石块硬生生的扣了出来。

    没错就是扣,道三爷将自己的手指作为着力点,并用那强大的臂力作为支撑,将一块石头硬拉了出来。这块石头的深度大约有半米,重量我估计能有个三百多斤。如果这真是以为90多岁的老爷子在弄的话,那他的臂力指劲就太可怕了。

    道三爷扣出了石块,只见里面流出了不少黑色的液体,我走上前去,闻了闻。

    “油?”

    这石块里有油?难道这断龙石也是离火层不成?

    道三爷也许看出了我的疑惑。

    “这断龙石乃是古代巧匠所造,它外表虽然只是一块石头,但里面却是暗藏玄机。这石块里不仅有油,而且有磷。要是大力的敲击会使得里面的磷发生摩擦,从而点燃里面的油,进而发生大规模的连环爆炸,到时候不仅我们会死,墓室里面的东西也会跟着损毁。我们死了是小,可这老祖宗的东西要是被我们这么毁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我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没想到与倭国人合作的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你刚刚在挖石块的时候用力也很猛,为什么不怕会让磷石摩擦?”

    道三爷笑了笑,说道:“每一块石头都有自己的纹理,就和树木有自己的年轮一样,只要能掌握纹理,根据纹理用力,那石头碎裂的力道和方向就能掌握。这种对土制石料的掌握叫巨力卸岭术,乃是卸岭群魁的看家本事,每一代的卸岭魁首都会从上一辈那里学到这个本事。巨力卸岭术每一代只传一人。”

    道三爷笑吟吟的看着我,就像是一只在看母鸡的黄鼠狼,我猜想他下一句肯定是问我想不想学。

    “除了巨力卸岭术外,让石块在保持特定的结构下断裂,这也是一门学问,考验的是倒斗人这手指的刚度和力道,这种对力的掌握也很重要,但这个就涉及到了倒斗中的另一门手法,搬山分甲术。”

    道三爷像是个小贩,在不断的卖弄着他的产品,不过他的演是在太差,让人提不起半点感觉。幸亏这巨力卸岭术和搬山分甲术确实厉害,才能让我有继续听他的演讲的兴趣。

    “这巨力卸岭术与搬山分甲术都是卸岭群魁与搬山道人的不二之法,我将它们合二唯一,创出了这套搬山卸岭术。你想不想学啊。”

    道三爷最终还是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口才之烂啊。

    “三爷,这您就不合道上的规矩了,齐成可是我齐家的家主,代表的是摸金一门。要是跟您学这巨力卸岭术与搬山分甲术,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这不好,这很不好。”胖子摇头晃脑的把我拉到了他的身后,直接对上了道三爷。

    我心中那个无语啊,这齐家之主的大位都是你胖子硬塞给我的,现在居然还不让我学本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道三爷极力的卖弄着他的手法,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这搬山卸岭术我还是不学的好。

    “三爷,这事情您不必再说了,我师叔已经表明了我的意思。”

    这趟出来我可算是看出来了,这倒斗一行就是危险,先有李家宅,后有曹操墓,这里外里还让我看见了那流水般的支票和一些少儿不宜的大虫子。

    危险,太tm危险了。

    这搬山卸岭术再好咱也不掺合。当一个考古研究员这才是俺的真爱。

    道三爷听到我拒绝后也没生气,待那断龙石里的油流完,就开始指挥那些军人布置起炸药。

    “这以前啊,要是碰上这种断龙石,可是要多费一番的功夫,可自从有了这种高科技,只要威力计算对,爆破方向准,那是一个打一个准。”

    道三爷布置好炸药,我们就随他一起退到了梼杌石像后,胖子更是夸张,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工程帽。

    “胖子,你什么时候变乌龟了?”

    “一边去,叫师叔。另外,我这不是变乌龟,我这tm就必须当乌龟。”胖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整个人脸色一变化作了一个肉团,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砰!”

    “啊!!!!!”

    只听砰的一声焖响,而后啊的一声惨叫,那断龙石就被炸成了碎块。

    这爆炸的焖响也就比屁的声音大点,但威力却真不是盖的,那断龙石被炸了个粉碎,可里面的东西却完好无损。

    至于后面的那声“啊”,则是胖子因为惊吓过度,自动加的。不过这人叫声可比那爆炸声要响的多。

    因为出了丑,胖子一脸尴尬的看着这些碎石,无奈的看了眼道三爷,嘴里继续碎碎念着。

    灰尘还未散尽,可这墓道里却传来了微微的光。

    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