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4章 被篡改了历史的道门
    道三爷说完,率先钻了回去。

    这时的我想了下刚刚摸到的那只颤抖的手,全身不禁发了下冷颤。

    “还是走吧。”

    我现在十分好奇,那个标记是什么意思,道三爷既然会让我们行九扣至尊大礼。

    他们是比我先走的,我是倒数第二个进,在我后面还有一个倭国军人。

    我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跟上,他对我做了一个诡异的微笑,点了点头算做了回应。

    说来奇怪,这些倭国的军人一直不说话,除了在献祭和打仗时非常勇猛,平时就和个机器人一样。

    我们爬到一半,道三爷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转过身来。

    “你们都没从那墓里拿什么东西吧?”道三爷厉声喝道。

    我们都不做声,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况下,谁还会想到明器。

    “这,这个算吗?”

    胖子弱弱的想起了一句。

    我咋忘了这个老财迷。

    “啊!!”

    还没等我们骂出口,胖子便惊呼一声,我远远看去,只见他的抱着自己的右手,正呲牙咧嘴的叫着。

    “胖子你怎么了?”

    “你拿的是什么?”

    我与道三爷同时喊起。

    “是一个珠子。一个黑色的珠子,就落在那棺椁的外围?我看它表子光滑,又不似珠宝,就拿了几个留做念想。三爷,那种珠子在棺外扔着那么多,应该没事吧?”胖子怯怯的说道。

    “就几个珠子而已,那你什么?”我关心的问道。他是我师叔,在这里面他是和我一条心的,要是他出了什么问题,那在这危机四伏的墓道里,我们还怎么在道三爷手下逃生。

    “我在拿珠子的时候,不小心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现在手还红肿着了。”胖子道。

    “你再看下你的那几颗珠子。”道三爷厉声喝道。

    胖子低头一看,立马惊呼出声。“这,这些珠子怎么都变成那霍罗天龙?”

    “什么?你没看错?”

    “这也能看错,那些该死的虫子可是追了咱们一路。”胖子恶狠狠的说道,说完他便把衣服脱了下来,使劲踩了几脚。

    “齐少,你走在最后,有没有发现后面有什么动静?”道三爷没理胖子,忙和我说道。

    “我最后?我身后不还有一个。”

    我说完就向后看去,可是我的后面那里还有人。我就是最后的那个,可我明明记得我走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倭国士兵啊。

    “你身后有什么?”欧阳菘瑞问道。

    “我身后不有个倭国士兵吗?他人呢?”我喊道。

    “你身后有没有人你听不见动静啊?”道三爷气急败坏的说道。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向前爬去。

    我们紧随其后,等到了墓道,那白蛇早已不见了踪迹。道三爷在我出来之后,直接搬了几个侍女柱子将那个洞封了起来。

    这时,我才发现,那4个倭国军人竟然全部在此。

    “齐少。你确定你走的时候你身后还有一个士兵?”道三爷见我出来后立马说道。

    我点点头。“那时我走的时候还专门看了下,确实是有一个士兵。他还对我笑了笑。”

    “是他们中的那一个?”道三爷盯着这些士兵说道。

    “我不记得,他们穿的衣服差不多,又一直没说话,那里又很暗。我没注意到。”

    “哼!他们都是哑巴,拿什么和你说话。”道三爷没好气的说道。“看来,里面有东西混进了我们这里。”

    “哪里究竟是什么?那个符号代表着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害怕?”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道三爷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那个符号代表的是西王母。乃是古道门中最为可怕的一个人物。”

    “西王母?那不是神话中的人物?”我不仅愕然道。

    “现在的历史中,西王母当然是传说中的人物,但我们经历的历史却是被人篡改的历史,特别是宋代以后,道门的历史已经变成了神话,原先的人物变成了神魔。别人我是不知道,但西王母却是确有其人,她的墓葬就在昆仑山上。”道三爷说道。

    “三爷,那就算是西王母是真实存在的,那又和蛇女有啥关系?”胖子道。

    “哼!西王母乃是道家传说中妖母,虽然现代人将她神化,能力更是虚无缥缈,但有一点却是真的,她的手底下都是半人半兽,当年在那昆仑山的墓穴中,我的一个伙计就因为拿了一个绿皮袋子,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形螳螂。起初我们不知道那个是人变的,后来杀了他以后,军方进行了dna测验,我们才知道那个螳螂怪就是他,他的dna被篡改了。”

    “您说什么?dna被篡改?那我,那我不是?”胖子满脸忐忑的说道。

    “我不知道,潘黑既然能说出那个蛇女的样貌,那说明里面确实有东西。可齐少说后面还有个人,这就说明我们当时在里面的时候,他们被仿了。但那东西却没有跟出来。”道三爷指着那几个倭国军人。

    倭国军人人数最多,不善于分辨,要模仿,他们几个也确实方便。

    “潘黑,你看那个墓室有没有想起什么?”道三爷突然对潘黑说道。

    潘黑此时才刚刚从蛇女的惊吓出走出来,脸色稍微好些。

    潘黑这种人,一看就是那种受过特殊训练的,真是好奇他当时是见到什么样的蛇女,居然会惊吓成这样。

    潘黑愣神片刻,蓦然抬头看向了道三爷。

    “你是说,那件屋子是?”潘黑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很好奇,潘黑和道三爷到底说的事什么,为什么会不愿意说出来。

    “你也看出来了?”道三爷道。

    潘黑木然的点点头,说道:“三爷下的真是哪里?”

    道三爷点点头。

    这下不光是我,胖子也不干了。

    “三爷,您说咱们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您这么藏掖着不好吧。”

    “不是想对你们隐瞒,而是不敢确定,我觉得刚刚我们去的那个屋子就是那白蛇的巢穴。”

    “不会吧?”胖子愕然道。

    我也觉得这事不可思议,难道我们真的刚刚从那白蛇的巢穴里走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