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5章 诡笑
    我也觉得这事不可思议,难道我们真的刚刚从那白蛇的巢穴里走了一圈?

    “第一,那个地方够大,完全能放下白蛇。第二,哪里漆黑的环境与我和潘黑下去的那个巢穴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那墓室的顶上就是那十六卦奴阵。”道三爷道。

    “这不可能,难道你们下去就没在屋顶开个口?更何况那白蛇那么大,出来怎会一点痕迹也没有?”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哪里是除了我们刚刚进去的洞,别的洞口也没有。但你们别忘了,那霍罗天龙可只有在血虫尸上才会变成那珠子的模样。这种寄生的痋术虫类,没有寄生物能活上千年?”道三爷道。

    “您的意思是说,胖子刚刚拿的珠子是从血虫尸上掉下来的?而我们刚刚去的那个墓室就是存放白蛇的?可那墓室的年代比刘邦这墓要早的多,这怎么解释那十六卦奴会是汉代名臣的事实?”我说道。

    “要是李代桃僵呢?”道三爷道。

    “李代桃僵?”我疑惑道。

    “假设这墓里关着的就是那白蛇和蛇女,而十六卦奴阵本来就是镇压他们的。但刘邦用汉代名臣替换了原先的尸骨,用来帮他镇压气运,再用白蛇为他延续汉室江山。这样就可以解释那十六卦奴阵下为何不是墓口,我们会惊起白蛇的原因,因为那十六卦奴就是用来镇压白蛇和蛇女的。我们解开了十六卦奴就等于放出了白蛇和蛇女。”道三爷道。

    “你不是说这墓里葬的是白蛇,只有刘邦斩杀的白蛇才是能延续汉室的江山?”我说道。

    “子嗣,父亲都已经成为了卦奴,刘邦能葬下的只有白蛇。斩白蛇之后的刘邦,才真正的建立起他自己的队伍,可以说那是他一生的转折点。但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止这么简单,我们不知道白蛇和刘邦的关系,这就会造成一些意识上的错误。现在我极度怀疑刘邦在这里建墓的真实原因根本就不是为了延续汉室的江山,”道三爷道。

    “这怎么可能?那双凤朝阳的格局不是为了泽福后世,不是为了延续汉室江山,那刘邦建这个墓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双凤朝阳还会有什么作用?”我厉声回道。

    “我也只是怀疑而已,那个墓室的年代比这墓还要久远,如果先前判断的没有错,白蛇和蛇女是一起葬在这墓中的。我们解开了十六卦奴也就释放了白蛇。可你和潘黑见到的那个蛇女又是谁?”道三爷道。

    “三爷。蛇女的事情咱们必须放下。这里面有什么秘密我不清楚,我也不想清楚。至于刘邦和蛇女白蛇之间的关系,我更是不想知道。这些都与我没关系,我现在要的是曹操,我们现在必须去找曹操的墓地。”这时的潘黑已经回复了以前的镇定,面色坚韧的说道。

    我对此很是反感,这墓地明显有着更多的秘密,这个会是我们前进的关键。在下墓之前,所有有关墓主的习俗,习惯我们都必须了解,要不然会落入墓主的陷阱之中。

    可我们对这个墓先天上就有一些主观上的缺失。

    刚开始我们以为这墓是曹操的,摸金符上也将地图画在了这里。可来了这里后却发现这个墓里还有一个墓主,刘瑞,可刘瑞却被当作了卦奴,后来我们以为是白蛇,可下墓之后,又发现了另一个势力。

    这个墓最起码有三个墓主,可谓混乱之极。

    这就相当于你要找一个线头,拿起来才发现,这是一个线团,却必须从线团里找到那最微小的线头。

    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只知道要去找曹操墓,曹操墓里有可能有永生金丹。可现在曹操墓怎么下去都不知道。更何况在墓口处会有一个盗洞,虽然是千年之前的,但也极有可能给我来一些别的影响。

    更何况我们在墓里一直被白蛇追杀,现在又多出了个蛇女,她还能伪装成我们的样子。

    在这墓里,我们可谓是举步维艰。

    如果在加上那可能出现的血虫尸,那就是三个非人的生物了。

    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我们还必须进墓去找永生金丹,这要是在平时,绝对算是疯狂的事情,但现在,我估计道三爷会同意,而我们却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现在回想起在地狱次元时,看到那十六卦奴形成的一个蛇状生物,那个应该就是白蛇的蛇魂了。这也就从侧面证明,那十六卦奴确实不是刘邦所造,这个阵法最初的作用就是镇压白蛇。

    可是镇压了白蛇又不杀,这种做法极其像是在守护某种东西,可那个墓里漆黑一片,能有什么守护的,除非。

    除非是那松脂里的蛇女。

    我蓦然意识到,我似乎在那墓里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们必须再回那墓中去。”我急忙说道。

    “也好。”道三爷点点头,同意了潘黑的建议。

    道三爷与我几乎是同时说的话。

    潘黑在听到我的话后,整个人都变得阴森起来。他猛的举起右手,立刻就有四个枪口对上了我。

    “走。或死。”

    潘黑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可以肯定他是敢开这个枪的,道三爷根本护不住我。而且道三爷和潘黑都不想再进那墓室内,我的想法根本不能实现。可我的设想必须是回到那墓中去。

    “不行。那墓里太危险。”道三爷斩钉截铁的说道。

    “就因为那松脂上的西王母印记?”我赫然道。

    “我也不同意。”欧阳菘瑞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是她第一次否决我的建议。

    “那里面太危险。”欧阳菘瑞只说了这个,却没有说明原因。

    “西王母的印记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我们不能分开,你看到的那个极有可能就是蛇女,她能变成我们的人,如果分开,我们会被各个击破。”

    “我能不能问个事?”

    这时,我们的耳边响起了胖子的声音。我们转过头来,只见他的脸色极其难看。

    “三爷,小胖我是最尊敬您的,您就给个准话吧,我会不会变成怪物?”

    “我。”

    道三爷正准备说话,一整怒鸣从我们刚刚出来的墓室传来。

    “白蛇?它果然在那里面。蛇女等的就是它。白蛇下次出来肯定会是带着蛇女的。”道三爷急道。“快走。这白蛇知道我们不在那边,肯定会马上回来,我们要趁机除了这墓道,找到曹操墓的所在。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都抛掉。”

    “三爷?”胖子还想说些什么。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现在就盼望那珠子是血虫尸身上的吧。如果是蛇女的,你十有八九也会和我那伙计一样。”

    道三爷虽然没有明说,但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胖子有可能变成怪物。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胖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微笑,这个微笑正是我在那“最后一个倭国军人”脸上看到的。而胖子现在的情况肯定不会这样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