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52章 冲出尸山洞
    这些鬼尸速度飞快飞快,有些甚至直接脱离了尸体的束缚,化作了魂魄。

    黑灵符印在我的蛮力之下,直接被撕裂开来。这黑灵符印上的电力此时已经再次凝聚,就在我快要撕下黑灵符印的这一霎那,符印上的电力再次发动。

    可就在电击再次席卷我全身的时候,我的全身轮罩起一道红色闪光。

    我看着手中的的黑灵符印和全身泛起红色光芒,内心中升起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时,我突然看到那些鬼尸如同发疯一般。原来在我揭下黑灵符印的一刹那,那头顶的太极图蓦然发出强大的黄光直接将这些鬼尸燃烧殆尽,在我的阴阳眼下,那些鬼尸与鬼魂都在这瞬间化作的丝丝黑烟。

    “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从头顶划过,我猛然向上看去,只见那欧阳菘瑞全身冒着热气已经一头扎进了这氪尸油中。

    现在的我才想起,欧阳菘瑞也是一个千年女尸,那太极图既然会对鬼尸造成伤害,自然也不会放过同为千年女尸的欧阳菘瑞。

    看到她一头扎进了氪尸油中,我正要去救她之时,脚下的黑色棺椁却直接爆发出了剧烈的响动。

    我知道是这人头鹰要出来了,连忙向上游去,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真正出现的却不是人头鹰,而是一只硕大的白色蛇头。

    白蛇?

    这个东西怎会出现在此处。

    我心中涌起了十万个为什么,千算万算我也没算到这白蛇居然会横插一脚。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条已经快要化作龙的白蛇,它全身的鳞片在这氪尸油中显得光彩照人。而最令人惊讶的是,这条白蛇的双眸上居然是有两个瞳孔。

    双瞳之蛇。

    白蛇是从黑色棺椁的底部出现的,难道欧阳菘瑞口中的修罗之门下面就是白蛇吗?

    可那白蛇的巢穴不是那个黑色的墓室吗。怎会出现在这里。

    白蛇一头撞进了这里,直接张开了巨大的蛇口就咬在了黑蛇棺椁之上。

    白蛇的冲击凶猛而果断,令人防不慎防。在白蛇巨大的咬合力之下,那黑色棺椁之间变形。

    难道这白蛇和人头鹰它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想那蛇女的身上和人头鹰的身上都有西王母的印记,难道是因为西王母?

    但还没等我从白蛇突然出现的冲击中反应过来,白蛇的双眸就直接对上了我。

    我感觉那白蛇深处的那对瞳孔似乎能看清一切,直接穿透我的灵魂,进入了我的思维。

    这次的感觉与那地面上的不同,那次对眼的直接后果便是我在梼杌石像哪里陷入了环境,可这次却是直接读懂了我的想法。

    白蛇在咬住那黑色棺椁之后,直接冲向了我这里。

    “把那灵符丢掉。”

    我不知道欧阳菘瑞的声音是如何在氪尸油中传到了我耳中,而我也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直接便将那黑灵符印仍在了氪尸油中。

    我急速的向上划去。脚下就是那勇猛异常的白蛇,在看了眼欧阳菘瑞之后,发现她整个人的皮肤都已经变的焦黑,正在不断的向下落来。

    正如欧阳菘瑞所提醒的那样,白蛇根本没有理会我,而是直接抓住了那黑灵符印。而后在氪尸油中来了个鲤鱼打挺。这一下直接便将我摔向了尸山洞的深处。

    经过这一下,我胸腔里最后留的那点氧气也被我喷吐了出去。我心中恨急了自己,为什么在下这里的时候不把氧气罩给带上。看着欧阳菘瑞那越来越黑的皮肤,我心如刀绞。

    在这氪尸油的两分钟内,我先后面对了鬼尸群和白蛇,这种心理压迫是会消耗大量的氧气。更何况我先前使用阴阳眼过度,那剧烈的头痛同样一直纠缠着我。

    我现在虽然特别想去救欧阳菘瑞,可极度的疲惫和痛楚却把我向死神的方向推去。我的眼皮突然变的很重,我知道我就要完了,但我必须让欧阳菘瑞和胖子活下来。

    就在我意识迷离的时候,一个粗壮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头颅,给我的口中塞进了一根棍子。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胖子,在胖子的前面是欧阳菘瑞。欧阳菘瑞的身体虽然已经变的漆黑,但是她却奋力的向前游着。

    欧阳菘瑞带头,胖子带着我,我们直接游过了那白蛇创出的洞口,顺着氪尸油一路向前而去。

    出了那尸山洞之后,欧阳菘瑞直接便晕了过去,而我的意识也完全模糊了起来。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居然是胖子和道三爷。

    我不知道道三爷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我知道,我获救了。

    “欧阳呢?”我一下子变惊醒了,欧阳菘瑞去了哪里,她不会出了上面问题吧。

    “我在这。”

    悠悠的女声从我的身后传来,只见此时的欧阳菘瑞已经恢复了原先的容貌和皮肤,完全看不出在那尸山洞里的漆黑模样。

    看到欧阳菘瑞没事,我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你小子还真是个情种,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老齐家会绝后了。”道三爷笑吟吟的看着我,一脸的从容。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道三爷,而后又看了看胖子和欧阳菘瑞。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说话的?”道三爷微微一笑,既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也没有对我报有敌意。

    “橙子。这次真是三爷救了我们。”胖子在一旁给我使了个颜色。

    原来,当我晕过去之后,欧阳菘瑞和我就被胖子一路抱着顺着墓道一起流了出来。胖子因为要抱着我们所以是没有办法离开氪尸油内,而他关键时刻遇到了道三爷。

    道三爷本来是跟着那伪装成倭国军人的蛇女而来的,没想到却遇到了我们。最后,他和胖子将我们带到了地势比较高的墓室中,而那氪尸油却顺着那墓道一起流了出去。道三爷也不知那东西会流向哪里,因为这个墓室的结构之大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你是怎么发现那蛇女伪装成了倭国的军人?”

    “因为他放手了。”道三爷微笑道。

    原来我们在那古道文石壁前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欧阳菘瑞摸到那“天书”二字才让胖子掉下去,而是胖子自己启动了机关,我抓住了胖子,而一个倭国的军人抓住了我,但就在道三爷他们前来帮助的时候,那个倭国的军人却放了手。

    之后欧阳菘瑞奋不顾身的跳了下来,而道三爷却和潘黑因为此事争吵了起来。

    最终两人分道扬镳,但道三爷却怀疑上了那个倭国军人。潘黑在与道三爷分来的时候因为不懂墓道走势,便命令这些倭国军人去寻找主墓室,道三爷就一路跟着那个倭国军人来到了这里。

    在氪尸油出现的后,他亲眼看着那倭国的军人化作了一个蛇女跳入了氪尸油中,之后便发现了我们。

    道三爷发现我们的事情我是了解了,但我却不清楚那白蛇为何要去咬那人头鹰的黑色棺椁。

    趁着胖子和道三爷一起出去找路的间隙,我向欧阳菘瑞道出了我的疑问。

    “欧阳,你知道白蛇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尸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