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3章 蛇女
    有第十个人?

    我不敢将我刚刚遇到的事情说出来,我怕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有被那人利用了。这时,那照明弹的亮光已经快要熄灭。

    我们的手里的手电依旧不能发出光亮。道三爷无奈再次发射了一枚微型照明弹。

    “这个墓室很诡异。面积太大不说,还有强烈的磁场。我建议我们都快找寻一下出去的办法才是。”道三爷道。

    “小橙子,你刚刚是咋找到那个出口的,再来一次呗。”胖子有点可怜的看着我。

    我有些漠然的看着他,总不能说我能找到这个洞口是因为我看见鬼了吧。

    “咦,那边好像有个棺椁。”

    这时,道三爷指了指我们前面的一个角落,那里布满了灰尘,要不是第二发的照明弹打在了那个方向根本看不清楚那里会有个棺椁。

    我们慢慢走上前去。这是个木质的棺椁,用料非常的差,在这个几乎封闭的墓室里经过尘埃的覆盖,已经看不清外面的模样了。

    “三爷,咱们还是走吧,这里连手电都打不开,难道咱要一直在这待着不成。”

    胖子一脸焦急的看着道三爷,我盯着他发现他的身子在颤抖。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胖子,不过这里确实阴森,先前潘黑不照样很凶,现在也似乎软了。

    “小胖,这个墓室有名堂。这里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这棺既然出现在了咱的面前,就这么走了,你对得起你师傅吗?”

    “这与我师傅有什么关系?”

    “贼不走空,这是规矩。我们倒斗这行的规矩你都忘了吗?”道三爷扭过头来,眼神变的非常吓人。

    这个规矩其实我爷爷和我说过,倒斗一行,除墓主之棺不可轻动外,其余的必须见棺开棺,取升官发财之意,如果见棺不开,便是败坏了祖师的手艺。

    当时的我虽然对我爷爷提出了异议,但胖子做了这么多年的摸金校尉,难道他不知道这些规矩?

    道三爷没有再理会胖子,他直接抓过了工兵铲,在这破棺上面开了个洞。

    工兵铲直插棺内,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从棺内传来

    我们一听这个声音,心中都不由得一慌,因为这个声音和我们先前听到的金属摩擦声是一模一样。

    道三爷也在听到这一声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这时狼牙手电居然又可以用了,一时间,我们这里灯光四溢。

    道三爷没有多废话,直接将那木质的棺板全部划开。

    一个特殊的铁质棺椁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个铁质的棺椁周身黑漆漆一片,外形粗糙不堪,就像个铁疙瘩,这种色泽的棺椁,要不是特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道三爷再次敲击了几下这个棺材。又用手电往顶部探了眼。

    “应该是这上面的石块掉下来,砸在这棺椁上的声音。”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哈,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鬼呢。”胖子笑吟吟的说。

    “你怕鬼?”我愣神道。

    胖子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表情。“那当然,你不怕鬼吗?”

    我无语的看了下胖子,胖子居然怕鬼,怪不得李家宅的时候他那么怕被霍东拉进屋内。不过一个倒斗匠人会怕鬼,这个事情有点说不过去啊。

    道三爷没理会我们而是直接推开了这黑铁棺椁。

    开棺之后,只见一个曼妙身材的女子躺在棺中,在全身上下用一层松脂包裹。她的面容甜美,在松脂中还保持着一缕微笑。

    “就,就是她。”

    潘黑大喊一声,整个人如同癫狂,他飞快的向后退去,整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恐惧。

    “你到底怎么了?她又是怎么回事?”

    道三爷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他。

    “就是她,就是她,刚刚我在墙壁上看到的就是这个模样的女人,她全身都在发抖,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道三爷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而且她,她还有一条蛇尾。”潘黑断断续续的将这话说了出来。

    我一听这话,心中骤然一惊。

    “md。你小子可别胡说,”胖子此时已经吓得跳起身来,指着潘黑就是一顿臭骂。

    可潘黑似乎已经被破了胆,一直靠在一个倭国士兵的身上。

    这样的潘黑和前不久那个勇猛异常的家伙,能是一个人吗?

    潘黑到底看到了什么,怎会吓成这个样子。

    我没来的多想,就被和道三爷一起将那松脂女抬出,在反过来之后,只见那女子确实长了一条蛇尾。

    这条蛇尾有半个手臂长,带着白色的鳞片,看上去十分的漂亮。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潘黑真的见过此人?可她被困在这松脂里,是根本出不来的啊。一个被困在松脂里的女人,居然会出来。而且潘黑这模样也不像是来过这里的,他为什么会看到这女人,而且还能将细节描绘出来,难道这里真的有鬼?

    刚刚潘黑看到的就是这个蛇女的鬼魂?

    我瞬间就将鱼肠剑抽了出来。对付鬼魂当然要用专业的工具。

    “咦!”

    道三爷微微皱眉道。

    我抬头看去,只见道三爷正趴在那松脂上,看着一个符号。

    这个符号我没见过,但是从造型和手法上看,应该是个道家的刻印。

    “啊!”道三爷微呼一声,整个人的脸色都变是很差,急急忙忙的准备将此松脂蛇女放回棺内。

    我在帮他弄回蛇女之后,道三爷立马点上了三支蜡烛。

    “快来和我一起祭拜。”道三爷急忙呼喝。

    “三爷,您这是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

    “别废话。”

    道三爷一把将我拽到在地。其余人看道三爷这种表情,也同样跟着跪拜了下来。

    我们跪拜的是九扣至尊之礼。

    九扣至尊,乃是我倒斗匠人在墓中遇到灵性之物,为了避免其怪罪降责才做出了尊贵大礼,古代是一个礼教胜过一切的社会,倒斗匠人也有同样的思想,什么样的灵性之物,行什么样的理解,这样的九扣至尊大礼,就和以前皇帝拜天是一个级别,是非常隆重且正规的仪式。

    当然了,我们倒斗人因为特殊的身份,不能在墓下长待,所以一般都是点三跟蜡烛,意寓祭拜三清道祖,行九扣至尊大礼,就是希望三清道祖可以约束这些灵性之物。

    道三爷做完这一切后,连忙将棺板盖上,就准备带着我们原路回去了。

    “三爷。您可想好,哪边可是有白蛇?”

    我忍不住道了一声,那中头疼欲裂的情景我实在是不想在体会了。

    “在那边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在这边我们是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