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50章 人头鹰
    这对红色眸子似乎在喷射那炽热的火焰,它的主人正在挣扎,与那蛇女一样,她是身体表面同样是松脂,但这松脂却牢牢的控制住了她。

    在松脂之上,一个诡异的符号仅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正是那蛇女棺椁上看见的西王母印记。这个印记我对它记忆颇深,一个让道三爷如此忌惮的东西,绝不会一般。

    这个西王母的印记似乎有着一定的封印功能,这对红色双眸的主人每一次动作这个印记都会闪动一次,将双眸的主人压制的死死。

    这双红色的双眸简直太过吸引人,以至于我直接就被它们吸引了过去。但当我从新观察整个棺椁之时,我才发现,这个棺椁的主人我似乎见过。

    它曾出现在北斗天玑阵上的那些青铜棺椁上,从第一星到第七星都会和三国名将一起出现,当时的我非常的纳闷,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棺椁上面。

    后来因为那些血虫尸的原因,我就猜测是因为那些棺椁里躺着的并不是三国名人,而是一些土著,只是里面同时放着三国那些名人的衣物,有一定的作用。

    但现在看到这对双眸的主人,我才感觉到,这里面有大问题。因为这个同样是用松脂一样物质包裹着的生物,就是那人头鹰。

    这人头鹰的面容是一个极其精致的少女,有着不亚于欧阳菘瑞的美貌,但她身体却是鹰状,本来是脚的部位,却长着一对巨大的鹰爪。

    她的身体无比巨大,整个身子都是如同一座小山,直接被压在了尸山下面,

    在这人头鹰剧烈反抗的时候,她的每一个关节,都显示出了一个西王母印记。由此可见这人头鹰并没有死,而是被这些西王母印记压制住的。

    人头鹰反抗的剧烈,但西王母印记也压制的狠厉。

    这时,我的身体根本没办法支撑我继续看下去,直接便退出了地狱次元的世界。

    当我的眼前一片清明之后,我不断的喘着气,胖子和欧阳菘瑞正在和那些鬼尸厮杀在了一起。

    “你看见了什么?”欧阳菘瑞道。

    “一只人头鹰。一个无比巨大的人头鹰。她似乎是被封印在了下面。而且她还是活的。”我立刻说道。

    “人头鹰?”欧阳菘瑞明显一愣。“是被谁封印的?”

    “西王母,它的身上有和那蛇女一样的印记。”我说完,头居然有开始发出剧烈的疼痛,这应该是阴阳眼的后遗症,毕竟我是第一次使用它。

    “西王母?人头鹰?封印?尸山?”欧阳菘瑞不断的重复着这些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就在欧阳菘瑞思考期间,我们的脚下的尸山已经濒临崩溃,只有非要细小的一段在支撑着我们。

    “天书。天书。”欧阳菘瑞猛然抬头向上看去,只盯着上面我们曾经落下的通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什么要在那里树一个石壁的原因了。”欧阳菘瑞大声喝道。

    “我说少奶奶,你知道什么就知道好了,现在咱们不应该关注上面。应该关注咱们下面。”胖子急切的喊道。

    “齐成,上面的古道文上不是写了这里是什么不详之地,说的其实就是这里,而最后写的天书,我想应该是说这里是用天书上的阵法在压制着这里的那只人头鹰。”欧阳菘瑞道。

    “直接说,我不懂。”我直接把这话抛了出去。

    古道文上写的不详之地是这里,那天书阵法压制着人头鹰,我根本不懂,我只是一个考古学生,不是道士,更不是法师,更何况我现在被一群鬼尸攻击,哪里和有心情思考这些东西。

    “古道文上的不详之地,应该说的就是这个山洞,这里本来是双凤朝阳的祥瑞之地,天地精气聚汇之所。但是在这里却出现了一个通往修罗之地的大门。这座修罗之地的大门应该就在下面。是西王母将人头鹰的身体加上天书阵法堵住了那扇门,只是那人头鹰应该不是心甘情愿被堵在这里的。只是天书上的阵法无法永久的压制这活着的人头鹰,所以后来才会有人用亵魂的方法阻碍人头鹰的脱困,也组织修罗之门的开启。”欧阳菘瑞道。

    “那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要对付的是这里的鬼尸,这里的鬼尸才是我们的大敌。”我急忙说道。

    从胖子手里接过了鱼肠剑,这才知道这些鬼尸给我们的压力。现在我的身体经过法将药效的强化,再加上这段时间的锻炼,已经比刚来北京这会要好太多了。但就是如此在经过开启阴阳眼之后,配合鱼肠剑,杀这些千年鬼尸依旧非常吃力。

    “我们是人,带着生气。我们的生气才是刺激这些鬼尸行动的主因,也是对抗入侵者的办法。另外,这里的鬼尸其实是被天书阵法严重压制的。尸山的作用根本不是为了培养这些鬼尸,而是用他们的鬼气亵魂下面的人头鹰。让人头鹰没办法获得这的天地精气。但在弱的鬼尸它也有近万,以我们的本事最后只有死路一条。”欧阳菘瑞道。

    “少奶奶,你直接说办法,再废话下去,咱们都得死。”胖子道。

    “这些鬼尸无穷无尽,现在他们的鬼气被压制,神智还未清醒我们就已经对付的这么困难。要是等它们熟悉了过来,那我们就死定了。所以我们只有找个帮手。”欧阳菘瑞道。

    “那你说我们找谁?”我急切的说着,手里的活也没有落下,欧阳菘瑞说的对,这些鬼尸确实没有它们千年修为带来的恐怖,一方面确实是因为这里有天书阵法的压制,一方面也是因为它们千年一直呆在这里,思维早已退化,连本能都快失去,这才让我们能快速的击退它们,但是等它们逐渐找回自己的本能,那死亡的肯定是我们。

    这就和一群被圈养的狼,从小到大都没有捕过猎,但当它们遇到一个活的生物出现在它们面前,它们首先的反应不是攻击而是观察,但野兽的本能渐渐占据它们内心的上风,最终燃起它们的欲望。

    这和黔驴技穷里那个故事一样,老虎只是因为没见过驴子所以才会吃亏,但当驴子的本事都被老虎知道后,那只有死亡一条路。

    很无奈,我们就是那只驴子,这群鬼尸正在渐渐恢复自己身为鬼物的本能。而且一旦脚下的尸山被彻底激发,那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就找人头鹰。”

    欧阳菘瑞的话如同一颗炸弹在我的脑海中响起。

    “这里的尸山和天书阵法都是为了压制人头鹰的。可见那人头鹰的力量足够强大。我们现在只有救了它,让它去杀了这些鬼尸,要不然我们只能死。”

    “可这人头鹰会不会最后杀了我们?”

    我对这些非人的生物有着本能的厌恶,先是血虫尸,后是白蛇,再到蛇女和这个人头鹰,这哪里是个墓穴,简直就是怪物的大本营啊,我们这些人在它们的面前就如同一只蝼蚁,它们岂会在乎我们的生死。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不把它放出来,那我们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们只能赌。”欧阳菘瑞道。

    “那你首先要怎么做?”我愣神道。

    “破阵。”欧阳菘瑞双眸一凝,直接抬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