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53章 我亲手捅了他的一只眼
    “因为白蛇才是真正的守护者,十六卦奴封印的就是白蛇魂魄,不管我们是破解了十六卦奴阵还是破坏了那尸山顶上的太极图,都会让白蛇苏醒,白蛇的第一目的就是封死人头鹰。也只有那种强大的玄兽才是人头鹰的对手。”欧阳菘瑞淡漠的说道。

    “按你这么说,我们才是激怒白蛇的罪魁祸首?”我道。

    “没错。”欧阳菘瑞点点头,带着一丝自嘲的微笑说道:“其实不管是十六卦奴阵还是北斗天照阵他们的目的都是防止有人进入这处墓室,因为这处墓室的深处有那人头鹰的封印。人头鹰是被西王母封印的,虽然原因不知,但封印了它就说明这种生物的威力。“

    ”我先前一直怀疑,为何十六卦奴阵中要封印一只玄兽白蛇,现在看来封印白蛇是为了让它完成自己的使命。当我们解开了十六卦奴时就等于破坏了白蛇的使命,白蛇自然会找我们拼命。在那尸山之上,太极图的模样与我们头顶的盆地形状像似,这也就是说,这双凤朝阳的墓穴虽然是大吉之地,但真正聚汇的天地精华都化作了太极图上的能量,用来封印强大的人头鹰。白蛇和太极图,就是封印人头鹰的双重保险。”

    “那黑灵符印是用来干什么的?”我问道。

    “黑灵符印就是太极图能量的汇集。但当我用紫丹破坏了太极图,而你揭下黑灵符印的时候,太极图的能量却爆发了。这些能量是纯正的天地能量,是所有鬼尸的克星,而我也在其中。”欧阳菘瑞道。

    “那你让我去揭开那黑灵符印的时候是不是就知道那太极图会毁了你?”我急迫的问道。

    欧阳菘瑞点点头,算是认了下来。

    “以后不许这样做。那样对你太危险了。”我想起了欧阳菘瑞全身化为焦炭的模样,那种情景我不想再次看到。

    “其实没事的,我本就是千年女尸,体内又吃过天材地宝,没大碍的。”欧阳菘瑞怯声道。

    “那也不行。”我大声的喝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但我就是不想让欧阳菘瑞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欧阳菘瑞点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正在我与欧阳菘瑞四目相对,尴尬无言之际,胖子和道三爷从外面回来了。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胖子摇摇头,面色难看,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

    “齐少,我也听小胖说了白蛇和那人头鹰的事情,现在因为它们的争斗,墓道已经坍塌了一半,上面的墓道都已经毁了,现在我们有两条路可以走。”道三爷道。

    “那两条路?”

    “第一,我们找个出去的办法,现在就回北京。第二继续去找曹操墓。”

    道三爷给我的这两条路其实只有一条,上面的墓道已经因为白蛇的缘故而坍塌,那我们只有往下走,往下走的话肯定是要去找曹操墓室的,但道三爷给的这两条路其实并包括他自己,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到了这个地方,哪里会这么简单就放弃。要是说她会害怕那白蛇,那他早在下墓之前就会回家,而不是等到现在。

    “三爷,您想去哪里?”我把皮球踢回给了道三爷,我想先听听他的看法。

    “我要去下面。”道三爷淡淡的说道。“白蛇的破坏虽然让整个墓道坍塌,但也露出了一个隐秘的墓道,我想那个墓道不是通往刘邦的主墓室,就是通往曹操墓的所在,不管那个地方通往哪里,我都要去看一看。”

    道三爷的回答与我想的一样,他肯定是要去下面的。问题就在我们这里了。我看了看胖子,胖子对我点点头,示意我应该下去,我又看了看欧阳菘瑞。

    “下去吧。这处墓地最初应该是属于汐族的。汐族与上古道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这里还涉及到了西王母。我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上古道门的遗迹。”

    欧阳菘瑞缓缓的把话说完了,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因为我也有这个想法,这一路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对于我,一个倒斗匠人的孙子,一个考古的学生,不管是那个身份都迫使我要继续走下去。

    好奇,也许会将我们带入万劫不复,但正是因为好奇,才是我们人类进步的源泉。

    “三爷,我们可以和您一起下去,但您也是否应该把您的身份,或者是你在件事情里扮演的角色说一下。”我喃喃道。

    道三爷微微一笑,对我的回答他似乎一点也没有觉的奇怪。

    “你想知道什么?”

    “您是吃过永生金丹的,以您的这身体也似乎不急着去找那曹操墓里的那块,您没有到山穷水尽,为何要趟这条险路,我想知道您的目的。”

    道三爷嘿嘿一笑,说道:“先前你说因为你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怕被我灭口,现在呢?你不怕了?还是因为潘黑不在了,觉的你们3个人可以稳赢我这个糟老头子?”

    我没想到道三爷居然会这么说。说实话,在我的心目中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道三爷现在落了单,我们确实不必太过怕他。

    “小橙子,三爷的身手在行里那是数一数二的,别说咱们三个人,就算是再加一打,都不是三爷的对手。”胖子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想法,垂头丧气的说道。

    我没想到胖子会这么说,但是胖子肯定是不会害我的,他与道三爷接触的时间比我要长,他说道三爷无人能及,那肯定就是真的。

    “你是个法将吧。”道三爷道。

    我点点头,准确的说我只是在法将的药浴里呆了一天而已。

    “我也是。”道三爷似乎是在戏耍我,微微的对我一笑。

    我顿时气结。法将是什么,那就是古代的武将。法将这个称呼只是在玄门世家和道家中使用,其实与武将从本质上讲无甚区别。

    穷文富武,古代的那些练武的家庭一般都是富贵人家,因为一般的家庭根本承担不起练武的花费,而道三爷不管是从时间还是财力方面都不是我能匹及的,他要也是法将,那我们根本没得胜算。

    怪不得他敢一个人来,原来他一个人都能顶的上一群。

    正在我尴尬的时候,道三爷笑呵呵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果然还是个孩子,脸皮就是薄。”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还害羞,原来真是个娃娃啊。哈哈哈哈。”

    道三爷肆无忌惮的笑了出来,这种爽朗的笑声让我更加的尴尬。

    “好了。不逗你了。你爷爷看来什么都没告诉你啊。”道三爷笑道。

    “我爷爷?他要告诉我什么?”我不解的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道三吗?”道三爷笑道。

    我摇摇头。

    道三爷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我的身边,说道:“你爷爷和我是拜把子兄弟,我排行第三,他排行第七,在当年倭国肆虐中原之时,我们七个兄弟,就已经集合起了绿林三万豪杰,抵御倭寇。所以,从这方面讲,你要叫我一声三爷爷。”

    我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大惊,没想到道三爷居然和我爷爷是拜把子兄弟,可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不过我和你爷爷也有一些间隙。当年由于一些误会,我亲手捅了他的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