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1章 长生金丹(二)
    “曹氏直属?曹操的后人?曹氏直属的墓里怎么会有长生金丹?”

    “三国乱世,曹操需要钱粮扩充军备,所以设立了摸金校尉一职,此后数十年间,摸金校尉横行天下,掠墓无数,也许就在某一个墓内找到了那半枚长生金丹也说不准啊。”

    道三爷的话很有侵略性,并且在说完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摸金校尉是我齐家的老本行,怎样的由来自然不必他说。

    秦朝之后,曹操的摸金校尉确实是当年那段时间最强的官盗,他们手段犀利,手法奇特,要是真从墓内找到什么奇珍异宝,世间也只有他们了。

    既然道三爷的先辈从曹氏后裔的墓中找到了一小块长生金丹,那极有可能那半块长生金丹就被曹操拿去镇压曹氏气运了。

    我听完了道三爷的话,却突然发现欧阳菘瑞此时眼神离迷,精神状态非常的差。自从提到这长生金丹之后,欧阳菘瑞整个人似乎都变了。

    “你怎么了?”我轻声关切道。

    欧阳菘瑞抬头看向了我,一把将我抱住,整个人默默的哭泣了起来。

    道三爷与胖子一见此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都不禁扭过了头。

    只有潘黑在一旁气愤的看着我们。

    “你们在干什么?难道这里是让你们谈情说爱的地方?”

    潘黑愤怒了,举枪朝天连射。

    “砰!砰!砰!”

    “md。你找死啊。”胖子一见潘黑来捣乱,气就不打一处来。

    “八嘎。这里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潘黑同样据理力争。

    “你能对我一辈子好吗?”欧阳菘瑞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对我低声泣道。

    “嗯。”我点了点头。“你永远是我唯一的女人。”

    这一刻,我的心被眼前这个女人所融化,虽然这里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但当爱情真正到来,它是不会选择时间的。

    我轻轻的闭上眼,慢慢的靠近了她,亲吻在她的额头上。

    欧阳菘瑞泪眼婆娑,喃喃的说了声。

    “谢谢。”

    就在这时,一阵沙沙声从墓道的远处传来。

    “你们别吵了。有声音。”道三爷连忙大声说道。

    我一听这话,急忙抱着欧阳菘瑞躲在了一边。只听那墓道的深处传来了一阵水滴与摩擦的交响乐。

    是白蛇?

    一瞬间,冰冷的气息席卷了我们。

    这时,那远处的墓道尽头,有一只绿色的灯光在忽闪而过。

    那是一只眼睛,一只巨大的竖眼,远远望去就像一个绿色的灯笼。

    啪!啪!啪!

    巨大的声响顿时从那墓道深处传来。墓道的石块随即掉落了不少。

    “是那白蛇在在撞击墓道,它发现我们了。”道三爷轻声说道。

    “不,这只是试探。”我悄悄的回应道。

    果不其然,那白蛇的撞击声慢慢消失了。此时的墓道里只有那幽暗的长明灯在发出轻微的呼呼声。

    我们屏住了呼吸,在莫约过了三分钟后,大家放松了下来。

    “三爷,现在您也看到了,那长生金丹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咱的小命也不差啊。自古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咱还是风紧止呼的好。”胖子道。

    “八嘎,都怪你们耽误时间。”潘黑低声怒喝道。

    “md,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要不是你的枪声,那白蛇会发现我们吗?”胖子毫不退让的说。

    “小胖,你要是再喊走,就把摸金符给我放下。”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啥?啥摸金符。”胖子一把摸住自己的胸口,声音渐渐变小。

    这时,我突然发现,墓道的远处又出现了那绿色的竖眼。而这竖眼的瞳孔正在不断的放大,一个小号的竖眼从那瞳孔中迅速射出。

    眼中眼?

    还没等我想,一股急剧的疼痛,便从脑中传来。我忍不住焖哼了一声。

    在这一声后,那本来安静的白蛇又开始不断的击打着墓道的墙壁,这一次拍击的速度更快,力道大增。不多会,头顶上那些碎裂的石块和尘土已经开始化作雪花,像我们飘射而来。

    “这墓道,要塌了。”我忍着疼痛,低声的呼喝。

    “别躲了。都给我找。看看这墓道还有没有别的出口。”道三爷大喝一声。

    我的脑袋依旧如针尖般疼痛,可现在时间紧迫,哪有时间管这个,我连忙开始在附近寻找,看看有没有隐蔽的通道让我们躲过这白蛇的追捕。

    “八嘎,碍手碍脚的支那人。”潘黑脸色一拧,冲我大吼一声,直接从腰间拔出了枪。

    可他旁边的道三爷却比他先出了手。

    道三爷一手掐住了他的右手手腕,另一只手卡在了潘黑的脖颈处。而后身体一转,直接将潘黑压在了身下。

    “在这里,我说了算。”道三爷一字一句的说道。

    “八嘎。”潘黑怒喝。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潘黑的口中发出,原来道三爷直接用手在他的手腕上插了四个血淋淋的指洞。

    一时间鲜血凌厉的道三爷在我心中已经化成了一个人间修罗。

    “这是给你的教训,下次再敢废话,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潘黑大叫着,但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至于那些倭国的军人,此时也没有去维护他们的老大。

    此时的道三爷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和蔼,有的只是暴虐和霸气,这样的道三爷才像胖子口中的那个北绿林盟主。

    道三爷收拾了潘黑,又看了眼我,一声不吭的便继续去寻找那所谓的暗门。

    时间一秒秒的过,墓道上的灰尘也越下越多,有几个地方都已经开始掉落石块了。

    要是在这么下去,不多会我们就会被这墓道活埋。

    墓道尽头的白蛇依旧在不断的冲击着这个墓道,也幸亏那边的墓道口间隙不大,要不然我们这批人一定会被那白蛇端掉。

    针扎般的疼痛感愈演愈烈,我的脑袋似乎有千万根针在不断的来回穿插,我感觉我的脑袋就要爆了。

    就在这时,欧阳菘瑞快不走上前来,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上一点。

    这种感觉很熟悉。

    招魂。

    我再次来到这灰蒙蒙的地狱次元。这个地方我最近老来,难道我要死了不成?

    我自嘲的笑了笑,抬头望去,只见那长明灯火依旧微弱,而那侍女灯柱里的那红光却是消散了不少,也需是因为那灯线被拉出的缘故吧。

    我没有多想,在这地狱次元中,那针扎般的疼痛已经消失了,我趁机舒缓了下身心。

    可这时,一个红光慢慢的飘落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能准确的叙述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我能感觉到这个红光发出的善意,它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飞到了墙壁的一边,直接穿了进去。

    就这样连续的几个来回,那红光似乎是在叫我过去。

    我慢慢的走到那里,只见这红光穿插处,是一片灰雾。

    这种灰雾是地狱次元中最为常见的,就如同现实中的白色一般,但这个在地狱次元里代表的却是墙壁。

    红光依旧在连续的穿插,似乎真是让我过去一般,我轻轻的走了过去,用手轻轻一推,并没有什么反映。当我奋力再次一推后,一个漆黑的洞口出现了。

    没错,就是一道门,一道只到我半身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