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0章 长生金丹(一)
    道三爷没有在意我的举动,而是转身和大家说道:“我刚刚观察了下那边的盗洞。盗洞挖掘的时间应该是在一千年前,也就是唐末宋初的那段时间。用的是巨力卸岭术,手法独特,造诣很深。卸岭群魁一向是聚众而出,当年进这墓地的人想必也不在少数。但这墓道里的东西却并未损坏,所以我大胆的推断,先前的那批人应该是官盗,目标应该和我们一样。”

    胖子一听这话就乐了。

    “三爷,不管是那卸岭群魁还是所谓的官盗,既然这里面来了人,目标和您一样,那我们这次不就是打眼了嘛。我看咱还是在这墓道里找点个稀罕的明器,等上面打完架,咱们好各自回家。”

    “不可。”潘黑大声的喝道。

    胖子连道三爷的面子都不给,那回给潘黑面子。

    “不可个p。腿在你胖爷身上长的,你还想管你胖爷不成。”

    潘黑本欲发怒,但道三爷却拦下了他。“小胖,那批人的目的虽然和我们一样,但却不一定拿走了我们要的东西。”

    胖子笑呵呵的说道:“三爷,小胖我也不是个雏。道上的人有啥能耐我知道。那条盗洞一看就是来回穴,那面的洞口指定是给封了。人家既然能在这墓穴里走个来回,东西拿不到,能罢休?更何况您是为了那劳什子的‘永生。’那玩意要是真有,古往今来咋会死那么多个皇帝了。”

    道三爷笑了,笑的很开心。“小胖,看来你还是不信我。”

    “三爷,信不信咱别嘴上说。在倒斗这一行,您是这个。”胖子举起了大拇指。“但咱说话也要占个理,永生,真有吗?”

    “如果我还说有呢?”道三爷自信的说道。

    “您要是能拿出证据,摆出明理,小胖我这条命今天就是您三爷的。”

    “好!”

    “但话也说回来了,您要是拿不出个像样的说道,那就别怪小胖我不认您这前辈。”

    道三爷听了这话微微一笑。依旧稳稳的说了句,“好。”

    “八嘎!”

    潘黑这时冒出了句倭语,并不断的在道三爷面前说着什么。

    我的心立马警觉了起来,这个倭国人突然说起我们都不懂的倭语,肯定不会有什么话。我和胖子互看了一眼,都准备如果这家伙来硬的,咱也不难含糊。

    道三爷没说话,在潘黑说完后,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他了。

    “小胖,我要说的证人,就是我自己。你可知道我今年多大?”

    胖子闻言先是楞了下,而后笑了。“三爷,您今年是一百零六,这在行内不算什么秘密吧。”

    “齐少,你说呢?”道三爷再次问向了我。

    我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三爷你看起来年纪不大,但真实年纪应该不小了。”

    “欧阳姑娘能猜到吗?”道三爷笑道。

    欧阳菘瑞闻言,并未说什么,径直走了过去,把住了道三爷的脉搏。

    兀自间,欧阳菘瑞的双眼瞪之极大,满脸充满了不置信的表情。这是我和她配阴婚以来,第一次见到她的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就连面对血虫尸时她都是一脸的镇静。

    究竟是什么。能让欧阳菘瑞如此的惊愕?

    “你有两百岁?”

    “两百岁?”

    我和胖子同时惊愕的看着道三爷,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只有四十的人居然已经有两百岁的高龄了。

    “八嘎!!!”潘黑咬牙切齿的在一旁吐槽着,我能看得出来,这个人绝对是对我动了杀心。

    “没错。我确实有两百多岁,生于乾隆年间。”道三爷当下一口说道。

    这种震撼太强烈了。一个人能活两百多年而且看上去只有四十岁,这要是能确认,在世界上绝对是一件大新闻,和道三爷一比,那些生物学专家都弱爆了。

    “永生?我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是别的人证明道三爷的年龄,我肯定会认为他是在胡说,博取我们的眼球。

    但欧阳菘瑞说的话就算是在离奇,那也一定是真的,这个女人有时候真实的可怕,她不懂现在人的变通,有一说一,绝不废话。她说道三爷有两百岁,那道三爷就是真有两百岁。

    胖子看着道三爷,眉宇间多了些尴尬,但疑惑犹在。

    “三爷,既然您已经找到办法,获得了永生,为何还要亲自冒险,来这个地方?”

    “我确实有两百岁了,但我并不是获得了永生,只是延缓了衰老而已。”道三爷道。

    “那您来这个墓的意思是说这里有您要东西?”我问道。

    “没错,我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这里面会有长生金丹。”道三爷神秘的说着。

    “才三十?”

    我和胖子都忍不住惊呼,这三十的把握可是够低的。

    “没错,就三十,光着三十的估算其实已经是很高了。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来的人才会少。”道三爷说完,深深的看了眼潘黑。

    “得了。您还是说活这三十的由来吧。别说的太不靠谱,让兄弟们连下去的欲望都没了。”胖子无奈的说道。

    道三爷笑了笑,也没废话。“当年秦始皇派徐福出海求药。古书记载徐福一去不返,其实那是错的。徐福当年不仅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长生金丹。但因为这长生金丹只有一枚,所以秦皇并不敢轻易吃下此药。”

    “你是说你吃下了长生金丹?世上真有那东西?”欧阳菘瑞神色一紧,连忙说道。

    “长生金丹是有,但我吃下的可不是什么长生金丹。而只是其中的一点部分,大小也就指甲盖的一半。”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指甲盖的一半?那么小。”胖子极其失望的说道。

    “小?呵呵。这可是大气运,就这么点我就能活到现在。”道三爷道。

    “你是如何得到长生金丹的?”欧阳菘瑞急切的再次问道。

    欧阳菘瑞的表现绝对是有违常理的,这点不仅我看了出来,就连胖子和道三爷此时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似乎她对长生金丹的关注有点高了。

    “长生金丹是我早年在一个道观中所得。”道三爷道。

    我见欧阳菘瑞又要问话,连忙制止了她,并询问道:“三爷,您说来说去都没说明白这曹操墓和长生金丹有什么关系啊?”

    欧阳菘瑞没说话依旧是紧盯着道三爷。

    道三爷笑了笑,说道:“长生金丹在被徐福带回后,秦皇命令将此丹一份为二,徐福试药,吃下了其中一半,而将留下了一半放在身边。但没等秦皇吃下此药,他就死了。从此之后那另一半长生金丹就不知所踪。直到几千年后,一位道某的先辈在倒斗的墓中找到了那指甲盖大小的长生金丹,而那被盗的墓主恰巧姓曹,乃是曹氏直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