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55章 不用呼吸的人(改)
    欧阳菘瑞就是那个倭国人寻找的女尸。

    第一,欧阳菘瑞自己说过她上一世是宋朝的阴官,就是属于赵光义的太宗时期。第二,她所在的棺椁是大叶紫檀,用这种棺椁的非富即贵,在古代不是皇家根本买不起,也用不起,别说是现在就是古代那也是有价无市的东西。第三,欧阳菘瑞本身就是个迷,她是千年女尸,身上却有一身的阳气,太岁这个东西确实是有,但是人形太岁加之还能复活这个确实太过奇异,而且我一直感觉我爷爷在阴婚配这件事上有很多事情瞒着我。

    听了道三爷的话,我现在不管怎么看,欧阳菘瑞就是我爷爷和鲍天贵一起藏起来的哪具女尸。只是我有些奇怪,欧阳菘瑞为何会在赵元佐的墓中?

    “齐少?齐少?”

    道三爷见我不说话,在一旁叫了我几声。

    我这才从思绪中抽了出来。道三爷这个故事虽然说的是他和我爷爷的事情,但让我最震撼的反倒是女尸的事情。

    “齐少是有什么想法?还是觉得我在说谎?”道三爷笑吟吟的说道。

    “哦,没,没什么。”我摇摇头。“我只是因为爷爷的名字事情有些伤感。齐少松这个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以前我怎么问我爷爷也不说,我问了很多人他们也都不知道。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能知道这件事了,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大的隐秘。”

    “你爷爷改名齐瞎子也是想记住那个教训。鲍大哥当年对我们几个外姓兄弟非常信任,这是一种知遇之恩,他的死对我们两个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而且他最后死的实在是太惨了,尸骨无存啊!。”道三爷悲愤的说完了这句话,眼中泛着朵朵泪花。

    道三爷竟然会哭。这是我所不能想象的,道三爷的人生经历丰富,世间的人情冷暖早已经历许久,情感不轻易流露,况且此事已经过去多年,他还能有这么大的心里感触,可见鲍天贵对他们是有多重要。

    另外,我爷爷也曾此付出了代价,他不仅瞎了一只眼,而且从此改了名,光是报仇就报了六十年。鲍天贵的死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压力。

    “本来我听说你爷爷为鲍大哥报了仇,心中甚慰,就想找他叙旧旧,可自从他杀了张天傲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道三爷略有遗憾的说道。

    “那个张天傲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我师傅追了他六十年。要是让他搁在我胖爷的手里,我会让他死的比凌迟还惨。”胖子恶狠狠的说道。

    道三爷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张天傲外号影行万里,乃是中原八大家之后。这八大世家乃是玄灵家族,各个行踪诡秘,不是本宗嫡系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就那你齐家来说,齐家祖地在哪你知道?”

    “我。”胖子正准备反驳,可着实没了话语,齐家的祖地他确实不知道,我爷爷也没告诉他,我也不会告诉他,这个是秘密,关系到我齐家的一个大秘密。

    “我师侄知道。”胖子耍了个无赖,不过我却并不怪他。

    “张天傲我并不是不想杀他,而是我穷尽一生之力都没能找到他的踪迹。”道三爷悔恨的说道。“不过小七既然为大哥报了仇,那我的这段心事也算是放了下来。”

    我听着道三爷的话心中对他讲的这个故事感受颇深,对他的和我爷爷之间的事情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但我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抗倭的英雄为何会在现在与倭国人合作。

    “三爷,既然您曾经是抗倭的英雄,那为何现在又会与倭国人合作?”我疑惑的问道,语气略有些怨恨。

    “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些我的秘密了,如果连这个你都知道了,那杀生之祸就真理你不远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点,那就是倭国人不是我找的,而是。”

    道三爷没有将话说完,他的右手食指朝上,向上指了指,意思是说上面。

    也就是说上面有人和倭国人在合作,而他是被迫的。怪不得潘黑的那些倭国军人可以全部武装的出现在华夏的腹地,原来是有人罩着。

    不过道三爷不愿意说,那就是这个上面的人权利非常的大,连道三爷这样的人都不敢轻易说出他的名字。

    “不过有一个点是可以和你说的。”道三爷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时的笑容,眼神变的犀利。

    “我与倭人合作除了我想从他们那里打听到张天傲的行踪之外,还想知道那宋代女尸的一些秘密。”道三爷神秘的说道。“在我和他们深入了解之后,才知道当年377军团之所以要寻找那个宋代女尸,而且能确定她就在赵元佐的墓中,是因为一本手记。”道三爷道。

    “手记?是谁的手记?”我连忙问道,这个手记与欧阳菘瑞关系重大,很可能就是关于她的秘密。

    “一个南宋游方道士的手记,在手记上显示,这个游方道士曾经在龙虎山学艺。并且他去龙虎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那女尸身上的秘密。”道三爷正色道。

    “女尸的秘密?这个女尸上还能有什么秘密?”我急切道。

    “根据那本手记上记载的内容来看。那个游方道士似乎曾亲眼见过那个女尸未下葬时的情况,上面准确的记录着他见到那女尸时,这个女尸当时是活着的。但是。”

    道三爷说道这里,整个人停顿了下,细细的看着我的眼睛。

    “齐少,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从你爷爷那里知道了些什么?”道三爷眼神犀利的看着我。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说的话有点多,表情丰富了些。这些落在道三爷这样的江湖老手眼里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想法,让他们看出了些端倪。

    “三爷,你这话就说错了,别说是少主,就是小胖我也被这个故事听的入迷了。那女尸的秘密我也想知道。”

    胖子这时打了个圆场,我知道这是他在为我解围。

    道三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也是,你这年纪的毛头小伙确实喜欢听故事。”

    “三爷,您还是说说那个手记的事吧,一个南宋的游方道士能知道北宋初年的事情,小胖我心里的痒痒都被你逗起来了。”胖子道。

    道三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似乎想看出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再逼迫我。这让我暂时放下了心来。

    “三爷爷,我也想那女尸的秘密。”我缓缓的说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的平和,并给他带了个高帽。

    “这个三爷爷喊的好啊。”道三爷哈哈一笑,声音非常的爽朗,可见他是真的高兴。

    “在那游方道士的手记中明确的写着,他在看到那女尸的时候,女尸已经深中剧毒,且毒入骨髓,别说是人,就是神也得死。这个女尸是个没有呼吸,但依旧活着的人。”道三爷道。

    “什么?那女尸深中剧毒还活着?还没有呼吸?这不可能。”

    我大声的说道,愣愣的看着道三爷。这件事太诡异了,如果那个女尸真的是欧阳菘瑞,但欧阳菘瑞却在那个时候已经停止了呼吸,却并没有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那个道士又是如何确定那个女尸是活着的。

    “这个事情是真的。”道三爷非常肯定的说道。

    “没了呼吸是不可能活着的。”胖子坚定的说道。

    “要是那个女尸本来就不会呼吸,她是只有心跳却没有呼吸的人,所以剧毒只是破坏了她的身体机能,却毒不死她。她的情况也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植物人,但是却不用呼吸。”道三爷缓缓的说着。

    我听了这话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没有呼吸,却有心跳,那不就和欧阳菘瑞现在的样子一样吗。

    那天的洞房花烛夜,我就知道了这个事情,原先以为她是女尸所以不需要呼吸,但现在听道三爷这么说,看来她是生前也不需要,那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三爷,你这话就不对了,从古至今咱们这行见的那稀奇古怪事情算是最多的,但也没有那个粽子是能不呼吸的。就是那传说中的湘西尸王,没了气他也得死。”胖子不忿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在我最初看到那本手记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那游方道士在龙虎山潜伏近百年就是为了弄清这女尸的来历和生前所有的秘密。一个人花费百年时间在做的事情,难道真会是假的?”道三爷道。

    “女尸生前的秘密?”

    我喃喃着,一个人如果花费近百年来做一件事情,那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假的,最起码这件事本身是真的。

    “有,而且还是大秘密。”道三爷眼神此刻已经绝对冰冷。“这个女尸的来历和生前的轨迹乃是龙虎山当年最大的秘密,在那女尸(生前应该是女子,但是为了称呼方便,就一直是女尸,请多见谅。)死后,龙虎山与她有关的人物全部失踪。包括那女尸的师傅,佣人,玩伴全部在一年之内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龙虎山。那游方道士花了近百年时间才最终确定,那个女尸生前确实没有呼吸。但不管他用尽何种办法,依旧不能找到那女尸的父母。女尸的来历始终是迷。所以那游方道士大胆的推断,这个女尸的身上就有不死的秘密,所以才会让龙虎山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守住。”

    “那女尸的师傅是谁?”

    这时欧阳菘瑞突然插口说道。

    “落霞真人。”道三爷道。

    落霞真人?欧阳菘瑞在尸山之时不是说那把紫丹就是继承的落霞真人?

    我听到这句话后就感觉欧阳菘瑞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果不其然在欧阳菘瑞得到这个答案后,脸色异常的难看。