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46章 用血写成的古道文
    胖子的笑容绝对是有问题的。

    “胖子,你笑什么?”我一连戒备的问道。

    道三爷他们并没有多理会我,现在正不断的往前跑去。

    胖子一脸诧异。“笑?我笑什么了?你觉的现在是笑的时候?”

    胖子没好气的说了下,然后迅速的跑开了。

    欧阳菘瑞摇摇头,示意我也跟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我微微一叹气,胖子现在的情况绝对是有问题的,可时间,是我们最稀缺的。

    墓道的出口处,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与先前那平滑整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很明显已经被白蛇肆虐过了。

    在墓道的这个出口外,有两条宽大的墓道。

    道三爷微微一愣,就选择了向左的那条。要是我,我也这么选,因为我们的右边乃是那漆黑墓室的方向,白蛇很有可能就那边。

    在这墓道的四周,依旧有很多漂亮的壁画,但上面却有一些摩擦的痕迹,我略微看了下,这些痕迹都是新的,也就是说这些痕迹乃是白蛇造成的。

    这也就更加证实了我们先前的判断,白蛇与蛇女是被我们释放出来的。十六卦奴阵是被刘邦盗用的。

    这样我也就更对那个神秘的势力感到了好奇,他们是一群怎么的人,刘邦和他们有什么联系?

    因为没有时间,我没办法细致的观察那石壁上的壁画,对这个势力了解不多,但却隐隐约约猜到,这墓地原先的主人与刘邦没关系。这里另有墓主。刘邦乃是鸠占鹊巢之人。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墓,居然让刘邦不惜残杀汉室忠臣良将,也要夺得这个地方。

    这个墓道很长,在四周都是有一些小型的墓室,墓室里放着的都是些破旧的物品,虽然它们的历史价值和市场价值都不低,要是我来这考古也会着重处理,但现在我们的身份却是个倒斗人。

    倒斗人的目标和纪律性比考古要差一些,破坏也要多些,从心底里讲,我对这个行业有些微微的厌倦。

    这种想法估计也是因为我是学考古的原因,与爷爷这种传统的倒斗匠人不一样,虽然我们是摸金校尉,在倒斗匠人中,是最能保证古墓完好的,但归根结底,破坏还是有的。

    我的思绪一直在这些美丽的壁画上,前方的人却突然停了下来,这是条死路。

    看着这个巨大的石壁,我与道三爷都微微皱眉。这是既不符合造墓规矩的。

    在一条笔直的大道上,建造一个如此大的墙壁,就等于是在一个人的血管里,劫了流,这对墓主是极不尊重,且破坏墓室格局的方法。

    “大家找,这里肯定有机关。这个石壁后面也许就是主墓室。”道三爷朗声道。

    听了道三爷的话,我们立马开始了行动。胖子也同样开始找开,这一路上,我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变化,他那诡异的微笑曾在某些时刻再度出现。

    这种笑容让我觉得我们似乎是在朝着陷阱走去。

    胖子找的很认真,让我顿时产生了一种错觉。诡笑时的胖子和平时的胖子。

    平时的胖子自然就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诡笑时的胖子则是另一个人。

    在我们当中欧阳菘瑞是唯一一个没有行动的人,她仔细的看着石壁上的文字。

    石壁上的文字是一种我从没见过的文字,与古时候的那些篆体字和甲骨文一点也不一样。

    这些文字的每一个字体都是一个特意的符号。

    我之所以认为它们是文字是因为它们的排列顺序与古时的排版一模一样。

    “欧阳,你在看什么?”我问道。

    “这些字。”欧阳菘瑞道。

    “你认识?”我愣神道。

    我这话一出口,三爷直接就盯了过来。道三爷和我一样,也是认不出这种字体的,对于他这样的倒斗前辈,他不认识的,那几乎在我们这个圈内就不可能有人认识。

    “这是古道文。”欧阳菘瑞道。

    “古道文?”我诧异的看向了她。

    “古道文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道家文字,只在上古道门内部流传,学习他的人必须是天赋极高,身份尊贵,所以外界并不知道它的存在。在上古道门之中,学会古道文就代表着他是一名内门人士。用它记录的一般也是上古道门中极为重要的事件和典集。”

    “那这上面说了什么?欧阳姑娘能读懂吗?”道三爷道。

    “我只是认识其实一些字,说的是这是个不详之地,有通往修罗的大门。”欧阳菘瑞道。

    “修罗的路口?”我不解的问道。

    “修罗乃是上古道门对一个危险之地的称呼。就和你们口中的地狱一样。那是个比上古道门还要神秘的地方。”欧阳菘瑞道。

    “不详之地?”道三爷听到这句话后就开始观察这面石壁。

    从石壁的面上,我们是很难判断出这个石壁具体的建造年份,但这个石壁上的古道文却是用一种特殊的染料写在上面,而不是刻在上面。所以我推断道三爷会根据这些染料来推断这个石壁的年代。

    道三爷看到最后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这是种专注的气势,和我爷爷很像。他慢慢的在这些字体上舔了舔。而后神色默然的说道“血?”

    血?这个答案让我有些意外,血是非常不适合做染料,保存起来非常不易.

    不说这面石壁的年份一看就是相当的久远,单说这古道文,在上古道门就很少有人懂,年代想必更是久远。

    “天?天书?”

    这是欧阳菘瑞整个人在说出这两个字后就如同被迷惑一般直接摸了上去。

    “啊!!!”

    在欧阳菘瑞摸到那个字以后,胖子大叫一声,我回头看去,只见胖子的脚下的地板已经腾空,那块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我急忙奔过去拉住了胖子。可胖子哪里是我能拉的动的,在拉住他的时候,整个人都跟着下了不短的距离。

    就在这时我的脚被另一个人拉住,总算停住了下退的趋势。

    这一刻,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可我突然看到胖子的脸上又出现那个诡异的微笑,而我的手上也传来了一股巨力。就像是有人在拉我下去一般。看着胖子诡异的笑容,我几乎可以确定,就是胖子在拉我。

    在这巨力之下,我的整个身子都不由的前倾,整个人被拉进了洞内,而这时,我脚上的手却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